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初出茅庐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0本章字数:2843字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山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诗里的美景恰似陆家坞村前的旖旎风光。

    陆家坞村背靠绿意盎然的一片茶山,从茶山下来的一条机耕路贯村而过,飘带似的延伸向村外一片肥沃的稻田,隐没在一片群山中,不知通向了哪里。一条刚淹没过成人膝盖的小溪在村前萦绕而过,溪水清冽,四季长流。

    九月初的天气,还有点炎热。这天日上三竿,火辣辣的阳光透过小山坡上一座红砖瓦房的玻璃窗,直射在房间里一张挂着蚊帐的木板床上,一个正趴在床上睡的正香的穿着短裤的少年大概被太阳晒的屁股发烫了,他忽的一下翻了个身坐了起来。

    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伸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了看床头小木桌上的小圆钟,他懊恼的叹了口气,低声啐道:“妈妈的,怎么都九点钟了。”

    这少年名叫陆洪泉,今年十七岁,一个夏天光着膀子游山玩水下来,身上皮肤已经被晒的黝黑,有棱有角的面容上茸茸的体毛在灿烂的阳光映衬下熠熠生辉,倒也暗藏了几许英气。最近他在学校里逃学出了名,同学们都唤他叫逃学威龙,据说是一部香港电影的片名,陆洪泉见大家这么抬爱给他取的外号里有个龙字,觉得这绰号挺不错,当仁不让的接受了!

    房门外一阵“咯咯哒,咯咯哒”的母鸡下蛋后的得意洋洋的叫声很恼人,吵的他想再睡都睡不着,他很郁闷的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门外随手拿了把靠着墙壁的扫帚朝那老母鸡横扔了过去,吓得那老母鸡咯咯哒的叫着拍着翅膀仓皇的飞奔而逃,让他很是解气!一旁的大白鹅伸着长长的脖子很不解的瞪着小圆眼呆呆的看着无端发怒的陆洪泉,一副不关我事的神情。陆洪泉赶走了恼人的老母鸡,回到屋里,家里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今天是西河乡的圩日,他父亲陆忠旺和母亲汪冬梅一大早就赶圩凑热闹去了。陆洪泉进了厨房盛了碗稀饭胡乱扒拉着吃了。在家闲着没事,他便从墙角下拿了个装鱼的竹笼,打算到凤栖湖抓鱼去。

    家里大黄在门外见了主人要出门,从背后跟了过来,摇头晃尾的在他身上磨蹭着献着殷勤。

    “没事就去找周丽美家的阿花调戏去,别跟着我。” 陆洪泉对大黄哼哼道,他没空理它。大黄听了主人的训斥,果真丢下他,往前面周丽美家跑,兴匆匆去会它的老情人去了。

    下了门前的一段陡坡,转过一个菜园子,就是周丽美家,很奇怪,大白天的她家的房门竟然虚掩着,难道急着去赶圩,门都懒的关了?

    一想起周丽美,陆洪泉便忍不住心动,她是村里长得最美的女人,水灵灵的,体态窈窕,风姿袅娜,天生一副美人胚子,特别是她走路的样子像风吹细柳般轻盈曼妙,看看都是一种享受。

    正要从她门口走过去,大门里冷不丁的传出一个男人的催促声:“裙子再往下脱脱,再往下点。”

    陆洪泉心里一惊,听声音不像是她老公陆文孝的声音呢。

    他凝气屏声的悄悄走了过去,透过虚掩着的大门朝堂屋里偷看,只见那昏暗的堂屋里,周丽美正坐在八仙桌旁的板凳上,侧着婀娜的身子,白色碎花的裙子和粉红色的小裤衩脱到了一半,露出半个粉臀,春色半露着。

    赤脚医生毛水旺正站在一旁,手里拿着针筒,晃着药瓶,斜着眼睛巴巴的看着,刚才叫周丽美脱裙子的声音应该是他说的。

    原来是周丽美在看病打针!陆洪泉松了口气。毛水旺他是知道的,从他记事起一直是赤脚医生,家住离陆家坞三里地外的毛家坞村。平时给附近村里女人看病打针,都很喜欢把女人裤子脱到大腿上,说是打针,实则偷窥女人的一抹秀色。就这一招羡慕的方圆五里地范围内的男人们心里直痒痒,恨不得自己也能当个赤脚医生。

    陆洪泉心怦怦跳着,周丽美那犹抱琵琶半遮面似的半露着的一段秀色让他脸红耳赤。

    周丽美侧着身子,眼睛似乎盯着大堂墙上挂着的松涛图轴看,一边伸手把裙子和内内又扒下来一点,,不好意思的声音细细的问:“行了吗?”

