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2本章字数:2096字

    在梦境和现实中,苏可莹一贯灵敏的大脑。竟然半天也没有反应过来。她突然想到一件很不合时宜的事情:庄公梦蝶。

    而张慕扬在昏头昏脑的冲动中,终于迟钝的发现苏可莹没有再迎合自己,他因为沉醉而闭上的双眼,疑惑的睁开一点点,却看见身下美女的一双褪去睡意的明眸。

    张慕扬极度亢奋的身体像是被当头泼了冰水,原先硬邦邦的下体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他急忙翻过身躺下。

    欲望全没了,他受到这样的惊吓,估计这一辈子都硬不起来了。

    最严重的问题还不是他日后的夫妻生活,而是现在苏可莹的心里会怎么想。

    自己这是趁人之危占人便宜,要是她再不醒来,只怕早就吃干抹净,顺利的把他初夜送了出去……

    苏可莹猛然坐起身,拉起滑落肩头,被褪下一半的丝绸睡衣,心脏也不规律的跳了起来,她今天不该在地上睡……

    一个女人单身太久,果然不是什么好事!

    伸手摸上床头柜,苏可莹拿出一支烟,点燃,深吸了一口。

    烟草的味道充斥着口腔,冲淡了一点点男人的味道。

    张慕扬惴惴不安,他一直等着苏可莹说话,可是只看见苏可莹靠在床边,姿势慵懒性感的点燃一支细细的香烟。打火机亮起的一霎那,火光将她的脸映的撩人而魅惑。

    在昏暗的光线中,张慕扬也坐了起来,盘着腿,默默的看着对面吞吐烟雾的性感女人。

    明明灭灭的烟头,恍恍惚惚的诱惑。

    一支烟结束,苏可莹掐灭烟头,扔进垃圾桶中,站起身,伸手拉开厚厚的窗帘。

    薄而轻透的晨曦涌到屋中,天色果然大亮。

    “我做了一个梦……”终于,站在窗前良久的苏可莹说话了,声音有些哑,但是终于结束了这尴尬的沉寂,“梦到许睿了。”

    张慕扬勉强想挤出笑容,可是脸上的肌肉却做不出任何表情,嗓子也绷得紧紧的,发不出声音来。

    “我会尽力让许尧的事情早点结束。”像是开了一个很好的头,但是因为张慕扬的沉默而不知道应该怎么继续下去,苏可莹不得不仓促的结束她的话。

    张慕扬知道她不愿自己和她这样下去,今天又发生这样情不自禁的事情……

    看着苏可莹走近浴室洗漱,张慕扬依旧木然的坐在地铺上,他越想越自责,越想越觉得荒谬——他一直以为自己算不上谦谦君子,可也不是龌龊小人,但是早上却顺从身体意愿,做出那种事情,现在清醒过来想想,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非但不可思议,还禽兽不如。

    虽然苏可莹此刻看似无事的在浴室洗漱,可她的心里真的会当成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听她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她也不想再这样下去。

    刷牙洗脸,苏可莹无意间瞥到镜子里的女人,她头发有些凌乱,肤色洁白,红唇略肿,而脖颈边有吻过的淡红色痕迹。

    苏可莹看着那“爱痕”,皮肤不觉一麻,急忙低下头,不再看镜子里的自己。

    昨天晚上,她本有许多话要对张慕扬说,可是这个闷木头,一点也不会牵引着话题。她这段时间太累,在累极了的时候,任凭平时是多么的要强和精明,都想找一个依靠。

    哪怕是看似无用的宅男,在她眼中,也是可以倾听诉说的对象。

    所以昨天晚上,她躺在宽大的床上心情无依,烦躁不安,于是做了出格的举动,跑到他的身边睡下。

    没想到感觉着他的存在,孤单单的心情渐渐沉淀下来,竟然一会就熟睡了。当然,更没想到的是,自己以这种方式醒来。

    一切在她看来,都是自己的失误。作为一个精细聪明的女人,根本不该指望睡在男人的身边还不发生点事情。

    所以,苏可莹并没有想过怪张慕扬,而是反思自己当时的想法。

    张慕扬靠在衣橱边,看着苏可莹翻找着衣服,睡衣下线条很美的小腿在他眼前晃动。

    神使鬼差,张慕扬毫无征兆的伸手,握住她纤细而洁白的脚踝。

    他的心脏像是一下从麻木中复活,就这样突然伸手握住她的脚踝。

    苏可莹停止了找衣服的动作,看着依旧坐在地上的张慕扬,他低着头,看不到表情,只有手心是湿热的,轻轻的握住她的脚踝。

    张慕扬克制着心中汹涌的情绪,脑中纷纷杂杂的飘过很多过去,他似乎想对苏可莹说什么,可最终什么也没说出。

    在沉默中,苏可莹眼底似乎闪过一丝担忧,她试探的往右挪了半步,轻轻搭在自己脚踝的手无力的垂到地上,她随即拿起一件衣服,往门外走去。

    张慕扬空荡无依的手,懊恼的掩住自己的脸,他是怎么了?他刚才做了什么?

    仿佛是正常的思维全被抽离,从她醒来之后到现在,张慕扬的神经就没有正常过。不,准确的说,从昨天晚上苏可莹去追许尧开始,他就一直心神不宁,没正常过。

    他到底怎么了?

    苏可莹在书房里匆匆换好衣服,脖子上系了块淡蓝色的丝巾,脸上脂粉未施,只和两只睡在客厅的狗亲热几分钟,就出了门。

    今天有好多事情等着她去做,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想张慕扬的异常。

    而且,她也不想过多的去想,她不想再找更多的烦恼。

    相比苏可莹的冷静和从容,张慕扬像一个犯错的小男生,他听到苏可莹出门之后,将被褥收进衣橱里,开始抚着唇不安的绕着房间走来走去。

    他会不会是对苏可莹有其他的感觉了?随便去亲吻女孩,不是他的性格。没错,一开始苏可莹才貌兼备,他是曾经YY过,可那只是想象而已,他是一个将想象和现实分的十分清楚的人。

    对苏可莹有好感,那也属于正常,毕竟一个那么漂亮的女孩,一般人都会情不自禁的喜欢。

    但好感与喜欢,不是爱情。

    他今天所做的事情,在自己的准则里,是属于爱情的范畴。

    如果只是喜欢,他不会想吻她,还有欲望的冲动。如果不是单纯的好感,那便只有爱情。

    作为一个宅男,一贯将自己的感情分的简单而清楚,除了喜欢和不喜欢之外,还有一种情感,那就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