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涟漪微泛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0本章字数:3276字

    陆洪泉便抱了作业本,推门而进。只见徐倩正盖着被单靠在床上,双颊绯红着,没有了平时上课时的严厉,满脸的娇艳,说不出的媚惑。他不禁一愣,仿佛是第一次见到徐倩似的,忙讪讪的把作业本抱到了她的书桌旁,轻轻放下后,打算转身回教室。

    “陆洪泉,你没事就帮老师把作业批一下吧。”徐倩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对陆洪泉说道。

    陆洪泉见老师要让他帮忙批作业,忙点了点头,只要老师原谅了他早上让校长代拿衣服的事,让他做什么都行。再说这批改作业的事也是老师看得起他,平时也就周丽华能得到这个待遇。陆洪泉拉了那木头的靠椅坐下来,拿了桌上的红笔芯的圆珠笔在作业本上打起了勾勾叉叉。

    徐倩转头看着一旁认真的帮她干活的陆洪泉,责备道:“怎么?上午为什么不帮我拿衣服?”

    陆洪泉见老师还为那事责怪他,忙为自己开脱:“校长喜欢老师嘛,我有什么办法?”

    徐倩当然知道校长那老色鬼喜欢她,心里不由一惊忙问道:“你听谁说的?你怎么知道?”

    “他是老色鬼,老师你这么漂亮他当然喜欢啦。”周富兴喜欢年轻漂亮的女老师,这也不是新闻,陆洪泉说的确实是真的。

    “你别乱讲。他年纪那么大,谁会喜欢他?”徐倩是知道周富兴喜欢她的,暗中也给她献过很多殷勤,只是她对他一点都没有兴趣而已。不过被陆洪泉这么一说破,心里有点不好意思。

    沉默了一会儿,徐倩绯红着脸问陆洪泉:“你觉得老师漂亮吗?”

    “嗯,”陆洪泉点点头,那还用说吗,徐倩是学校公认的美女老师,她说自己第二没有人敢说自己第一。

    “喔?你觉得老师哪里漂亮?”徐倩来了兴趣,微笑着问道。

    陆洪泉在批着作业,只是随口应着,这下徐倩来问他具体的了,他一下子还真的说不出来,只觉得徐倩哪里都漂亮,要说具体哪一点漂亮,还真的不好说。就像他觉得周丽华是高傲的公主,那也是他的一种内心的感觉,要说为什么,他也说不清楚。他想起了上午在湖岸上看到她那雪白修长的一双曼妙美腿,嘴里不由脱口而出的说道:“你的身材好。”

    徐倩觉得陆洪泉肯定会说她那脸蛋好看,或者说她那水汪汪一双杏眼很好看。没想到陆洪泉竟然说她身材好。她抿嘴一笑:“小小年纪懂的什么身材好?”

    陆洪泉一下子被徐倩给问住了,觉得自己这么当面对老师评头论足的实在有点难为情,见徐倩这么说他,一时低了头不再言语。

    徐倩犹豫了一下,朝陆洪泉招了招手,说道:“你过来,帮老师按摩一下。”

    陆洪泉听徐倩说要让他给她按摩,这事他从来没有做过,不知道怎么做,只得惴惴的问道:“我,我没有按过,怎,怎么按?”

    “你过来吧。”徐倩柔声招呼陆洪泉到她的床前,一边把薄薄的被单掀了开来,被单里的徐倩的性感模样让陆洪泉几乎不敢直视,只见她穿着吊带的短裙睡衣,她的吊带短裙的裙摆很短,短的只能包裹住她圆润丰满的臀部,所以两条修长玉腿完全暴露在陆洪泉的眼皮底下,让他难以直视。她刚才的一转身,那薄薄的睡裙的一角卷到了她的纤细的腰肢上,太性感暴露了!

    陆洪泉正不知该如何下手,徐倩朝他妩媚一笑,俯身趴在了床上,说道:“帮我揉肩膀吧,肩膀有点发酸。”说完,徐倩把脑袋埋在绵软的枕头上。

    陆洪泉心里怦怦跳着,走近徐倩的床前,俯身伸手按在她的如削的香肩上,触手所及滑润细腻,鼻间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想是从徐倩身上传来的,他心中荡漾,吞下一口唾沫,不敢有非分之想,他只顾脸红耳热的给徐倩的香肩轻轻按摩着。

    “嗯,重一点。”徐倩轻吟出声,她被陆洪泉按摩的很舒服。

    陆洪泉手上稍稍用劲,一边问道:“可以了吗?”

    “嗯,再重点。”徐倩把头埋在枕头里,哼哼道。她很享受陆洪泉给她按摩肩膀的感觉。

    房间里徐倩的体香和乳香充斥着陆洪泉的鼻息,他虽然蠢蠢欲动,心神激荡,却不敢越雷池一步,他怕惹徐倩老师生气。

    正纠结着,门外响起了女老师王霞的叫声:“徐老师,开会喽,赶紧。”

    徐倩忙从枕头里抬起头来,朝外面应道:“好的,就来。”

    说完,徐倩低声对陆洪泉说道:“嗯,好了。”说着,她转了身,从床上姗姗爬将起来。脱了吊带睡裙,转身去换衣服,陆洪泉大着胆子看着她脱了吊带裙的婀娜身材,仿佛磁石一般吸引住了他的眼光,她玉背上光洁的肌肤雪白无暇,她挺直的曼妙粉腿亭亭玉立,让陆洪泉热血沸腾,心动不已,不过很快徐倩就穿好了湛蓝的直筒短裙穿上了绣花衬衫,款款的转过身来。

    “你把那作业本改好,等会儿就回教室上课去吧,我要去开会了。”徐倩看了一眼傻站着的陆洪泉,抿嘴笑着匆匆叮嘱着陆洪泉说道,一边拿了脸盆到了自来水龙头下放水梳洗。

    见陆洪泉呆呆的站着,徐倩揶揄着他说道:“这么呆着干嘛?”