    “再往下点,”毛水旺口气不容置疑的说道。

    他是医生,这在农村里就是专家级别的人物了,说的话自然有道理。周丽美只得又把裙子轻轻往下扯了扯,裙子的一边已经脱到了她臀部的下面,一边抬起头细声的询问他:“这样够了吗?”

    毛水旺伸手从药箱里拿出了一瓶瓶的小瓶的药水,一边很不以为然的说:“你也真是,打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转身很熟练的把针筒灌好了药水后,伸手到了周丽美的粉臀上,手掌贴着她的圆滚的臀尖摸到了裙子的松紧带,又扯着她的裙子和小裤衩继续往下脱了下去。

    “怎么要这么下面?”周丽美脸颊绯红着不好意思的问,因为裙子被毛水旺脱到了膝盖,两条修长曼妙的双腿尽收眼底,他似乎是故意的。

    毛水旺嗯的应了一声,伸手从药箱里取出一小块的酒精药棉,按在周丽美的腰下一点的位置轻轻揉着。一边感叹道:“附近几个村这么多大姑娘小媳妇里,没有一个女人的皮肤有你这么水嫩的。你生养之后还有这么好身材太难得了。”

    周丽美笑了笑,问:“真的?”又似乎想起什么似的:“你这死人,是不是全村女人的下面你都偷看过了?”

    “嘿嘿。方圆五里地,你最漂亮了。”毛水旺低头巴巴的看她,嘴角泛着笑意,似乎是默认了。

    周丽美笑了笑,这恭维自己的话,再多听都不厌。她抿嘴一笑,问道:“那,你老婆呢?婶子长的好看吗?”

    “别提了,那老堂客都人老珠黄了,哪里能跟你比。”毛水旺叹了口气说道,一边继续用药棉暧昧的揉着周丽美的臀部,不肯停下来。

    “你这么说,我到时告诉婶子去。”周丽美娇声说道,声音嗲嗲的,很是腻人。

    毛水旺不以为然的说道:“她哪里管得到我?男人嘛,就得有男人的样,长的白脸书生似的有啥用?”

    周丽美没有吭声,他指的肯定是她当老师的老公陆文孝,大概觉得毛水旺讲得也有点理,她并没有去反驳他。低头看了看被毛水旺脱到大腿上的裙子,脸红红的问他:“怎么还不打针?”

    毛水旺点点头,一手按了按那针筒的活塞,让针尖喷出一条细细的水线,伸手按着她的白嫩的臀肉,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神色,一只手拿着针筒朝着他刚才用药棉擦拭过的地方扎了下去——。

    “嗯,”周丽美一声低吟,轻咬着樱唇,臀部很夸张的撅了起来,一时曼妙迷人。毛水旺鼻息粗重的匆忙拔了针筒,伸手用药棉按住刚才打的针眼,很暧昧的给她揉着。。。

    周丽美双颊绯红像个熟透的苹果,她转过头来瞪了他一眼,嗔怪道:“你干嘛?打好了么?”

    毛水旺却不答话,很猥琐的笑着,一双鼠眼滑溜溜的盯着漂亮的周丽美,似乎有所企图。

    周丽美伸手慌慌的推了推他的手:“不,不要这样,等会被人看到了。”

    “都去赶圩了,没人。”毛水旺喘着粗气哼哼的说着,他老手轻狂,只要女人不翻脸,他就敢上去干,他对女人的心里总是把握的很透。

    周丽美大概也没有想到毛水旺会这么直接,脸红耳热之际她忙转过头来看大门是否关好,这一看,眼神正好与陆洪泉趴在虚掩着的大门的门缝处偷窥的火热眼神碰了个正着,她“噢”的一声惊呼,慌的忙伸手把褪在大腿上的裙子瞬间扯了上去。一旁正浑身冒火的毛水旺听到周丽美的一声惊呼,也知道大事不好,惊吓的一把扯起掉落在脚踝处的裤子,兔子似的往后门跑。

    陆洪泉见被周丽美发现了,忙转身撒丫子跑。跑出好长一段路后,他才听见后面传来周丽美讨好似的叫他:“洪泉,你干嘛去啊?”

    陆洪泉头也不回的应道:“我抓鱼去!”姑奶奶的,刚才看的入神了,都忘掉自己在偷窥了。

    跑出了村口,越过村前小溪,陆洪泉终于松了一口气,只是心里仍怦怦跳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