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转过山头不见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0本章字数:3113字

    周富兴朝陆文孝点点头,对他这个侄女婿也很满意,“陆老师,你们班的节目排练的怎么样了?”

    “已经差不多了,就是还有些细节还得在排练一下。再有就是学生们的服装,一下子统一不起来,如果能统一服装,那表演的效果会更好。”

    “统一服装这个事,学校来帮你解决,你安心排练就行。”周富兴很快做了决定。

    “还有没有好的节目?你们再想一个出来,也好凑成一对,向乡里汇报。”周富兴敲了敲桌子,问道。

    大家面面相觑,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对周富兴的问话没有人肯回答。

    王霞倒是有个主意,“老师能不能参加节目的?”

    “老师要参加的话,应该也得与学生一起参加才行。”周富兴暧昧的看了看王霞,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

    “那就把学校的美女老师组成一个模特队喽,再加上几个漂亮的女学生,不就可以来个模特表演了?给我们凤凰山中学出出名”

    “真是狐狸精,就爱出风头。”人群中响起一声很轻的骂声,但却每个老师都听到了,骂人的正是周富兴的老姘头吴秋琴。

    王霞正在兴头上,没来由的被骂了,一张俏脸顿时黑了下来,她哪里忍得下这口恶气,她眼睛一瞪,伸手指着坐在椅子上正为自己不小心脱口而出话懊悔的吴秋琴大骂:“老骚货,你骂谁是狐狸精?”

    吴秋琴刚才只是出于嫉妒,还真的没有准备好与王霞对骂,被王霞这么指着鼻子的责问,一时结结巴巴的没有还口。

    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收也收不回来,边上的老师听了刚才吴秋琴这么没来由的骂人,也对她有意见,王霞得更是得理不饶人,一口一句的“老骚货”的骂着。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她骂的这么难听,吴秋琴也火了,霍的站了起来,,手指着王霞:“就是骂你,狐狸精,别以为你做的那丑事没有人看见,就觉得自己纯的跟仙女似的。你身上的那股骚味五里路外都闻得到!”

    听了吴秋琴的这么一骂,很多男老师忍不住吸了吸鼻子,都想闻闻她身上的骚味在哪里?王霞见吴秋琴这么跟她作对,心里恼怒的不行,她几步走到吴秋琴的面前,抬手啪的一巴掌打了过去,把措手不及的吴秋琴打的差点从椅子上跌落,“你这老骚货,不打你你就觉得我好欺负是吧?想骑到我的头上来拉屎?告诉你,没门!”

    边上的老师见王霞动与吴秋琴手打上了,纷纷过来拉架。办公室里很快混乱一片。周富兴皱着眉头,一声不吭,一个是老姘头,一个是新欢,帮哪个都会被骂的很难看,再说他还想与她们继续厮混下去,最好的方法就是坐山观虎斗了。

    两个女人都不示弱,一个”骚货”一个“狐狸精”的骂着,边上几个年富力强的男老师见会已经开不下去,忙架着吴秋琴回了宿舍,这边王霞也被徐倩几个年轻女老师劝了回去。回了宿舍,王霞仍怒意未消,又骚货烂货的骂了一通后,她转头问徐倩:“徐老师,你觉得我的主意怎么样?我们学校女老师里你最漂亮了,要不我们就搞个模特队去乡里表演一回?说不定马上就有帅哥来追我们了噢。”

    徐倩对王霞的恭维微微一笑,说道:“没有走过什么模特步,哪里会这个,到时走的不伦不类的让人笑话。”

    王霞见徐倩担心这个,显得胸有成竹:“我想好了,让陆文孝当我们的艺术顾问。他有艺术细胞,让他给我们把把关,肯定没有错。”

    徐倩这才觉得有点靠谱,点点头说道:“那这个事,你去问问再说吧。”

    “嗯,没问题。这死八婆,老骚货,千人骑的烂货,老是跟我过不去,郁闷死了。”王霞又开始骂。

    “好了,好了,大家在一个学校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搞的这么僵有什么意思?”徐倩劝慰道。她因为知道王霞确实让周富兴上了,所以心里对王霞骂吴秋琴很不以为然。

    陆文孝在学校走廊上迎面碰到了王霞,忙别过头去,想换条路走。

    “我是来找你的,别跟避瘟神一样回避我噢。”王霞撅着嘴责怪他。

    “那,那怎么会呢?我不是有事情嘛。”陆文孝尴尬的笑了笑应道,“有事吗?”见王霞来找他,心里就惴惴的,不知道这妮子有什么歪点子要找他。

    王霞朝他一瞪眼说道:“没事找你干嘛?你少装的像个绅士似的,脸皮厚的像个流氓,找小妞的胆子跑哪里去了?”

