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神仙的日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1本章字数:2708字

    午睡铃声响过之后,教室里安静了下来,只有教室外高大的梧桐树上蹦跶不了几天的知了还在狂叫着格外的刺耳。陆洪泉睡了一会儿后,便抱了台上刚交上来的语文作业本,往徐倩的宿舍赶。

    学校的走廊上一个人影都没有,穿堂风吹过,很是凉爽畅快。陆洪泉刚才一时匆忙连凉鞋都没有穿,赤着脚走在结实的水泥地上,脚底板传来阵阵凉意。

    路过校长办公室,陆洪泉忍不住探头去看了看,那秃头周校长经常没事找女老师过来商讨工作,也不知道他今天找了哪个女老师?办公室的门关着,陆洪泉正要走过去,只听那门缝里传出来细细的低吟声:“别,别这样,等会让人看见了,嗯、嗯。。。”听声音像是王霞老师的。

    “都在午睡呢,没有人的。嗯、嗯。。。,”一个嘶哑的中年男人的声音哼哼着说道。

    陆洪泉脸上一热,他马上意会到了办公室里的男女在干什么了。这王霞难道是和周富兴那秃头在干?陆洪泉忍不住好奇的趴到了门缝上,朝里面看去。

    透过木门的缝隙,只见年轻的王霞趴在办公桌边,那白底黑点的连衣裙已经掀到了腰上,而她身后正忙活着的周富兴那秃头的胖脸涨成了猪肝色,看起来很是兴奋激动。

    陆洪泉脸上一阵阵的发热,心怦怦怦的跳着,他怕自己这么趴在校长室门口偷窥被人看到,忙转身看看周围,走廊上空空荡荡的没有人影。还好没有人,他不敢多看,忙悄悄退了几步,从校长办公室匆匆离开,往徐倩老师宿舍快步走去。

    陆洪泉脸红耳赤的走到徐倩的宿舍的时候,心里仍怦怦跳着,耳根发热。徐倩还是像上次一样半躺着靠在床头,见他满脸通红,神情慌张,忙问他:“怎么了?慌里慌张的?”

    “哦,没,没什么。”陆洪泉低着头结结巴巴的应道,这事怎么好意思说呢?

    “没什么还跟做贼似的,慌慌张张的。”徐倩哼道。

    陆洪泉嘿嘿的笑了笑,看到徐倩还是像上次那样穿着吊带的裙子,眼睛一热,大了胆子说道:“刚,刚才我看到周校长和王霞老师在那,那个。”

    “在哪个?你想说什么?”徐倩脱口问道,似乎意会到了陆洪泉说的什么了,一脸惊奇的问:“真,真的?”

    陆洪泉点了点头,亲眼看了还会有假?

    “这妮子,为了转正什么手段都会用的。”徐倩轻轻摇了摇头,喃喃说道。

    陆洪泉不知道徐倩说的什么意思,也就没有问。

    “你把本子放这里吧,没什么事了,你回教室午睡去。”徐倩手指了指桌子示意陆洪泉把本子放桌子上。

    陆洪泉本来已经做好了给徐倩按摩肩膀的准备,没想到徐倩又让他回教室,不禁感觉很失落,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刚才自己说错话了?这么一想,陆洪泉很后悔把王霞与周富兴的那事说出来,真是多此一举。

    徐倩确实对陆洪泉发现王霞与周富兴有一腿很是吃惊,要知道她和王霞都是代课老师,今年代课老师转成公办老师的转正名额有限,她们是竞争对手,没想到王霞这妮子先行一步,把校长都搞定了,那她还有什么戏?就是她课教的再好,也没有什么用处。徐倩想到这里不禁心乱如麻,本来想让陆洪泉帮她按摩的,也没有了心情,打发走了陆洪泉呢,徐倩低头看了看自己吊带裙下修长曼妙的身姿,她可比那王霞漂亮窈窕多了。

    陆洪泉路过校长办公室,办公室门已经打开了,王霞已经与周富兴办完了事。

    回到教室,陆洪泉趴在桌子上,一时哪里睡得早,满脑袋都是王霞那白花花的臀,还有她低声的嘤咛,这王霞虽然不怎么漂亮,但那修长雪白的双腿还真不比周丽美的差,陆洪泉裤裆处的帐篷几乎要顶到课桌的抽屉了。

    一阵“嘀铃铃”的下课铃声过后,耳边传来同桌王建军的喊声:“下课了,好醒来了!上厕所去?”

