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送人玫瑰手有余香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1本章字数:3113字

    这一天,陆洪泉都为周丽华要转学的事儿惆怅不已。直到晚自修结束,走出校门,他怏怏的没有与平时总是一起回家的陆洪林走在一起,而是一个人落在了后面。

    见周丽华手挽着张小芳的手走出了校门,他不由的紧跟了几步,远远的跟着她们。昨天冲动的上了周丽美,让他感觉自己越来越配不上周丽华了。他远远的跟着她,看着她和同桌张晓芳有说有笑的,不时发出咯咯咯的银铃般的笑声,让他感觉纯净而美好。跟着走了一段路,周丽华和张晓芳便往一条岔路上去了,她们家在那凤溪河边的凤栖村,与陆家坞是两个方向,离陆家坞有三里地。

    陆洪泉只得站住了脚步,呆呆的直到看不见周丽华的人影了他才低了头匆匆往陆家坞走。远处山头上半个皎洁的月亮悬挂在半空,薄纱似的月光映照着飘带似的发白的山路。一条山路上就剩下了他一个人,很孤单,这种感觉大概和没有了周丽华在班里的感觉一样,整个教室彷佛就他一个人。

    朝陆家坞的方向刚走了几步,就听到路边树林里有说话声,陆洪泉不禁一愣,这么晚了谁躲在这树林里聊天?耳朵里飘来一个女孩子细细的声音:“陆老师,你找我有事吗?”

    “嗯,最近排练辛苦了。”却是陆文孝的声音。

    “还好啦,也不是很辛苦。这次肯定我们班的节目最好。”女生娇声说道,语气里很是崇拜陆文孝。

    “那是你们努力的结果。”陆洪泉淡淡说道,呆了一会儿,他似乎有点忍不住的说道:“梅芝,我喜欢你!”

    树林里一阵沉默。

    沉默了一会儿,只听陆文孝说道:“唉,可惜我已经结婚有孩子了。”

    “没关系的,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周梅芝低声说道。

    “你喜欢老师吗?”

    “嗯。”

    一阵寂静之后,树林里传来一阵嘙嘙嘙的亲吻声,

    初秋的夜,天上繁星满天,地上虫声唧唧,到处是春情萌动之地啊。

    陆洪泉趴着膝盖都麻了,不一会儿,飘出来周梅芝的声音,“陆老师,我们走吧,晚上我去陆小娟家睡。跟你同路哩。”

    “嗯,你先走,一起走让人家看到不好。”陆文孝显然不想让村里人看到自己和一个漂亮的女生走的这么近。

    “那,好吧,老师,我先走了。”周梅芝甜甜的说道。

    “明天晚上还要组织同学排练,别忘了,知道吗?。”陆文孝在周梅芝后面叮嘱她。

    “你放心吧,老师再见。”前面传来周梅芝俏皮的声音。

    这边陆文孝站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听到他的脚步声往陆家坞方向走。

    陆洪泉趴在地上,直到听不到陆文孝的脚步声了,才悄悄起身,远远的跟在陆文孝的身后往家里走。

    躺在床上,陆洪泉感觉说不出的惆怅,这陆文孝做的也太出格了,唉,这么漂亮的周梅芝竟然与陆文孝好上了,陆洪泉很有点为周梅芝感觉划不来。

    第二天一大早,陆洪泉早早的起了床,他连早饭都没有吃,带上了鱼钩鱼线拎了个塑料袋,匆匆往凤溪河边赶。他身边实在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送给周丽华,既然她也喜欢吃鱼,就给她到凤溪河抓几条大鱼吧,凤溪河里的鱼可是难得的美味,买都买不到。

    凤溪河在陆家坞村前一片旷野的对面山脚下,走路过去也就两三里路的样子,离凤溪河不远处就是凤栖村,周丽华的家就在那岸边的山坡上,远远的就可以看到。

    东边山头上的天空还只刚鱼肚白,田野里薄雾缭绕,走在稻田间的田埂路上,陆洪泉没有走多远,长裤便被田埂两边的微微泛黄的肥大豆叶上滚落的露珠给打湿了。湿淋淋的裤子粘贴在腿上凉飕飕的。

    来到凤溪河边,太阳已经从那远处的山头上露出了半个脑袋,万道光芒直射而下,缭绕的雾气很快消失了一大半。远处的景象渐渐清楚起来,只见凤溪河边的沙滩上芦苇丛生,芦苇叶上的露珠晶莹剔透,映照着阳光闪烁着七彩的颜色,满眼望去星星点点的就像是七彩的珍珠。

    陆洪泉翻开了河边一块菜地上的土块,很快捉到了几条鲜活的蚯蚓,他拿出鱼线鱼钩,把那蚯蚓穿在了鱼钩上,沿着凤溪河边往前走,直到走到一个河水平缓的深潭边才停下来。这里水深,沙滩边又有水草丰美的芦苇荡,应该有大鱼。而周丽华家就在远处那山坡上。

