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尾大不掉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1本章字数:3336字

    再过两天就是中秋节,这天中午放了学,陆洪泉拉着陆洪林一路跑出校门。很奇怪的看到走在他们前面的陆文孝哼着小曲,迈着得意的步伐往家陆家坞走,与平时回家的时候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简直天壤之别。

    陆洪林也觉察出来陆文孝气色的变化,很诧异的问他:“是不是今天周丽美回娘家了,这么高兴?”

    “滚,小孩子知道个屁。”陆文孝瞪了陆洪林一眼,一副不屑一顾的神情。

    陆洪泉也白了一眼陆洪林,他早上还看到周丽美与她打招呼呢,她怎么会回娘家?他其实有点知道陆文孝为什么高兴,应该是得到周梅芝这小妮子的缘故,看把他兴奋的。

    陆洪林见陆文孝凶他,郁闷的摇摇头,边跑边叫:“这家伙除了周丽美回娘家,还有什么比这个还高兴的?”

    陆文孝估计没有听到陆洪林的轻声哼哼,还是一副志得意满的神情继续哼他的小曲。

    快到村口的时候,陆洪林发现自己确实错了,周丽美正躬身在村前小溪里头发一甩一甩的洗着衣服,哪里回了娘家?

    看到陆洪泉放学回家,朝她走过来,周丽美妩媚的朝陆洪泉笑了笑,跟他打了声招呼:“洪泉,今天这么早回家了?”

    要不是陆文孝就在他们后面不远的地方跟着,陆洪泉几乎就想跑到小溪里去抱着周丽美好好亲热亲热,因为他感觉周丽美今天更加性感漂亮了,不过他还是收了收心,朝周丽美笑着应道:“嫂子,在洗衣服?”

    “嗯,有空来家里玩。“周丽美看着他说道,看他的眼神里秋波暗送,让陆洪泉心里一荡。

    这边陆洪林见周丽美只跟陆洪泉打招呼,酸酸的跑开了。

    见后面的陆文孝跟了上来,陆洪泉朝周丽美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耽搁,匆匆往家走。

    陆文孝从后面走了过来,见周丽美还在埋头洗着衣服,上前关切的问她:“快洗好了吗?要不要等你一起回家吃中饭?”

    周丽美抬头淡淡的应道:“你又不会帮我洗,你自己先回去吧!”

    陆文孝讪讪的笑了笑回家了。

    不远处毛水旺背着药箱从村子里出来,见周丽美低着头在小溪里洗着衣服。忙匆匆走了过来,四周看了看没有人,便兴冲冲到了小溪边,趁周丽美没注意,伸手去拍了拍她的屁股蛋,皱着核桃般的脸,嘿嘿笑道:“嗨,在等我吧?”

    “拍什么拍?谁要等你!想的美。”周丽美哼哼着说道,对毛水旺这么暧昧的拍她的屁股蛋很不以为然。

    这让毛水旺感觉周丽美是故意冷落他,他满脸堆笑着凑到她身边,“好几天没有见到你,一直在找你呢,想死我了,你什么时间有空啊?”

    周丽美柳眉轻蹙,伸手推了推毛水旺,没好气的说道:“上次是我一时糊涂,差点着了你的道,这没有下次了!知道吗?”

    毛水旺笑着的脸僵在了那里,像要挽回点什么似的说道:“你看,需要什么你尽管说啊,我给你买。”

    “你走不走?再不走我可不客气了!”周丽美有点恼怒的下了逐客令。

    毛水旺不得不离开周丽美,一边走一边回头眼睛巴巴的看着周丽美,不知道她怎么一下子变的这么淑女了,嘴里恨恨的低声骂道:“摸都摸了,还装什么装。”

    “嘭”的一下,一块石头打在了背上,后面传来一声骂声:“滚!流氓!”

    毛水旺头也不回的忙悻悻的走了。

    周丽美洗好了衣服,回到家,见陆文孝蹲在门口与三岁的女儿在玩过家家的游戏,哼哼着对他说:“听我爸说,等我二叔从校长岗位退下来,就让你去当凤凰山中小学的校长。”

    “真的?”陆文孝一阵兴奋。

    “你是他的女婿,难道还会把校长让给别人去?”

    陆文孝听周丽美说的很确定,兴奋的站起身来一把抱起了周丽美的身子,原地转了两个圈。

    “好了,好了,我二叔离退休还早呢,你这么高兴干嘛?”周丽美皱了眉头说道,觉得陆文孝有点兴奋过了头。

    陆文孝很得意的笑了笑,“你二叔已经五十多岁了,过两三年就应该要退休,我要是能当上校长那也算是往上爬了一级了。”

    “好了,做你的校长梦去吧,我要去晾衣服了,你等会去学校前把衣服换了,放塑料盆里。”周丽美并不怎么在乎陆文孝的事情,仿佛跟她不相干。

    陆文孝见自己的当校长的美梦有了眉目,暗自兴奋,他是个不安于现状的男人。只是,周梅芝的事似乎有点麻烦,这小妮子一心想跟他好,迟早要出事!

