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奇怪的台灯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3本章字数:2021字

    此时阁楼门口谭靖同,欧阳晓菲和魏宇珩都已经到了,苏澜沐刚到门口,三人立即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苏澜沐轻笑着小声说道:“已经走了。”

    苏澜沐刚说完,三人立即松了口气,欧阳晓菲好奇的问道:“刚才又进来的是什么人啊?”

    魏宇珩叹了口气,淡然的说道:“他们是俩个门外巡逻的警察。”

    苏澜沐疑惑的问道:“宇珩,你怎么知道?”

    魏宇珩皱眉说道:“你们不知道呀,我躲在卧室的衣柜里,第一回那个警察和法医来时,我躲过去了,可是我还没休息几分钟,俩人又回来了,他们俩人和我们一样,发现了同样的问题,以为机关在那卧室里,那一通的搜啊,差点把我吓出心脏病来,后来俩人翻的太乱,就让那俩人进来收拾的。”

    苏澜沐轻笑一声,淡淡的说道:“宇珩,你可真倒霉,相比你我可幸运多了。”

    苏澜沐刚说完,就听到身后阁楼的门吱呀一声,四人立即噤了声,身体僵硬,一动不敢动,突然出来的陆越轻笑的声音:“哎,你们在干嘛,怎么直挺挺的立来那,刚才不是聊的挺开心的吗?”

    四人听到是陆越的声音,也松了口气,欧阳晓菲气鼓鼓的转头说道:“陆越哥,你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刚才把我们都快吓死了。”

    陆越立即道歉:“对不起,对不起,真是抱歉啊。”

    苏澜沐疑惑的问道:“陆越,你怎么从里面开的门,阁楼里什么都没有,你刚才在哪里躲着呢。”

    陆越转身指着阁楼的窗户说道:“那不是窗户吗,我从那几出去爬到房顶上,等那俩人离开,我才爬下来的。”

    四人边说边走进了阁楼,陆越看着阁楼说道:“我觉得我们是不是想错了,刚才那警察和法医进来,搜查了一遍也没有找到机关,我觉得我们也不用找了,刚才已经有人替我们找过了。”

    欧阳晓菲疑惑的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就这样空手而归吗?”

    陆越对欧阳晓菲挥了挥手,皱眉说道:“晓菲,你让我想想,我们肯定遗漏里一个地方。”

    陆越在阁楼里来回转悠,转悠的好几圈,突然转头对他们坚定的说道:“我终于知道是遗漏了哪里了?”

    欧阳晓菲好奇的问道:“哪里?”

    这时魏宇珩和谭靖同也想到了,三人齐声说道:“客房?”

    苏澜沐挑眉说道:“客房?”

    陆越点点头,解释道:“对,就是客房,我们一路走来,哪里都搜遍了,唯独没有搜客房,是因为客房灰尘多,而卧室却没有灰尘这俩个极大的反差我们会以为机关会在打扫干净的房间,但是我们却忘了,这里的人早就死了,怎么还会把这里打扫干净,反而都是灰尘的是纪苍明住的房间。”

    苏澜沐疑惑的问道:“可是为什么,书房和卧室还有这阁楼,人死了,却还干干净净的,这是怎么回事?”

    魏宇珩皱眉说道:“我觉得是纪苍明对我们使了个障眼法,使我们忽略了真正人住的房间。”

    陆越掏出手机,看了看了时间,皱眉说道:“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凌晨俩点了,我们必须临近天明离开这里。”

    谭靖同皱眉说道:“我们快去客房吧。”

    四人点点头,立即向客房赶去,可是当他们站在客房门前却犯了难,魏宇珩冷然说道:“这一共是俩个客房,我们进哪个?”

    陆越严肃的说道:“我们时间紧迫,我们分开搜查吧,我和宇珩还有澜沐搜查这间客房,靖同你和晓菲去那个客房。”

    五人分好后,进了客房,欧阳晓菲和谭靖同把客房快把地板抛了都没有找到任何的机关,欧阳晓菲叹了口气,对谭靖同说道:“靖同,这间应该没有什么机关,我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

    谭靖同皱眉说道:“我们这间客房里没有,那就说明机关在那间客房,我们去看看吧,别丧气。”

    欧阳晓菲点点头,和谭靖同出了房间,去了另一个客房,此时的陆越,魏宇珩还有苏澜沐也是一筹莫展,欧阳晓菲和谭靖同推开房门就看到三人皱着眉头,站在地上。

    谭靖同疑惑的问道:“你们怎么了?”

    陆越皱眉说道说道:“我们没有找到任何机关,唉。”

    欧阳晓菲也皱眉说道:“是不是我们分析错了,我们也没有找到呀。”

    谭靖同皱眉说道:“我们再找找吧,如果再找不到,我们就得走了。”

    五人商量好后,又开始继续搜索,魏宇珩一进这间客房就觉得别扭,不知道哪别扭,魏宇珩停下手,不再搜索,开始看着间客房。

    这间客房里相比那卧室确实好的多,除了床和衣柜,还有台灯,画框,墙上的颜色也不是黑色的,而是白色的,床是黄色的,还有软软的靠背,一看就挺温馨的。

    魏宇珩嘴里念到着:“台灯,画框,床,衣柜,等等,台灯。”

    魏宇珩一下跑到床头柜的旁边,看着这个台灯,其他四人都奇怪的看着魏宇珩,陆越奇怪的问道:“宇珩,你怎么了,发现什么了?”

    魏宇珩疑惑的说道:“你们不觉得这个台灯有问题吗?”

    苏澜沐仔细看了看台灯,疑惑的问道:“这台灯有什么问题?”

    魏宇珩皱眉说道:“你们看这个台灯的身体,本身它的身体是黄色漆皮的,但是你们看,这个身体好像是时常摸,你们看有的地方它已经掉了漆,虽然是很小很小的一点,小的和一粒土一样,但是这身体如果没有人碰,它是不会主动掉漆的。”

    魏宇珩说完,缓缓转动台灯的身体,随着魏宇珩的转动,旁边的床发生了变化,那双人床缓缓升起,在床的下面出现了只有一个人能进入的四方洞口,四人看到那洞口后也慢慢舒展了眉头,走到洞口旁边。

    苏澜沐看到房间的变化,对魏宇珩赞扬道:“宇珩你可真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