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1本章字数:2185字

    “我的朋友。”苏可莹看了张慕扬一眼,笑容满脸的说道。

    “哦,快进来快进来,上周你没来,小帆可想你了。”老奶奶身边站着穿着红裙子的小女孩,已经和两只狗玩闹起来。

    张慕扬看着院子里的槐树下小石桌上的摆着的饭菜,这就是苏可莹所说的农家菜。

    “哎呀,这几天有点热,外面吃着凉快。”张奶奶还在往石桌上端菜,笑眯眯的说道,“上次你没回来,我过去给你木屋里的花花草草浇了两次水,外面的栀子花开得好香了……”

    张慕扬被有些害羞的红衣女孩拉着一起堆沙子,他竖着耳朵听着两个人的对话。原来苏可莹每个月会给这个张奶奶“工资”,每周都会来这里吃饭,拜托她照顾自己的木屋,而张奶奶两个儿子都在外面打工,年底才会回来一起,平日无事,也乐得她每周来热闹热闹。

    “大哥哥,你是苏姐姐的男朋友?”小女孩先前还害羞,现在和张慕扬玩的兴起,也不惧生了,好奇问道。

    “啊?不是……”张慕扬一听,急忙先看向和奶奶一起在屋里忙和的苏可莹,见她没注意这边的谈话,才摆了摆手,逗她问道,“不是……你知道什么叫男朋友吗?”

    “当然知道,奶奶说是要结婚的人。”小帆倒是人小鬼大,有着农村孩子的机灵劲。

    “那你不是她男朋友,为什么带你来这里?苏姐姐以前只带男朋友过来。”小帆歪着头想了想,又问道。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小女孩不过是无心之言,可张慕扬心里却是五味交杂。说不上来原因,他明知道自己的房东大人是高高在上的凤凰,而且自己和她最多也只能是朋友,可即使这样,他对她所有的事情还是有些在意。

    莫名其妙的关注。

    也许是因为自己太久没有和一个异性在现实生活中有交集,所以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去关注着她的一切。

    “她以前的男朋友好看吗?”张慕扬小声的问道。

    “好看!”小帆偏着头想了想,“很高,对苏姐姐可好了,还会给我买好多礼物。”

    “小帆,快去洗手,别缠着哥哥,要吃饭了。”奶奶端着菜出来了,高声说道。

    “知道了。”小女孩到是挺乖巧懂事,立刻拍拍手,拉着张慕扬说道,“我们一起去洗手。”

    张慕扬此刻心中满是苏可莹男友的模糊形象,他不知道现在苏可莹和她的男友是否还联系,从平时电话上看,她并没有固定交往的男友。

    那就是说,他们分手了?是否和今天肖钰所说的“小尧”有关?他记得很清楚,肖钰说“他是许睿的弟弟”,当时苏可莹的反应有些奇怪。

    趁着洗手的时候,张慕扬轻声的问道:“那个哥哥是不是姓许?”

    “你知道许哥哥为什么不来了吗?”小女孩立刻来了精神,眨巴着大眼睛问道。

    “小帆!”这时,奶奶走了进来,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压低声音呵斥,“不准问这些东西,要是被苏姐姐听见,她以后再也不来了。”

    “奶奶……”小女孩委屈的看着奶奶,显然十分害怕以后苏姐姐也不来这里。

    “小张,你快点去坐下吧。”好像房东已经向奶奶介绍过她,所以奶奶称呼也变了,说道。

    “哦,好的。”张慕扬擦干手,急忙大步走了出去。

    树下的石桌边,苏可莹已经坐在木凳上,正安抚着两只也想上桌子去的狗。

    桌上摆着的是普通的家常便饭,只是这鸡蛋不是饲料鸡生的,这猪肉也不是饲料猪身上的,这野菜,是正宗的野菜。

    “瞧这风景多好。”苏可莹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张慕扬说。

    在夕阳金黄色的余晖下,只有半人高的院墙爬满了常青藤和金银花,不远处是潺潺的溪水,在阳光下像一条流动的金链子,闪着细碎的光芒,带着一路的野花和青草,缓缓流动着。

    “我的老家也很漂亮。”张慕扬接口说道,“漫山遍野的野花和蝴蝶,傍晚的时候,村子上方聚集了许多的蜻蜓,桥头坐着很多老人和孩子……”

    “我们这里原本也热闹,只是现在年轻人都出去找工作了,村子里就没往年那样闹腾了。”老奶奶拉着小孙女走了出来,笑容满面的说道,“换成以前,这时间的村西头,那几棵老槐树下,早就坐满了乡亲。现在除了过年,平时只剩下老弱病残守在家里翻翻田,喂点猪牛鸡鸭,没往日的闹腾劲了。”

    “安安静静的也挺好。”苏可莹突然接上一句,她脸上带着淡然的笑,一瞬间,没有张慕扬初见时那凌厉的美。

    张慕扬从侧面傻傻的看着她,温柔恬淡,进退有度,她从一个耀眼的都市女郎,突然变成了清新的邻家妹妹。

    一顿饭吃的有些昏昏沉沉,张慕扬大脑一直处于缺氧状态,他一直在想,如果自己可以有这样能干又漂亮的老婆那该多好。

    “你平时就是这样?”饭后辞别了奶奶家,苏可莹牵着两只狗,漫步在青草坡上走着,问道。

    “嗯?”张慕扬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见她突然和自己说话,一时没转过神来。

    “人不能在家宅久了,否则很多能力都会退化。”苏可莹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我在美国念书,大一的时候有些自闭症,每天躲在宿舍或者图书馆,对着书本和电脑,不参加任何的活动和社交,只是半年的时候,就将我变成一个不会说话、不会表达的人。”

    “只有成绩优异是没用的,有些能力需要在生活中不断磨练。后来,我被带出了自闭,渐渐活跃起来,成为那所大学优秀的文艺骨干和团支书。”苏可莹转头看着他,微微眯起眼睛笑了起来,“虽然你我的生活方式不同,可如果一直对着电脑消耗着青春,实在太可惜了。”

    “我……我是没办法,不想给老板工作,讨厌被呼来喝去……”张慕扬勉强一笑,干脆倒退着走,看着天边绚丽的晚霞,“因为没有要努力的理由,没有可以牵挂奋斗的借口,所以……现在挺好。”

    “你没有家人?”苏可莹有些诧异的问道。

    “我是孤儿。”张慕扬深吸了口气,苦笑道,“所以只要养活自己一个人就够了。”

    “对不起,我不该问这些。”苏可莹从未问过他的家庭情况,只是从他平时的活动来看,他好像的确没有什么朋友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