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无意之举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2本章字数:2034字

    魏宇珩一进出租屋,便洗了一个澡,出了卫生间看到房间里空无一人,觉得心里心烦意乱的,拿起电话,便给苏澜沐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起,魏宇珩还来不及要和苏澜沐说话,苏澜沐便小声说道:“宇珩,我等等给你去电话啊。”说完就挂了电话。

    魏宇珩疑惑的看着被挂了的手机,把手机放到床头上,把自己摔在了床上,听着床头上的闹钟,滴滴的走着,慢慢睡着了。

    苏澜沐刚挂了电话,苏澜沐的妈妈秦大夫就站在苏澜沐的面前,苏澜沐小心的问道:“妈妈,你怎么了,悄无声息的站在我面前,你是要吓死我啊。”

    秦大夫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澜沐,谁给你打的电话啊,不会是男朋友吧,这么怕我听到啊。”

    苏澜沐立即反驳道:“妈妈,你说什么呢,我现在可没那个兴趣找对象,是我的同学,这不是我们刚才聊的挺好的嘛,我怕她打扰我们聊天嘛。”

    苏澜沐见母亲半信半疑的神情,撒娇的说道:“妈妈,你说我们每天才见多长时间啊,我们多久没出去聚会了啊,好不容易我回来你今天也在,我们母女见面,聊聊天,我肯定不会让别人打扰我们啊,妈妈,你自己说,我们一个星期才见里面啊。”

    秦大夫被苏澜沐说的动容,摸着自己女人的头,抱歉的说道:“对不起,澜沐,是妈妈疏忽你了,这样吧,这个星期日,妈妈专门休息一天,我们母女一声出去逛街好不好。”

    苏澜沐见危机解除,乖乖的点点头,见母亲现在好说话,立即打听道:“哎,对了,妈妈,你记得,我今天给你打电话,问你的事吗?”

    秦大夫点点头,淡然的说道:“我记得啊,我正要问你呢,你问的那事情干什么?我可不相信你的同学要整容什么的原因啊。”

    苏澜沐不好意思的说道:“还真不是,我回来就是实话告诉你的。”

    秦大夫淡淡的说道:“说吧,我听着。”

    苏澜沐半真半假的说道:“纪青青,她和我同学的朋友长的长的一模一样,我同学觉得这件事不对,所以想通过我调察调察。”

    秦大夫淡淡的说道:“长的一模一样正常啊,那纪青青的父亲可是整容医生啊,虽然他的名誉不好,但是他的手艺确实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苏澜沐点点头,说道:“嗯我知道啊,可是她俩长不是像而已,简直比那双胞胎都像啊,我同学说,她们脸的痣都在一个地方长的。”

    秦大夫听了自己女儿的话,顿时沉默了,苏澜沐推了几下秦大夫,秦大夫才回过神来,皱眉说道:“我知道纪苍明的女儿,她女儿从小脸上就有缺陷,这个缺陷,是整容解决不了的,除非…”

    苏澜沐急忙问道:“除非怎么样?”

    秦大夫皱眉说道:“除非换皮。”

    苏澜沐疑惑的问道:“有那么严重吗?”

    秦大夫点点头,严肃的说道:“有,我曾经见过他女儿的脸,纪苍明非常爱的女儿,而且他只有这一个女儿,他的老婆再生下纪青青的时候,看到纪青青的那张脸,就抛下父子俩走了,后来纪苍明才从事这个整容事业,可是纪苍明怎么整容都还原不了她女儿的脸,他还待他的女儿纪青青来找过我。”

    苏澜沐疑惑的问道:“妈妈,那是什么缺陷,竟然连整容都救不了呢。”

    秦大夫皱眉说道:“你听我慢慢给你说,那时我刚进入这个工作的美容机构,纪苍明也已经是很有名的整容医师,有一天他带着他的女儿到我的办公室,求我帮忙,我当时还在疑惑,什么样的人脸,竟然连整容都救不了。”

    秦大夫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后来,当纪苍明摘下她女儿的口罩和帽子,我震惊了,那已经不是一张脸了,她的脸上布满了无数的铁青色血管,就和蜘蛛网一样,当时纪苍明就给我跪下了,求我救他的女儿,可是他女儿的脸确实没办法救呀,那血管自己凸出来了,一旦划开,就会流血死亡。”

    秦大夫说道这里,突然拉住自己女儿的手,声音抖着说道:“澜沐,是不是妈妈做了一件错事,可是妈妈当时也是无意的呀。”

    苏澜沐疑惑的问道:“妈妈,你当时到底做了什么啊。”

    秦大夫有些哽咽的说道:“当时,纪苍明在我说了没办法之后,他就跪在我面前一直求我,我拉都拉不起来,所以,我没有办法,就告诉了他一个办法,那就换皮,可是我是无意的,换皮是不可能完成的。”

    苏澜沐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妈妈,是你给纪苍明出的主意吗?可是你知道吗,你的这个主意让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女为此送了命,她死的时候才二十多岁,她还没结婚还没生子,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就被人割了脸皮死了。”

    秦大夫抓苏澜沐的手,拼命的摇头,哽咽的说道:“澜沐,你要信妈妈,妈妈当时是无意的,换皮这个手术在世界上还没有一个成功的案例,所以我以为纪苍明他不可能成功的,再说换皮不是随便一张脸皮可以换的。”

    苏澜沐顿时沉默了,她不知道是该安慰自己的母亲还是该埋怨,苏澜沐幽幽的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安慰的说道:“妈妈,你别想太多,你休息去吧。”

    秦大夫叹了口气说道:“澜沐,你让你同学来我们家,什么时候都可以。”

    苏澜沐疑惑的问道:“妈妈,你这是要干什么?”

    秦大夫皱眉说道:“我想让你的同学带我去那女孩的墓前向她道歉。”

    苏澜沐拉住她母亲的手,轻声说道:“妈妈,你想补偿的话,你也可以把那纪苍明的家里的地址或者在医院的地址告诉我,我们查明纪苍明确实犯罪的话,我们可以报警把他抓起来,这样可以让那女孩不再有怨恨,安静的投胎。”

    秦大夫疑惑的说道:“这样,真的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