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3章:王青山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6本章字数:2692字

    屋子内黑漆漆的,散发着一股霉味,夹杂着一股,烟味。

    那个房间在二楼,两个人在黑暗里找不到灯的开关,也不敢大声说话。只能凭借着两个手机微弱的光。

    “这么大个房间,竟然连灯的开关都没有,这房子的主人也真是太抠了。”魏宇恒忍不住的爆照抱怨到。

    “你得了吧,说不定人家只是把开关安在一些隐蔽的地方。”苏澜沐带着点颤音说道。

    听到苏澜沐的声音,魏宇恒不仅笑了出来。这个小姑娘,就是太爱逞强。

    “藏起来?怎么了,是怕别人偷吗。”魏宇恒打趣儿的说道。一来,是缓解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减少一些苏澜沐的紧张和压力。二来,是希望自己能展示出自己勇敢大胆的一面。

    在黑暗中,魏宇恒听到了苏澜沐轻轻的笑了一下。

    整个屋子里只有一点点的光,除了苏澜沐和魏宇恒的手机,还有二楼的微弱的灯光。

    两个人的手都出了汗,但没有人提出要松开。

    两个人踩着吱吱呀呀的楼梯,向二楼的光源处走去。

    这楼梯着实难走的很。魏宇恒小心翼翼的扶着苏澜沐,生怕女生出些什么意外。

    突然,“啊……”苏澜沐大叫了一声,“手,手……”

    魏宇恒连忙把手机的光照了过去,差点也发叫起来。

    微弱的灯光下,有一张脸,可能是人脸,头发长到可以扎起来,胡子长到像是西游记中的老神仙,一张脸只露出两个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盯着苏澜沐一直看。还有一只像极了干尸手的手紧紧的攥着苏澜沐的手。

    只听到那个东西口中念念有词,“盼盼,盼盼……”

    魏宇恒连忙拉住苏澜沐,与那个“东西”争夺了起来。

    那个“东西”紧紧的拉着苏澜沐,魏宇恒根本扯不动。而苏澜沐像是被吓到了的样子,满脸的惨白,带着要哭的申请。

    那个“东西”盯着苏澜沐看了一会,松开了手,黑漆漆的眼睛里失去了一些光泽。幽幽地说道,“你不是盼盼,你不是……”

    魏宇恒连忙抱住苏澜沐,向后慢慢的退去。

    那个“东西”突然抬起了头,吓的苏澜沐和魏宇恒浑身发了一个激灵。

    那个“东西”快步的走向他们两个,说道,“你们怕我吗?”

    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怕。”

    “那你们为什么还要来。”那个“东西”说道。

    两个人低下了头,想了一会。苏澜沐找先抬起头来,说道“因为这里,有很多我们疑惑的事情。”

    “哈哈哈哈…好一个疑惑的事情。”那个“东西”突然大笑了起来,“想知道这里所有的事情吗。”

    两个人同事点了点头。

    “好,”那个“东西”大声的说道,“开。”

    突然,所有的灯都开了。

    原本黑漆漆的屋子变得通透明亮了起来,和早上一模一样。

    这个房子看装修格局是十多年前的了,竟然有些声音控制的灯,着实让苏澜沐和魏宇恒小吃一惊。

    两个人被灯闪了一下眼,睁开之后发现,那个,“东西”不过是个长年不剪头发,特别瘦的爷爷。

    两个人出于礼貌,喊了声“爷爷。”

    那个人仿佛愣了一下,苦笑道,“爷爷?我竟然,看起来这么老了吗。”

    两个人刚想说些什么去弥补一下,那个人挥了挥手,说道,“罢了,罢了。也好久,没人替你我讲故事了。来吧,我来给你们见谅讲讲。”

    两个人跟着这个爷爷,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我这没有茶,没有酒,也没有什么吃的。平日里,我也只够温饱而已。”

    魏宇恒迫不及待的问道,“爷爷,你有这么大的别墅,怎么会没有钱呢。还有,今天我们很冒昧的来过一次,那时候并没有人啊。还有……”

    “好了,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的困惑。我会告诉你门的。但是,你们先听我讲个故事。”老爷爷笑了笑,温和的说道。虽然这个脸庞,即使是笑,看起来还是很惊悚。