    静坐在满是露水的河岸边,陆洪泉眼睛紧盯着那浮在水面上的鱼漂看着,那鱼漂的每一次抖动都带动着他内心极大的期盼。可惜钓了半个小时,只钓到几条小鲫鱼,并没有大鱼上钩。眼看太阳渐渐离了东边的山头,已经一竿子高了,陆洪泉有点焦急起来。

    看来只有下河去抓才能抓到大鱼了,陆洪泉想到这里,也顾不了太多,匆匆脱了衣服,全身光溜溜的扑通一声跳进了凤溪河中。初秋的河水有点凉,陆洪泉这突然进了冷水中,身上也不禁打了个冷颤。还好,已经有半个月没有下雨,河水很是清澈,陆洪泉潜水在河底,睁着眼睛四处看,都只有些小鱼在那河水里优哉游哉的游着,并没有大鱼。大鱼一般都在那岸边的芦苇荡里,陆洪泉慢慢朝岸边游了过去,快到那岸边的时候,他又一头沉入水中,双手划拉着往岸边水底下潜了下去。一口气快都快憋不住了,仍没有看到有自己期望中的大鱼出现。看来今天找的下水的地方不对呢。

    正要浮出水面换气,只听得头顶水面上传来周丽华甜美的叫声:“陆洪泉,陆洪泉”。陆洪泉听了周丽华的声音,忙从水底下一下子站了起来。

    哗的一声,陆洪泉半躬着身子从水里钻了出来,甩掉头发上的水珠,惊奇的问道:“嗨,周丽华,你怎么来了?”

    周丽华在河岸上亭亭玉立的站着,穿着条粉色的连衣裙,窈窕婀娜的样子在清晨的雾气中简直像是仙女下凡,美丽动人。陆洪泉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水珠,正要同周丽华打招呼,却见周丽华绯红着脸转过了头去,一边轻声说道:“我马上要坐车去县里了,我爸急着赶路呢,我见你还没有过来,就想过来找找你,没想到你会在河里,你可真想的出这个主意,赶紧上来吧, 你那鱼就不要抓噢。我要走了,再见!”周丽华背对着陆洪泉说完这么几句话后,便轻盈的小跑着回去了。

    只见她轻盈着跑上了前面不远处的一条石板桥,一条马尾辫在脑后一甩一甩的,甚是可爱。

    陆洪泉知道周丽华是因为看到他赤着身子才背转身去不来看他的,他半蹲着站在水里,痴痴的看着远去的周丽华,直到她跑到了远处那山坡上的家门口,直到看到她轻甩着马尾辫跟在她爸爸的身后转过了山脚再也看不见。

    陆洪泉仰身躺倒在了凤溪河里,任那河水托着他的身子缓缓的往下游流,他四脚朝天的躺在那河水上,看着那湛蓝的天空,上面空无一物,就像他现在的脑子,空洞洞的。

    直到头嘭的一下撞到了河边的凸出的石头上,一阵钻心的疼痛才让他清醒了过来,他失魂落魄的站起身子,全身湿淋淋的沿着河岸回到了自己脱了衣服的地方,穿了衣服。恋恋不舍的看了看那凤栖村的山坡上周丽华那白墙黛瓦的房子,眼里依稀有她那高傲俏丽的倩影浮现。陆洪泉突然记起周丽华经常在他座位前用清脆的嗓音念着的一首诗: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周丽华的转学让陆洪泉对上学始终提不起精神。他觉得周丽华在的时候,教室里就是蓬荜生辉,周丽华如今转学了,偌大的教室就只剩下蓬荜,已经升不起那个辉了。

    自从那天晚上之后,周丽美似乎是有意躲着陆洪泉似的,偶尔路上碰到也只是朝他抿嘴笑笑,很平淡,不再像那个晚上表现出来的令他激情难抑的热情似火。唉,女人,陆洪泉猜不透周丽美到底是怎么想的。

    还好徐倩老师还在,每天看看款款而来的袅娜多姿的徐倩,又看着她婀娜多姿的离去,也是一种享受。陆洪泉很期待徐倩再让他帮他按摩。

    这天,中午照例是午睡时间,初三(2)班的班主任王霞穿着件飘逸的白底黑圆点的连衣裙,一阵风似的从教室门口走过,头上的波浪似的长长的卷发还是湿漉漉的,像是刚洗完澡过来,身上的花露水的香气随着微风吹进他们初二(2)班的教室,隐隐的弥散在教室里,让正要午睡的男生们不由的精神一震。

    陆洪泉并没有在意。他正趴在了课桌上打算美美的睡上一觉。没想到刚趴了下去,不知什么时候徐倩已经到了他的身后,她用手敲了敲陆洪泉的桌子,让他等会把作业本交到她宿舍去。

    陆洪泉狠狠的吸了吸徐倩身上飘过来的淡淡的幽香,心里一阵激动,难道机会这么快就来了?他朝徐倩点点头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