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画像惊魂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1本章字数:3121字

    这房间应该是个卧室,因为离他不远的地方是一张金丝拔步大凉床,结满灰尘的灰蒙蒙的蚊帐里面,依稀可以看到那彩绘的观音送子图,这种凉床陆洪泉还从来没有见过,家里的父母睡的凉床跟这个床比起来,就显得寒碜了。大凉床正对着一张积满灰尘的梳妆台,梳妆台前一张红木束腰小圆凳,也是积满了灰尘,看来这两年一直没有人来过。梳妆台上只有一面镶嵌着的碎了一半的圆镜,陆洪泉呆呆的看着那梳妆台发呆,房顶透明瓦透进来的淡淡月光洒落在镜子上,泛出淡淡的光,陆洪泉头皮发麻的看到那镜子里竟然有一张绝美的俏脸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他看,那是一个绝美的女人,很像周丽美,对,那就是周丽美的脸!陆洪泉人都僵住了,怎么在这里见到了周丽美?他的眼神似乎被她勾了过去,不由看的呆了。

    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看的是镜子,忙收回眼神,往镜子正对着的地方看过去,妈妈的,原来对面墙上挂着的一副画,那油画足有一人多高,里面画着的个身穿旗袍的漂亮女人,完全是真人大小。她那双美丽的杏眼正出神的看着他,原来镜子里的人脸是它,妈的,这画画的活生生就是一个周丽美,跟个真人一样,在这么一个吊死人的房子里看到周丽美的画像,真是吓死人!

    可是让陆洪泉很奇怪的是看其他地方都是积满着灰尘,这画却很光鲜,一点都没有积灰,像是有人经常来拂拭过的,陆洪泉刚松下来的心又提了起来,难道这吊着死人的地方还有人?一想到这里他暗暗心惊,他不想多呆,转头四处找着可以出去的房门,可他不管往哪里看,总感觉那画中周丽美的眼睛老盯着他看,看的他浑身不自在。

    难道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周丽美母亲的卧室?这画中的女人是周丽美的母亲郑秀芝?陆洪泉有点好奇,他定下心,仔细去看那画,这画中的女人简直和周丽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只是周丽美的眼神清澈多了,这女人的眼神里含着幽怨,不那么可爱。

    陆洪泉呆呆的看着,正看的出神,身体的直觉让他感到身后似乎有人。陆洪泉头皮一阵发麻,难道是吊死鬼下来了?他忍不住慌慌的转头去看,昏暗中身后的房门悄无声息的开着,房门口果真站着一个人,鬼魅似的。陆洪泉很快就认出来,这人是村书记周富贵!

    “你在这里干嘛?”周富贵皱着眉头低声喝道。

    陆洪泉见是周富贵,心里松了口气,妈的,这一声不吭的站在他后面,吓死人了。他不好意思的解释道:“前门人太多,进不来,我爬窗户的时候不小心掉下来了。”

    “赶紧出去!这是你们小孩子来玩的地方么?”周富贵似乎对陆洪泉闯进这个房间很是恼怒,低声喝道。

    陆洪泉不知道周富贵为什么会这么生气,难道是进了他前妻的房间了?他讪讪的从他身边闪身往外走。这周富贵什么时候过来的,他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真跟个鬼魂似的。没胆子的人非被他吓死不可。可他怎么会过来的呢?难道是他刚才跌落在地板上的声音被他听到了?外面放录像的地方离这间房间这么远,怎么可能听得到?陆洪泉边走边想,一时也想不通。走出那阴森的死人屋,转过几个门廊,走到天井边的回廊的时候,天井里黑压压的聚满了人,二楼的回廊上也都是挤着看录像的村民。哪里还找得到王建军他们?陆洪泉索性在回廊的人缝里找了个位置钻了进去,远远的看起了郭靖黄蓉。

    被人群挤着的感觉原来如此舒服,只有像陆洪泉这么被吓的心惊胆战的人才能体会到挤在人群中的好处。射雕英雄传的录像虽然好看,陆洪泉却完全没有投入去看,他心里暗忖,周丽美的母亲原来长的跟她一模一样,画里似乎更漂亮一点,这一定得跟周丽美说说。那画上没有积灰尘估计是周富贵念旧情,给她不时来拂拭过的,看来他还真对郑秀芝一片衷情。

    录像结束的时候已经很晚,陆洪泉随着拥挤的人群一窝蜂的挤出洋房屋的大门。

    “嗨,陆洪泉,你怎么也来看录像了?”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周丽美的声音。

    陆洪泉忙转过头,果真周丽美俏生生的从人群中走出来,站在他后面不远处。他不禁一愣,惊喜的问她:“你也来看录像了?”

