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1本章字数:2138字

    张慕扬有些失态的张大嘴,她年龄和自己相当,居然是一家模特公司的经理……

    “也不全是我的本事,老爸投资入了股,就成了经理。”苏可莹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有些自嘲的耸耸肩说道,“其实我的梦想是当个画家,流浪的那种,可惜家人不支持。”

    流浪画家?她现在锦衣玉食,哪里知道流浪画家的可怜。

    没有钱,就无法享受生活,反正他宁愿放弃自己的理想去换取舒适安逸的生活,也不愿放弃舒适的生活,在外面流离失所。

    “你父母呢?”张慕扬试探的问道,他发现苏可莹提到她父母时,有一种莫名的敌对情绪。

    “都在国外忙生意。”苏可莹喝下一口酒,闭上了眼睛,似乎在品尝酒味。

    “那你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张慕扬继续小心的问道。

    “我不喜欢金融界。”也许是酒喝多了,苏可莹面颊微红,话也多了起来,“也不喜欢忙碌的生活。可是不忙碌的时候,就觉得空空荡荡……又到了周末,如果不是苹苹和果果,也许我还在酒吧与朋友说些没有价值的话,一天天的挥霍自己的时间……”

    今天周末了?张慕扬对时间丝毫没有观念,他只有在被催稿的时候,才会去关注日期。

    苏可莹用脚背蹭着果果的背,那只名叫linda的波斯猫,懒洋洋的趴在酒柜上,一只绿色一只黄色的漂亮眸子盯着它的主人。

    “很多人都有周末空虚症。”话一出口,张慕扬立刻觉得自己说的不恰当。

    “喝点酒就容易睡着。”苏可莹似乎在自言自语,她一直灌着自己烈酒,可能是酒劲上来了,醉意朦胧。

    “我们虽然是不同的人,可都有同样的烦恼。”见她醉眼朦胧,张慕扬喝了一大口香槟,看着自己的手指说道,“你是因为什么都有了,再没有值得自己追求的东西,所以在享受的人生里寂寞。而我,是因为什么都没有,却没有能力去攀登自己的理想,所以屈服在生活的淫威下。”

    苏可莹托着腮,不说话。

    “你这么好的女孩,一定有男朋友吧?像你这样的生活,如果添加了爱情,一定会不一样。”张慕扬怀疑自己也醉了,因为他开始蠢蠢欲动,一向只善于在键盘上倾诉的他,竟然能鼓起勇气问这样敏感的话题。

    他说出之后,有些忐忑,不知道苏可莹会不会误会他的用心。

    可惜苏可莹并没有说话,她依旧托着腮,漂亮的水眸闭上了,呼吸也均匀起来。

    张慕扬半晌才反应过来她是睡着了,他一直收敛的目光因为她熟睡而放肆起来。

    “苏……苏小姐,你回房休息吧?”直勾勾的看了她很久,张慕扬终于轻声说道。

    张慕扬不知道苏可莹调的酒后劲多大,他只看到她干脆趴在了吧台,曼妙的胴体燃烧着他的视线。

    “咕隆”,喉结上下滚动,张慕扬手心出了汗,颤抖的触到她裸露在外的洁白手臂,一咬牙,将她扶了起来:“苏小姐,回房休息。”

    苹苹和果果一见张慕扬半搂着苏可莹,友善的眼睛里有几丝警戒,果果甚至发出了呜呜的警告声。

    这两条纯种的金毛还真是聪明,可是张慕扬哪敢真的吃苏可莹的豆腐,他闻到苏可莹肌肤上甜甜的香味,双腿就有些发软。

    除了初恋,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女人。

    在两条狗虎视眈眈的注视下,张慕扬费力的将苏可莹扶进卧室。他是第一次进她的卧室,紫色素雅基调的房间,布置的随意却雅致,全透明玻璃的洗浴卫生间,还有一张超大的床。

    将她扶到床上,张慕扬还没直起身,短裤突然被果果拽住,它呜呜的叫着,想将他拉出卧室。看上去,它只承认这是女主人的房间,不允许外人进来。

    “果果放嘴!”张慕扬压低声音呵斥着,手忙脚乱的拉着自己松紧短裤,忙乱间,一不小心跌到床上,手肘压到一处非常柔软弹性的地方。

    几乎瞬间,他的脸立刻涨红了,心脏几乎跳出了胸腔,他发誓刚才绝不是故意的,只怪果果太护主,结果反而占了便宜……

    不过那触觉真是好的要命,他明明不是色狼,也不由有了反应。

    如果不是对他虎视眈眈的两条狗,他会很享受现在,可他担心在这床上多待一秒,果果就会把他撕碎,因为连性格温顺的苹苹都开始龇牙咧嘴。

    张慕扬继续手忙脚乱头昏脑胀的想爬起来,他也不想被苏可莹认为是个乘人之危的人。可他还没坐起,腰身突然被抱住,接着一个柔若无骨的身躯压了上来。

    张慕扬浑身的血液往脑中和小腹下涌去,拜托,他还是个连初吻都没送去出的三好宅男,突然遇到这种情况,完全不知所措起来,只能僵硬的任苏可莹用树袋熊的姿态搂着自己。

    而果果和苹苹居然不叫了,张慕扬根本不知道苏可莹压住他的时候,素白的手对着两只狗做了个安静的手势。

    嗯,她根本没喝多,只不过今天难得有时间,于是恶作剧一下,测试她找的房客是不是正人君子。

    如果他居心叵测,有什么不良用心和举动的话,不用明天,今天晚上他就可以打包滚蛋。

    话虽这样说,不过根据这几天的观察,苏可莹对张慕扬还是比较满意,一般宅男虽然没什么野心还挺居家,不过也不是没有闷骚变态者,她今天故意醉酒,就是看看他人品过不过关。

    张慕扬一直僵硬着身体,脖子边被苏可莹柔软的发丝蹭的有些酥痒,而她身上好闻的甜美女人气息时时的刺激着他的嗅觉。

    一股可怕的冲动从小腹升起,强烈的提醒着他去做些什么,温香软玉送上怀,面对这么美丽的醉酒女人,除非是太监,否则哪个男人能不心动?

    张慕扬闭上眼睛,脑中混混沌沌,手不受控制的抚上她丝缎般光华的肌肤。

    手指仿佛被光滑柔软的肌肤吸住一样,张慕扬浑身血液沸腾着,他无法抗拒这致命的诱惑。

    苏可莹眉头轻微一皱,突然翻了个身,口中模模糊糊的逸出几声娇吟。

    张慕扬突然失去她的搂抱,又空虚又难耐的睁开眼睛,心中虽然清明了几分,可小腹蠢蠢欲动着,原始的欲望几乎支配了他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