    老爷爷开始讲述一个故事,“二十年前,我还是一个大学生,名叫王青山……”

    虽然先前确实被吓的不轻,但是两个人还是聚精会神的听写老爷爷的故事。

    故事精彩,当局者伤。

    老爷爷捋了一把胡子,幽幽的讲述着他的故事,“……最后。盼盼的父母,黄妈都离开了这里。只有我还在这里守着。盼盼死的时候,血溅满了他房间的窗户。我一直在哪里,擦拭那一年窗户。哪里有他的气息。”

    老爷爷,不,应该叫叔叔。王叔叔叹了一口气,像是沉浸在过去的悲伤里,回味着古朴的种种。

    苏澜沐和魏宇恒此时纵然心里有很多疑问,但也没能问出口。这是一个命苦的老人,此时,谁忍心打扰他。

    王青山抚平了自己的情绪,抬起头来,缓缓的说道,“接下来,我来回答你们心中的困惑。”

    王青山冲着两个人笑了笑,说道,“我一直是吃低保的人,一个月只有那么一点钱。我不想离开这里,连饭菜都是居委会送过来的。我一直睡在盼盼的衣橱里。当时我与她约会,害怕江太太和姜先生回来,便睡在他的衣橱里。一来二去,便成了习惯好。这房子是姜先生的,与我无关乎。他们一走了之,再也没回来,想来也是没脸再见盼盼了把。”

    “王叔叔,你这二十来年,就这样孤独的住在这里吗?”魏宇恒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是不是把你们吓到了,只是一开始有些激动,这姑娘的身形像极了盼盼。我没有什么恶意。”王青山苦笑道,“你不知道,爱一个人多么不容易,有多么难。好不容易,我找到了我认为我要守护一生的人。我宁愿为他付出生命,又怎么会在乎这转瞬而逝的孤独的。”

    “盼盼是我生命里的一道光,是我的信仰。我像基督教徒信仰基督教般,在意我的盼盼。他收到一点伤害,我都会觉得是我没照顾好她,可是,我叫他的生命都没有守护好。”王青山说着说着,老泪纵横。

    苏澜沐和魏宇恒刚想去安慰他,确被王青山提前抢说了话。王青山用干枯的手抹去了眼泪,说道,“我这十几年间,几乎没有怎么这么交流过,你们两个,是好孩子。”

    王青山对着魏宇恒说道,“你是男生,要知道怎么去疼女生,爱女生。不要让他收到一点委屈。男孩子,一定要主动。”

    然后,对着苏澜沐说道,“你是女生,要温柔,体贴一些。不用太在乎别的事情。做自己就好。”

    这两句话把苏澜沐和魏宇恒搞的一头雾水。

    王青山有笑了笑,说道,“你们两个,一定要好好的。这有情人,不能成眷属,才是最大的遗憾。不要等到失去了,才追悔莫及。”

    两个人的脸瞬间红透了。

    苏澜沐连忙解释道,“我们,我们不是……”

    还没等说完,王青山就打断了,“不是什么呀,小姑娘家家的。害羞嘛,正常。”

    魏宇恒在一边有些急了,“我们真不是……”

    王青山有打断道,“不是什么呀不是。小姑娘害羞,你一发男子汉还害羞吗。男子汉大丈夫的,要有担当。照顾女孩子是你的使命。少跟我在这唧唧歪歪磨磨唧唧的。行了行了。,我不说了,你们俩,我们三,心知肚明就好。”

    原本好好的友情,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披上了爱情的外套。

    三个人在这破就得老房子里,聊了好久好久。

    主要是苏澜沐和魏宇恒怕老人又想起往事伤心。

    于是强打着精神,和王青山聊这聊那,聊新变化。

    而这王青山,听着也新奇,不停的问这问那的。

    转眼间,天都快蒙蒙亮了。

    “好了好了,都怪我这糟老头子。一晚没睡,困了吧。你们快回去把。你们真是好孩子啊,记住了,不能辜负爱情啊。”

    两个人郑重的点了点头。几次挑寒暄,便离开了这破旧而又有故事的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