    陆洪泉很不好意思的忙转过身去,唉,老二也太不给他面子了,那么显眼的挺立着,一点都不害羞呢。他忙坐回椅子去批他的作业。

    徐倩梳洗了一番后,就出门去开会去了。

    陆洪泉见宿舍没人,狠狠的躺到徐倩的床上,深深的呼吸了几口她留在被单上的体香乳香后才稍稍得到一丝满足。

    与徐倩的肌肤相亲让陆洪泉接下来一个下午的课都没有听进去。想到激动处好几次都让他心里怦怦跳着,心猿意马的难以自禁。

    最后一节自修课,他在座位上正傻傻的发呆,坐在他前面的周丽华忽然转过头来,手里拿着一本数学习题册,看了他一眼朝他呶呶嘴说道:“这道题,你做一下。”

    陆洪泉被说的一愣,回过神来,接过周丽华递过来的本子,看了看原来是个几何证明题,难得周丽华会来问他题目,他很得意的笑着问她:“你做不出来?”

    “你做做看,”周丽华却不说自己能不能做,只是命令道。

    陆洪泉只得接了这么个任务,仔细的看了那几何题,开始冥思苦想起来。正思索着,那周丽华已经耐不住性子转过身来了,挑衅似的问他:“嘿,解出来没有?”

    见陆洪泉还在咬笔头,周丽华忍不住抿嘴笑道:“我告诉你噢。”

    这姑奶奶的,自己会做竟然来叫他做,真是郁闷,陆洪泉一脸苦闷的看着得意洋洋的周丽华,本来不想听她讲解的,但一看她那俏脸兴奋的样子,实在不忍心打断她的兴头,只得低了头,趴在课桌上,听周丽华给他细致的讲解起来。嘿,只见她在那几何图上添加了一条辅助线,问题便引刃而解了。陆洪泉觉得自己真的很窝囊,这么简单的解法都没有想出来,这不是明摆着她比自己聪明么?陆洪泉很受打击!

    下午放学的铃声一响,陆洪泉和陆洪林兄弟两便飞也似的跑出了校门,往茶叶山上那山路上跑。平时陆洪泉放学回家总会故意跟在周丽华身后,看她与她同桌张晓芳手挽着手窃窃私语巧笑倩兮的样子。今天被周丽华给比了下去,心里不爽便没有跟着她,与陆洪林两人在山路上玩闹一阵,一肚子的郁闷化为了乌有之后,再想去看周丽华的时候,她已经走上通往凤栖村的岔路上去了。

    陆洪泉只得拍了屁股往家跑。离家门口还老远,他就高声朝家里喊:“妈,晚饭吃什么菜?”

    汪冬梅不知道儿子已经被徐倩叫去上学了,还以为他一直在外面玩,见他这么晚才回家,从厨房里走了出来,黑着脸问:“今天上哪里去了?”

    “上学啊。”陆洪泉理直气壮的应道。

    “哼,这两天是不是书包挂树上,人跑去玩了?”

    “谁说的,你问问洪林,我有没有去上学。”

    “你们两个一路货色,我问他还不如问自己的脚趾头!徐老师已经来家里跟我说过了,你这两天都没有去上学!”

    陆洪泉见自己的没有上学的事被老妈知道了,很不以为然,低声哼道:“不是都去抓鱼了嘛。”

    “一天到晚抓鱼抓鱼,抓了一天了,鱼在哪里?怎么一根毛都没有看到?”

    陆洪泉没有去理会母亲的唠叨,忙跑到厨房里,揭开锅盖,见里面有烤番薯,不管三七二十一伸手拿了一个出来。没想到那番薯刚烤熟,很烫,他呼的一下把那番薯抛了起来,左手换右手,右手换左手的换杂耍似的换来换去,一边不住用嘴巴吹着那番薯,连声叫道:“烫死了,烫死了。”

    “烫烫死好了,这么热的番薯也会去用手拿的,”汪冬梅见陆洪泉那狼狈相又是一阵骂声,一边从筷子笼里拔了双筷子给儿子递了过去。陆洪泉忙接了母亲递过来的筷子,穿进了番薯,这才停了狼狈的杂耍。

    陆洪泉一边吃着香甜软糯的番薯,一边奇怪的问道,“晚饭还没有好啊?我饿了。”平时他放学回家,母亲晚饭早烧好了。

    汪冬梅一听陆洪泉说自己肚子饿了,一肚子的气:“还不是等你那死鬼一样的爸爸,这么晚了还非要到田沟里去抓黄鳝当下酒菜,太阳都快落山了还没有回来,大概死在田里了。”

    汪冬梅正唠叨着,陆洪泉早已经飞跑着往门前的陡坡冲了下去,嘴里叫着:“我去田里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