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5章 鬼魂作怪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6本章字数:2758字

    咚咚咚……

    这个宿舍是受害人之一田乐乐的宿舍,苏澜沐和欧阳晓菲在外面敲门,想问一下他们舍友一些情况。

    “请进。”屋里面传出了请进的声音,苏澜沐和欧阳晓菲就推门而入。

    进门只有一个人,其他的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苏澜沐进门就微笑到,“田乐乐是你们宿舍的吧,我们两个是寻灵社的,我们想来打听一下情况。”

    宿舍里的这个人正是田乐乐的闺蜜,她知道田乐乐的情况很是伤心。到现在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以至于别人都出去活动,自己却在宿舍里。

    “哦,你们就是寻灵社的啊,你们有什么事情吗?”这个女孩很温和,接着搬过两个板凳示意苏澜沐和欧阳晓菲坐下。

    “那个,我们只是想问一下田乐乐的家庭住址,想去问候一下田乐乐,毕竟发生这样的事情谁都不高兴,我们作为寻灵社的呢,当然能帮到的一定帮到。”苏澜沐坐下立马说道。

    “嗯,谢谢你们,就是感觉这种事情摊在田乐乐身上很不公平,她那么好,从来不得罪什么人,对谁都是一样的好,老天爷竟然这么不公平。”女孩说这话带着哭腔,很是难过。

    “我们会进我们能力帮助他的。你可以给我们讲一下田乐乐那天晚上之前的情况吗?”苏澜沐问道。欧阳晓菲在一旁就拿着纸和本子做记录。

    女孩擦了擦眼里的泪花,“田乐乐跟他男朋友很好,但是不知为什么就分手了,田乐乐也没跟我说,从那以后田乐乐好像没有了笑容,就在那一晚,她去了厕所,回来更加不对劲,我总是劝他不要想太多,以你的条件会有个更好的。”

    女孩很认真的继续说道:“可是看着田乐乐很迷茫的眼神,我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僵硬的身体,让我有点害怕,我怎么问田乐乐,他都不说什么,然后就上床睡觉了,那一天她睡得很早,第二天就那个样子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到最近才知道是那个厕所的问题。”

    苏澜沐点了点头,听完以后完全没有一点了可用的信息,然后就直接问了女孩田乐乐的家庭住址。

    问完之后,苏澜沐和欧阳晓菲就走了,临走前,苏澜沐最后说到:“你也别太难过,好好上课,好好吃饭,田乐乐一定会好的,我们来过的这件事情,还请你保密。”

    毕竟还有三个呢。可是三个人的宿舍都问过了,没有一点了用的信息,只是有家庭住址。三个宿舍的人并没有多大的反感,知道的信息基本都说了出来,总之就是那间厕所里有问题。

    苏澜沐和欧阳晓菲调查完了以后,立马给陆越打了电话,然后就回到了寻灵社办公室集合。

    “这四个人分别叫田乐乐,王洁,张丽丽和刘晓宇。其中田乐乐就是第一个受害者,也就是那个外传跟男朋友失恋的受害人。”欧阳晓菲吧记录的本子一下子放到了桌子上说道。

    “我们只是得到了家庭住址,其他的信息,一点用都没有。”苏澜沐补充道。

    魏宇珩和陆越早就知道结果会这样。“得到家庭住址就是下一步保障。足够了。”魏宇珩很有信心的说道。

    “好了,你们两个人做的很不错嘛,这么快就完成了任务,天也不早了,那我们就回去好好休息,然后明天我们就分工去了解一下情况。”陆越为了不让气氛这么紧张,就开玩笑的说道。

    五个人各自会了宿舍休息,为的就是明天访问。

    “我们五个人分四组,一组一家,了解情况,一定要跟他们家人说自己是他的同学,来看看她,不要被家长引起怀疑。”陆越对他们说到。“那就是我,魏宇珩和苏澜沐一人一组,负责三个人,谭靖同你和欧阳晓菲负责另一个人吧,就这样,咱们现在出发。记住千万不要让受害者过于激动。”