    自从那个晚上周梅芝与陆文孝偷吃了禁果,周梅芝上课的时候老是神魂颠倒的,心不在焉。陆文孝没有想到与周梅芝出了一次轨,会有这个意想不到的后遗症。他觉得必须快刀斩乱麻才行。

    上午上数学课,陆文孝进了教室,又见周梅芝傻呆呆的坐在位置上,痴痴的看他,陆文孝不禁一愣,下课后,他走到周梅芝的课桌前,伸手点了点她的桌子,让她到他宿舍一趟。

    周梅芝见陆文孝让她去他宿舍,心里很欣慰,她满怀期待的跟了陆文孝到了他宿舍。

    陆文孝等周梅芝进了宿舍,关了门,皱着眉头问她:“你最近几天怎么了?怎么老神魂颠倒的?”

    “没什么啊,就是心里想你。”周梅芝撒娇似的撅着嘴应道。

    陆文孝被一下子憋住了,他皱着眉头劝慰道:“梅芝,别傻了,上次的事实老师一时糊涂,你这么有前途的女孩,以后会有很多优秀的男生追求你的,现在好好读书,别想这些事。”

    周梅芝盯着陆文孝娇嗔着哼道:“是你带我去树林里的好不好?我看你一点都不糊涂。”

    陆文孝见来软的不行,便直言说道:“梅芝,我想,我们的事别再继续下去了,我们不要再来往了。”

    “为什么?”周梅芝哪里肯从自己的美好的梦境中醒来,惊诧的问。

    “不为什么,我们的事没有结果的,对你不好!”陆文孝说道。

    “我才不管呢,我觉得挺好!”周梅芝觉得今天陆文孝对她说的话很奇怪。

    陆文孝见不来点硬的断不了,便冷冷的道:“我不喜欢你,上次的事是我冲动,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买,我们的事到此为止。”

    周梅芝惊的呆了,她老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她痴痴的看着近在眼前的陆文孝,恍惚间感觉他就要离开她的身边似的,忙不管不顾的一下子扑到了陆文孝的怀里,死死的抱住了他的身子,哭着说道:“老师,你是喜欢我的,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

    陆文孝直直的站着,对周梅芝的哭泣无动于衷,只想尽快把这事给翻过去。

    正僵持着,宿舍门哗啦一下推开了,王霞没头没脑的闯了进来。见陆文孝怀里抱着个女学生,一时愣住了,回过身来的时候,很尴尬的结巴着说道:“我,我是来找你去开会的。校,校长让我们,开,开会去。”

    周梅芝见王霞老师进来,忙慌慌的松了抱着陆文孝的手。脸倏地红了,她低了头飞快的从王霞身边跑了出去。陆文孝对王霞的不敲门就闯入他的宿舍很郁闷,但看都被她看到了,也不好说什么,她每次都是这么进他宿舍的,从不把自己当外人,他有什么办法?要怪只能怪自己忘了把门反锁了,这么与一个漂亮女学生搂抱着,还真没有办法解释,陆文孝还是尽量解释着:“这,这是个误会。”

    王霞见周梅芝走远了,只剩下了她和陆文孝在,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朝他撇了撇嘴说道:“呦,陆老师,没想到你还有这个爱好呢,怪不得对我们这些女老师你连正眼都不瞧一眼。”

    见王霞言语中满是讥讽他的意思,陆文孝心下那个气啊,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岔开话题问她:“怎么,校长要开会?”

    “是啊,不然找你干嘛?我可没有要来与你嘿呦的意思噢。”王霞哼哼道。

    王霞讲话总是这么直来直去,也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陆文孝只觉得王霞是在揶揄他,他不由的恳求着朝她低声说道:“你看,这,这个事情其实是误会,王老师,你看,能不能帮个忙,能别说出去吗?”

    平日一本正经的陆文孝,竟然与自己的女学生勾勾搭搭,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王霞心里现在跟明镜似的,怪不得以前朝他抛媚眼,他理睬都不理睬她,原来是另有所好。这下可被她抓到把柄了,王霞很是得意。她知道陆文孝是周富兴校长的亲戚,对于像她这么个饭碗抱的不是很牢靠的代课老师来说,有了这么个把柄在她的手上,还怕他不在自己转正的问题上帮忙?王霞暧昧一笑,“陆老师放心,我有那么坏吗?这种事我不会跟人说的。谁没有犯错误的时候呢。”

    王霞这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语气,陆文孝听了自然心里清楚,只要她不说,有什么事相互帮忙一下也是应该的,两人一前一后的往校长办公室走了过去。

    办公室里已经坐了很多的老师,都是各个班级的班主任。见陆文孝和王霞来了,人到齐了,周富兴便开始了会议,咳嗽了几声,清了清喉咙,周富兴朝在座的老师问道:“各个班级的国庆联欢会的节目排练的怎么样了?我上午刚从乡里回来,乡里让我们学校送几个好的节目上乡政府大礼堂去表演。大家班里有没有什么好节目?”

    “那还用说吗?就陆老师班里的节目送去就行了啊,他们的节目那么好,都是现成的。”王霞第提议道。

    边上的老师都纷纷赞同。谁都没有认真的去搞什么节目,自然都把任务推到了陆文孝的身上,陆文孝见大家都推举他,心里美滋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