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女鬼出现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1本章字数:2340字

    “怎么?发现什么了陆越?”魏宇珩疑惑的问道。

    “嘘——别出声儿,我感觉到有东西在这间房子里,看来这女孩儿的死还真是和这些‘东西’有关哪!”陆越强压住嗓子低声儿说道。

    魏宇珩只见陆越原地不动,紧闭着双眸不言语,搞得魏宇珩也跟着紧张起来。

    不大一会儿,陆越就转身快速走向了卫生间。在门口,陆越站住了脚步。随即他说道:“你还不现身吗?我知道你躲在里面,出来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我们只是想查清楚真相。”

    “陆越,你在和谁说话?这里除了我还有别人吗?”魏宇珩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陆越白了魏宇珩一眼说道:“我是在和这里的鬼说话,你别插嘴。”

    “什么!鬼?真的——真的有鬼吗?”魏宇珩吓得心肝儿颤的不行。

    “你别害怕,我看她倒不像是什么恶鬼,只是躲里面不愿意现身罢了。”陆越见魏宇珩吓成那样,为了安慰他说道。

    魏宇珩悬着的心稍稍有些好点儿了,转即问道:“那......那她咋躲在里面不出来啊?”

    “可能是她不愿意面对我们罢了,毕竟这本来就不管我们的事!”陆越解释道。

    魏宇珩听到陆越讲这话可坐不住了,也壮着胆子向里面喊:“鬼姐姐,这事原本是不该我管,但是现在我已经被牵连进来了。我......我也不想这样,你要是不出来解释解释,我就真得坐大牢了呀!”

    这时,魏宇珩脖子上的小瓷瓶儿红光开始忽闪忽闪的亮着,但是这一次魏宇珩并没有感觉头晕。

    “来了,来了!她出来了!——”魏宇珩嘴里不断地说着。

    陆越看着神态怪异的魏宇珩,拼命摇他肩膀努力使他清醒,焦急的说道:“魏宇珩你咋了?我都没看她,你怎么知道的?”原来陆越的阴阳眼是在鬼魂自愿现身的情况下才能看见鬼,要是过于强大的鬼不愿意现身而是选择隐藏自己的话,陆越就无法准确看到鬼。

    “我也不知道,我......我就是感觉她来到我身边了......我害怕——”魏宇珩吓得眼泪都差点落下来。毕竟这事放谁身上谁不害怕?

    果然,一只惨白的手在半空突然出现,血红的指甲尖的可以刺透人的心脏。紧接着全身都裸露于空气当中。陆越和魏宇珩此刻都吓坏了。魏宇珩紧紧闭着的眼睛稍微睁开了一条缝儿,

    这是一个披散着头发的没有脸的女人,一身红色的好像新娘嫁衣的衣服着实和惨白的身体格格不入。这女人?好像在哪见过......

    魏宇珩想了一大圈才想起来说道:“你——你不是我梦里见到的那个女鬼吗?你还掐我的脖子来着——”

    这时女鬼突然支起了身子,看向魏宇珩,魏宇珩才看到那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其中左半边脸已经完全腐烂掉了,蛆虫从里面慢慢蠕动出来,右半边脸只有眼睛和鼻子还稍微好些。这容貌怎么那么熟悉呢?尤其是那颗痣......

    “你!你是吴洁亚?!啊不对!你是纪青青?”不知道魏宇珩哪里来的这么大勇气竟然指着女鬼大喊道。

    女鬼听到魏宇珩喊纪青青的时候,面部剧烈的抽动,仿佛有一大团怨气将要爆发似的。

    “我不是纪青青!我不是——你要找死吗!”女鬼几乎接近咆哮似的怒火。

    陆越担心局面会无法收拾,就挡在魏宇珩前面说道:“对不起我们无意侵犯你,只是我们想要查清楚这户的人家到底出了什么事?我要没猜错这事必和你有关吧?”

    女鬼冷哼一声说道:“这小子说的不错,是我杀死的纪青青。那又如何,她该死!”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她一个小姑娘无辜怎么——”魏宇珩还没说完,女鬼就打断了他。

    “她无辜?!你看她那张脸就是偷我的,她——就是贼!没错,我就是吴洁亚。”吴洁亚怨恨的眸子变得通红。

    这时候陆越和魏宇珩更是一头雾水了,本来是来找纪青青死亡的蛛丝马迹的,结果把吴洁亚的鬼魂引了出来,最后还是一案套一案,真是扑朔迷离。

    吴洁亚见他们俩不说话,又说道:“我进入模特公司就是一个错误,我是小乡村走出来的本没想要大红大紫,但是机遇给了我我却推脱不得。后来公司说为了让我包装更加完美,说要帮我重塑,意思就是整容。我无奈答应后,谁成想模特公司黑心的管理者竟然将我的脸打模重塑是为了嫁接给另一个面部有缺陷的女人脸上。我恨哪!”

    魏宇珩怔住了,他没有想到吴洁亚身上竟然发生了这种事!

    “我参加了你的葬礼,那之前我头晕是不是你在作祟?”魏宇珩疑惑地问道。

    吴洁亚说道这儿,雷利骇人的眼神转向魏宇珩,缓缓地说道:“没错,因为我发现你的体质特殊可以感知我的存在,但是可能你自己并不知晓,所以我也就作罢。”

    魏宇珩这才明白,之前头晕的真相。

    陆越可算是看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了,他语重心长的劝吴洁亚:“你不要再继续做傻事了,杀死纪青青也不能换来你的生命,天道轮回,人各有命啊!”

    “哼!你说的倒轻巧,你知道他们还把我制造成车祸的样子,那场意外就是蓄意谋杀的,可是无用的警察竟然没有查就当成意外事故处理了。可是,这女孩儿的案子警察就如此重视,命运对我如此不公,你说我能死而瞑目吗?!”吴洁亚瞬间头发疯长,宛如藤蔓似的将房间四周包裹着严严实实,仿佛在宣示她的愤怒!

    魏宇珩语重心长地开口说道:“你在家人和我们心中还是那个美丽的女孩子,不要为了一时的恨将你的灵魂永远坠入地狱,来世你还会——”

    “还会什么?!哼!反正我不会善罢甘休的!我警告你们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否则我连你们一同收拾!”吴洁亚不断发泄她的愤怒,将魏宇珩和陆越步步逼向门口。

    正当二人想要再进一步劝求吴洁亚放下恶念的时候,她突然消失了。杂乱无章的房间也瞬间完好如初,只是楼道不时发出的走步声不得不使他俩先一步离开。

    回到魏宇珩的房间,二人都瘫坐在沙发上同时嘴里还断断续续地喘着粗气,仿佛刚刚跑完五公里的感觉,吴洁亚的那张恐怖丑陋的鬼脸似乎映在了他们心里,消散不去。

    “诶陆越,你说吴洁亚啊她会去哪呢?”魏宇珩不解的问道。

    陆越猛灌几口水说道:“还能去哪!我猜她应该是接着去报仇去了呗!”

    “报仇?难道找——医生?对!没错肯定是医生!我记得纪青青说过她爸是整容外科医生。那我们还等什么,再晚点儿纪医生可能就没命啊!不行我得赶紧通知他有危险!”魏宇珩边说着边跑到电脑面前搜索这关于纪青青爸爸的信息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