    “是啊,村里不是很多人都来看了?”周丽美指了指远处陆家坞村里来的人说道。

    陆洪泉见周丽美肯主动和他搭话,心里很是欣慰,这可是这么长时间周丽美第一次跟他说话,让他感觉心里暖暖的,如果不是边上有三三两两的村里人经过,他都想去抱着她转两个圈。

    “我刚才看到你爸爸了。”陆洪泉忍不住说道。

    周丽美脸上露出惊诧的神色,“真的?在哪里?”

    陆洪泉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说道:“嗨,那疯老头毛良宇原来已经死了,是吊死在自己房间里的,刚才就是在那里看到你老爸的。”

    周丽美吃惊的呢喃道:“真的?”她四处张望着她父亲的身影,找了一会,并没有看到她老爸。便转过身来,喃喃说道:“他怎么会过来的?”

    陆洪泉嘿嘿坏笑道:“你老爸肯定是来看你妈的。”

    “神经,你说什么啊?”

    “我看到那房间里有张画的很像你的一张画像,那画里肯定是你妈。”陆洪泉很肯定的说道。

    “房间里有我妈的画像?”周丽美睁大着眼睛惊讶的问。

    “是啊,就是在那子吊着的房间里。”

    周丽美抓住陆洪泉的胳膊,很急切的催促他:“走,带我去看看。”

    陆洪泉一愣,还真没想到周丽美会想去看看,他摇摇头说道:“算了吧,那房间里毛良宇还吊在绳子上呢,都成干尸了,恶心死了,我可不想去。”

    “嫂子求你了,带我去看一下吧!”周丽美拉着陆洪泉的胳膊央求着他。

    陆洪泉见周丽美确实想去看画像,只得回转身来,往洋房屋转了回去。

    大厅里看录像的村里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只有几个放录像的师傅在收拾东西。两人趁里面的人忙着收拾东西没有来看他们的空隙,悄身走进大厅边的厢房。藏身在外面的人看不到的门后,打算等放录像的师傅全走了,再去后面的卧室。

    时间不长,大厅里的电灯啪一下拉灭了,几个放录像的中年男人聊着天走出了大门,顺手把大门吱嘎一下关了。房间里顿时黑漆漆一片,陆洪泉感觉周丽美的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她有点紧张。陆洪泉无奈的笑了笑,他如今胆子大多了,并不怎么怕。

    “走吧,我们到后面去,那画像在后面的房间里。”陆洪泉低声说道。

    “嗯,走吧。”周丽美寸步不离的贴身在陆洪泉身边,让他给她壮胆。

    陆洪泉一手拉着周丽美的手,带她往大厅后走去。踏上嘎吱嘎吱的木楼梯上了二楼,转过了两个墙角,很快就到了刚才走出来过的房间。

    淡淡的月光下,房门被一把铜锁锁着。陆洪泉一愣,仔细看那锁,还是崭新的,不像是其他房间的门上挂着的那么锈迹斑斑的锁。

    很显然房门是被周富贵锁上的。

    周丽美也看到了被锁着的房门,问陆洪泉:“是这个房间?”

    “嗯,就是这个。”陆洪泉点点头。

    “有人来过了?”周丽美问。

    “嗯,应该是你爸锁的门。”陆洪泉应道,“刚才就是在这里见到他的。”

    “你想个办法把门打开吧,我想进去看看。”周丽美对母亲的记忆已经几乎没有了,她很想看看母亲长的什么模样,也想解开她心中的一些谜团。

    陆洪泉伸手拉了周丽美往门廊的前边走,此路不通,自然有可以通的地方。他们没有走几步路,一排雕花的红木窗陡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窗户已经从里面被木板封了,陆洪泉透过窗棂,用劲往那木板上伸掌一击,里面的木板上的铁钉便嘎吱嘎吱松脱了出来。这种封窗的手段,怎么难得住他?

    陆洪泉拆了三块木板,窗户便露出了一个大窟窿,陆洪泉穿窗而入,又让周丽美双手伸进来,他托着她的身体,把她连拖带抱的抱进了房间。

    如果不是陆洪泉事先给她打了预防针,周丽美肯定会被吓晕过去。毛良宇那低着的骷髅头黑洞洞的眼窝俯视着房间里的一切,看的周丽美寒毛倒竖,脊背发凉,几乎要把身子埋到陆洪泉的怀抱里,低声结结巴巴的问:“那画在,在哪里?看了赶紧走吧。”

    “呶,就在墙上。”陆洪泉指了指刚才他看过的墙上说道,他朝墙上看了看,一下子呆住了,那墙上的画像肩部以上已经被磨去了,一个无头画像孤零零的画在墙上,让人看了心里不是滋味,惊得周丽美“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怎么这么一忽儿功夫就成了无头像了?陆洪泉不禁皱着眉头很是不解,这画像上的头像肯定是被周富贵破坏掉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