• 第4章:初现端倪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1本章字数:2029字

    午饭结束后,魏宇珩就只身一人回到了在校外租的房子里。突然,他感觉自己的头很晕而且意识也不太稳定。他走到卧室赶忙躺在了床上休息,就在此时脖子上的小瓷瓶异样的红光闪的格外耀眼,这可把魏宇珩吓坏了。他还从未听爷爷说过这个小瓷瓶会发光,一时间他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大概过了十分钟小瓷瓶儿的光就自动逐渐减弱了,他的头也不晕了。魏宇珩拿起脖子上的小瓷瓶细细斟酌也并未发现什么特别之处,仿佛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

    ‘难道我的头晕和它有关?这么诡异的现象为什么我之前没遇见过,还是有过我给忽略掉了?’魏宇珩暗自疑惑地想着。

    魏宇珩起身走出卧室,来到客厅想要拿起电话打给陆越。但是仔细一想,魏宇珩还是放下了手上的电话,他对于这件事还是有太多的不确定,所以还是决定先再观察观察再说。

    据这件事情过去将近一个月了,除了那次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事情发生了,一切都如从前一般。刚开始的那一周里,魏宇珩整天晚上睡不着觉,时刻警惕着周围的动静,但是每次都被困意打败,仰天长睡过去。

    直到魏宇珩的表妹何颖的一个电话,使得事情有了更加恐怖的发展。

    这天周六,魏宇珩好不容易上完五天的课可以抽空儿在家里打游戏,客厅里的电话铃‘叮铃铃——铃......’的响个不停。

    魏宇珩被这烦人的电话声吵得很是恼火,语气毫不客气的说道:“喂!谁啊?大周末的让不让人休息了?!”

    “呦!表哥,我第一次给你打电话,你的态度就不能好点儿吗?”电话那头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儿嗔怪的声音。

    魏宇珩揉了揉眼睛,脑子里快速搜索这个声音来自谁时,那头又说道:“魏宇珩!你不会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吧?哼亏我还帮你联系租房子,求姑父让你自己搬出去住,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吗?真让我伤心......”女孩儿边说着边假装哭泣,但是字里行间还是掩盖不住笑意。

    这时魏宇珩才恍然大悟地说道:“哦哦~表妹我怎么可能忘记你的声音啊,毕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啊!何颖你这大周末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毕竟我在萤川就你一个亲人啊!”何颖调皮的说道。

    魏宇珩真是败给自己的这个表妹了,从小到大魏宇珩最想躲着的人就是何颖了。调皮捣蛋她真的是样样精通,最后还把脏水往自己头上泼,害得每次都被爸爸和爷爷混合双打,而她就在一旁看热闹完全假装的像外人一般。这次到萤川市上大学,本来想着要逃离这个比恶魔还恶魔的表妹,结果不幸的是她也在萤川上学,魏宇珩的心情别提多郁闷了。

    “哪里哪里!我就是怕你又出什么幺蛾子‘害我’!”魏宇珩一脸无奈的说道。

    何颖笑了笑说道:“好了啦表哥,你以为我还会像小时候一样吗?人家现在也是大姑娘了好吗?我可懂得分寸那!”

    魏宇珩在电话这头听的直翻白眼,接着说道:“那你到底有啥事?不会仅仅是聊家常吧?”

    “哦哦你看!让你这一打岔我都忘了正事了。明天你能陪我去参加一个葬礼吗?本来是我陪我妈去的,结果她临时去上海出差所以就委托我找个人去参加这个葬礼。”何颖收起玩笑的声音,一本正经的说道。

    魏宇珩想一会儿说道:“是谁的葬礼婶婶要你一定代为参加啊?”

    “嗯......好像是她们模特公司的一个新锐模特儿叫......好像叫吴洁亚。听说是出车祸死掉了,所以妈妈是同事的关系所以之前收到了来自她家人的请柬不好意思推辞,所以只能我代为参加了呗!”何颖故作轻松的说道。因为她也不愿意去参加葬礼,但是这毕竟是对死者最后的一个吊念。

    魏宇珩思索了半天,才缓缓的说道:“行吧我答应你,要是你这么一个女孩子去参加陌生人的葬礼我还不放心呢!权当还你帮我搬家的人情了。”

    “真的吗?!太好了表哥,你果然还是最疼我的!谢谢我的好表哥~”何颖撒娇的语调真是谁听了谁都受不了。

    “诶行了行了,从小到大我最怕的就是你!你说你让我做的事情我什么时候拒绝过?”魏宇珩赶忙打断何颖撒娇的声音。

    何颖高兴的说道:“哈哈哈哈——表哥那我这厢有礼了。千万要记住!明天上午十点,我们在西墓陵园门口见啊!那我就先挂了吧,省得你又说我打扰你了,再见表哥!”

    还未等魏宇珩说完,那头的电话就已经挂断了,魏宇珩再一次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何颖要是没事也不会打电话给我,唉~真是拿她没办法。

    魏宇珩虽然不认识什么吴洁亚,但是他有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一定要去亲眼看看这个神秘的女孩子。

    这天周日上午十点,魏宇珩准时来到了西墓陵园。但是左等右等半小时还是没有看见表妹何颖的影子,就当魏宇珩想要掏出手机打电话催促的时候,何颖身穿一席黑色半身裙,脚踩黑色小皮鞋正一步一颠的向他跑来。

    “唉呼~累——累死我了!表哥对不起啊,今天不知道怎么会使路上堵的这么厉害。”何颖一脸歉意地说道。

    这让原本一脸怒气的魏宇珩既无奈又无语,只能作罢。

    “行了,别磨蹭了,赶紧进去吧!让人等就不好了。”说罢就拉起何颖向陵园内走去。

    魏宇珩刚进入陵园就感到一阵阵小风儿吹得让人胆瑟,再加上早晨下了一阵小雨,更给这座陵园增添了几分凄冷。

    这还不算得上什么,因为当魏宇珩真正进入葬礼现场的时候才体现出了真正的恐怖......

    这葬礼竟然是和‘婚礼’合并在一起进行的!

    何颖也是一脸惊讶,看来她事先也并不知情这其中还有如此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