    陆洪泉帐篷还顶着,不好意思站起来,便哼哼着应道:“你去吧,我再趴一会儿。”

    “走了,走了,趴什么啊?平时连午觉都不睡,还装?”说着,王建军一把抱起陆洪泉,跟他开玩笑。

    陆洪泉想拒绝已经来不及了,妈妈的,被王建军抱着身子一挺,他腹下的帐篷非常显眼的挺立着,很夸张。

    ”哇,这是怎么回事啊?”王建军也看到了陆洪泉腹下不寻常的一幕,很夸张的叫起来。

    这声音引得隔壁座的两个女生张小芳和郑小仙转过头来看他,这一看,把两个小女生羞得满脸通红,咯咯咯的不好意思的扭头笑着,跑出了教室。

    “妈的,你抱什么啊?”陆洪泉反应过来后,大声的骂王建军,“你爷爷的东西,你没有见过啊?”

    “嘿嘿,是不是心里在想哪个靓妞啊?”王建军仍傻傻的看着陆洪泉,揶揄着他说道。

    “别瞎扯。”陆洪泉哼哼着说道,忙一屁股坐到了凳子上,奶奶的,这次可出了大丑了!

    王建军哈哈笑着跑出了教室,陆洪泉刚才这么一吵闹那帐篷慢慢软了下去,见有女生仍朝他老二那里看,忙红着脸跑出教室。

    没跑多远,陆洪林从后面跟了过来,一下子趴到了陆洪泉的背上,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很亲热的要让他背着走。一边朝远处看着叫道:“快看,地主婆又换裙子了,一天换几次裙子,真够会显的。”

    陆洪泉抬头一看果然前面走廊上王霞正屁股一扭一扭走着,那腰肢摇摆的风吹杨柳似的。她已经换了身粉红色的连衣裙,手上还拿了厚厚的一叠作业本,从宿舍里出来大概是到教室去。

    陆洪泉的脖子被陆洪林双手搂住,看不清楚,他忙使劲把他给甩了下来,盯着去看王霞袅娜的身姿,想到她粉色连衣裙下的曼妙修长的双腿,一股热血便直冲脑门,顿时双颊烫的通红。

    王霞显然没有去理会陆洪泉给她投过来的热热的眼神,一会儿就拐过走廊的一角,不见了。

    陆洪泉他们上了趟厕所回来,见校长办公室的门口围了一圈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狐狸精,不要脸。”学校的走廊上传出了一阵女人嚷嚷着的叫骂声。

    “烂货,再骂一句试试看?你的事情谁不知道?”愤怒的声音是王霞发出的。陆洪泉挤入围着的人群,这才看到校长办公室门前走廊上,王霞和教小学的吴秋琴正在对骂。边上围着的一圈老师很学生,大部分是看热闹的。有几个与王霞关系好的老师正在劝架。徐倩也在,她一边劝着王霞,一边似乎也在看王霞的热闹。

    “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个狐狸精,刚来了没几个月就在勾校长了,真不要脸,狐狸精。”吴秋琴指着王霞,嘴里一点都不放松。

    “好了,好了,你不是也没有看见嘛?”边上几个女老师劝慰着吴秋琴老师,拉着她往宿舍走。

    “老骚货,大白天的说我在办公室做那事,神经病!”王霞撅着嘴骂着吴秋琴,显然不会承认自己与周富兴的事。那架势如果不是边上的老师拉着她,她就要上去与吴秋琴打起来了。

    校长办公室里一张大书桌后面,醉醺醺的校长周富兴皱着眉头,一脸无辜的样子,酒气扑鼻的摇着头哼哼:“唉,疯了,疯了,这个堂客,这个堂客。”

    吴秋琴与周富兴的事大家都知道,所以边上的老师并不怎么信她。都觉得王霞这么二十出头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与周富兴这五六十岁的老头子在办公室干那事?这太离谱,不可能。吴秋琴见大家都帮王霞说话,一时有嘴也说不清,气咻咻的瞪了瞪王霞后唠叨着在同事的劝解洗回了自己的宿舍。

    陆洪泉不禁心里暗骂:这秃头周富兴可真爽,王霞这么年轻漂亮的老师他都有机会下手,也不知道他哪辈子修来的福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