    “澜沐,我陪你一起去吧。”魏宇珩很不放心苏澜沐,就想跟苏澜沐一起去受害人家里。

    “那你那家人怎么办?”苏澜沐从魏宇珩的眼神里就看出来了魏宇珩对自己的关心,自己心里很是温暖。

    “咱们两个人一起,去拜访两家人不就得了。”魏宇珩仿佛嘲笑苏澜沐笨蛋的样子说道。

    苏澜沐真是拿魏宇珩没有办法,就只能同意了。“说的好像是我比你弱似的,我打的你屁滚尿流。”苏澜沐得意的说道。

    魏宇珩听了苏澜沐这句话汗颜,满脸黑线,什么也说不出来了。苏澜沐看到魏宇珩这个样子立马笑了起来。“笨蛋,快去给本公主拦出租车去,咱们先去王洁家,再去刘晓宇家。”苏澜沐打了魏宇珩一下子说道。

    魏宇珩只好遵从苏澜沐的命令,烂了一辆出租车,“苏大小姐,请上车。”魏宇珩摆出很绅士的手势,让苏澜沐上车。

    两个人就这样一大一闹的先去了王洁家。陆越和谭靖同还有欧阳晓菲也去往各自的目的地。

    “那个,阿姨您好,我们是王洁的同学,我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情都不好受,我代表我们班级的人来看一看王洁。”进门看到王杰的妈妈,魏宇珩就很有礼貌的说道。

    自从王洁发生这个事之后,王洁妈妈就一直呆在家里照顾王洁。也很难过伤心。

    “阿姨,你别呢太难过,事情总会过去的,王洁他现在还好吗?”苏澜沐看着阿姨很是憔悴,肯定没少操心,还那么伤心。

    “嗯。好多了,他在卧室,你们两个去看看吧。”王洁妈妈指了指王洁的卧室说道。

    魏宇珩和苏澜沐跟王洁妈妈道谢,然后走进了王洁的卧室。

    王洁并不认识他们,魏宇珩和苏澜沐进门连忙解释,幸亏王洁理解,但是王洁情况还是不稳定,关于那天晚上的事情只字不提,一提到那天晚上的事情情绪就很激动。

    事情并没有那么容易,毕竟每个受害者的情绪都不稳定,让他们的询问难以进行,甚至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陆越去询问田乐乐,田乐乐的情况很不稳定,嘴里一直念叨着:“有鬼啊,有鬼……”陆越听到听到这个,就很震惊,也没有在询问什么,因为情绪想到不稳定,也不想给他家人带来麻烦了。

    谭靖同和欧阳晓菲那边也没有什么可有价值的信息,只有陆越得到了这么一个有用的信息。或许真的有鬼。

    五个人相互通了电话,一起回到寻灵社办公室总结。

    “我们没有一点可用的信息,主要是受害人情绪很激动,肯本不敢询问事发那天晚上的情况。”谭靖同愁苦的说道。

    魏宇珩和苏澜沐也是这样,无奈的摆了摆手。陆越就在沉思,“来,你们做下,我有点话要说。”陆越说完这句话,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陆越哥你是不是有结果了。”魏宇珩迫不及待的问道。苏澜沐一下子拍到了魏宇珩的胳膊。示意他不要说话。

    “我去询问田乐乐的情况,田乐乐情况很不稳定,一直发呆,并没有好转,他爸妈也准备找更好的医院去看看。”

    “那个,当我见到田乐乐的时候,田乐乐一言不发,问什么都不说话,但我问道那天晚上的事情时,田乐乐情绪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嘴里一一直说这一句话。”陆越更不想听到这句话,但还是听到了。

    “陆越哥,别卖关子了,说的什么啊。”苏澜沐同样很紧张,唯一的希望就在这里呢。

    “有鬼。”陆越说出了田乐乐一直念叨的一句话。

    魏宇珩和苏澜沐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谭靖同和欧阳晓菲也是,其实陆越差不多就猜到了应该是这样,只是不敢相信而已,现在,大概事情就是这个样子了。

    魏宇珩其实就感觉这个事情很蹊跷了,警方都找不到线索,只能是鬼魂在作怪。魏宇珩有些准备,但是这如果是事实,就很难办。

    事情往往就是这么巧合,总是给他们带来这样的意想之中还不肯接受的事情。寻灵社就是寻灵社,总归还是要与鬼魂打交道的,或许经过上一次的事情过后,太久没有这样紧张了,束手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