    陆文孝几乎想上去堵住王霞唧唧歪歪的薄薄嘴唇。这妮子,说好不说他与周梅芝的事了,这一说话便明里暗里的说他,他不想再让王霞说下去,忙岔开话题问道:“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通知一你一下噢,你现在是我们的总教练了。”王霞终于说到了正事上。

    “教练?什么教练?”陆文孝听了很莫名其妙。

    “告诉你吧,你现在是我们凤凰山村中小学模特队的总教练。”

    陆文孝没有想到这王霞办事倒是很麻利,这么快就敲定了她们模特队的事,天天陪着美女总是件美事,他笑道:“那好啊,你们模特队人员搞好了?”

    “事不宜迟嘛,我把大美女徐倩也叫上了,再从你们自己班里挑些漂亮的女生喽。你的那个小妞不是挺漂亮的么?”

    陆文孝皱了皱眉头,哼道:“你能不能别提这个事?”

    王霞嘿嘿笑了笑,见事情搞定了,便扭着腰肢去找徐倩商量模特应该穿什么衣服。

    陆文孝成了学校模特队的艺术指导,不过并没有招周梅芝进模特队。

    周梅芝一直等到中秋节这天,终于在放学的时候找到了单独接近陆文孝的机会,她一把扯住陆文孝的手臂,郁闷的问他为什么不理她了?

    陆文孝见周梅芝在大庭广众之下与他拉拉扯扯的,吓得慌慌张张的四处看着怕被人看到。边上走过的几个男生好奇的看着他们,不知道这陆文孝老师与女学生搞什么名堂。还好,倒是没有其他老师看到他们,陆文孝忙拉了周梅芝的手,往学校后的茶山上走,到了茶山上,找了个僻静处,一把甩开周梅芝的手,一脸恼怒的喝道:“你疯了吗?想干嘛?”

    周梅芝满脸的幽怨,“你最近怎么不理我了?”

    陆文孝皱着眉头说道:“梅芝,我们的事情没有结果的,我们还是分了吧!”

    “不行!我喜欢你!”周梅芝倔强的喊道。

    见周梅芝不肯与他分手,陆文孝心里其实挺得意,男人被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喜欢着,心里总是很美的。不过为了前途,他还是觉得长痛不如短痛,便故意冷冷的说道:“上次的事是我一时冲动,我犯了个错误,你那么主动,我难免要犯错误的,你说是吧?其实那也没有什么的!”

    “啪”周梅芝一巴掌甩到了陆文孝的脸上。“你无耻!混蛋!”

    陆文孝伸手摸了摸脸颊,皱着眉头哼道:“不管你怎么骂都行。”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周梅芝呆若木鸡的站着,没想到陆文孝平时很绅士的样子,也会耍无赖,这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中午饭她没有吃,独自上了茶叶山,无限憋闷的往那茶山上的松林里走,她脑子里已经乱成一团浆糊。

    这天陆洪泉心里却是一直满怀期待,因为他听同学张晓芳说周丽华中秋节要回老家,还要来学校一趟看望班主任徐倩。

    从早上张晓芳告诉他这个消息之后,陆洪泉心里就一直的莫名兴奋。匆匆吃完中饭后他忙往学校赶。在茶叶山边他碰巧见到周梅芝双眼红肿着迎面走来,她穿着一身的运动装,宽大的衣服似乎与她纤弱的双肩很不匹配,她的香肩微微耸动着,低着头,并没有来看他。陆洪泉不禁纳闷,周梅芝这是干嘛去?

    陆洪泉很少看见漂亮的周梅芝一个人出学校,见她一路哭泣着往那山上走,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不禁站住了脚步,想看看她去哪里?周梅芝虽然没有周丽美婀娜的身材,也没有徐倩前凸后翘的优美的曲线,但她如削的稚嫩肩膀因为哭泣而抽动着的时候,有点像林黛玉,让人有想去保护她的冲动。难道是陆文孝欺负他了?

    周梅芝转过山头很快不见了。

    陆洪泉心神不定的回到教室,同学王建军很兴奋的告诉他说,“嗨,晚上毛家坞毛仁家请了放录像的在洋房屋里放录像呢,去看吗?”

    “放录像?毛仁不是死了吗?怎么他们家请人放录像?”陆洪泉奇怪的问道。

    “听说毛仁是和他姘头一起跳湖淹死的,他们家请了录像队过来放录像大概是去去晦气。”王建军对为什么放录像一点兴趣都没有,只对有录像看有兴趣,兴奋的说道:“录像是射雕英雄传噢,一个晚上放十集,过瘾。”

    陆洪泉不禁一愣,姑奶奶的,前两天还看到毛仁的婆娘在路上哭的死去活来的么?怎么过了两天就请了放录像的人过来放录像了?搞的跟办喜事似的,真是想也想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