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萌动的爱情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1本章字数:2396字

    眼看着这老头又要讲他的光辉往事,陆洪泉忙打断了他,说道,“好了,其他的不用说了,就帮我们发牌就行。”然后转头看了看鹰钩鼻。

    鹰钩鼻显然对让老头来发牌很放心。他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就这样,认赌服输!这么多人看着,你别输了钱又耍赖!”

    陆洪泉淡淡的一笑,点了点头,把扑克牌从盒子里拿了出来,放在手上洗了几把,又把扑克牌交给鹰钩鼻洗了几把,然后交到了老头的手上。朝老头说道:“好了,发牌吧。”

    老头见自己这么受人待见,便很神气的又把牌洗了几把,一张张的发给面对面的两个人。陆洪泉聚精会神的看着纸牌,他从小目力惊人,记性尤佳,如今为了漂亮的女孩子终于有了用武之地,那牌被他洗过两次之后,一副牌54张他已经把牌面给记下了。只要看到牌面,就知道里面是什么牌。陆洪泉专心看起了牌,免得精力不集中。

    奶奶的,这老头的手气是背,发给他的都是杂七杂八,咪咪小的幼儿园里的牌,实在是一只臭手。还好发给鹰钩鼻的牌也不大,他故意把牌稍稍翻了开来,押了十块下去。

    那鹰钩鼻很不经意的看了看陆洪泉身后人的眼色,也押了十块。

    陆洪泉没有跟,让鹰钩鼻赢了第一把。

    陆洪林见陆洪泉一下来就输钱,又来拉他,让他走。

    陆洪泉根本就不去理会陆洪林的拉扯,继续等待着老头的发牌。

    很快,第二把的三张牌拿在了手上,陆洪泉故意连看都不看,就押了二十块下去。

    见陆洪泉要来盲赌,鹰钩鼻自然不甘示弱,也押了二十下去,陆洪泉又押了二十,鹰钩鼻也跟了,陆洪泉口袋里没有钱,不过他已经看到自己的牌比对方的大,这么盲赌倒是最好,不用担心对方说他作弊。他拿了身下的一块砖头押在了刚放在地上的四十块钱上,说道:“我押五十!”

    “你没有钱押什么?不行,得拿钱出来赌才行。”鹰钩鼻见陆洪泉拿着砖块当钱用,很不屑的说道。

    “哼,不会少你的,我爸是陆家坞的陆忠旺,如果我输了,你去陆家坞找他要好了。”陆洪泉大大咧咧的说道。

    “妈的,碰到了个愣头青,好,我也不要到你家去了,等会你输了,就从我的裤裆下钻过去好了。哈哈哈。”说完,伸手从口袋里掏出钱,跟着押了五十下去。

    陆洪泉见对方肯跟着押,心里暗自兴奋,继续拿了砖头当钱用,继续五十五十的押。

    三个来回这么一押,地上已经有了四块砖头了。鹰钩鼻哼哼着鄙夷的说道:“我跟你开了,你这么押下去没完没了了。”说着翻开了手中的牌,陆洪泉也去把自己的牌翻了开来,果真比鹰钩鼻的大。

    鹰钩鼻脸色一黑,估计觉得自己很划不来,对方用的是砖头,自己用的是现钱,再说赢了钻裤裆只是脸上风光点,有个屁用?想到这里,他哼哼着说道:“再用砖块,就不跟你玩了!”

    陆洪泉见已经有了两百多块的本钱,应该不会再用到砖块,忙应道:“不用就不用,我把手上的钱输光了,就立马走人!”

    鹰钩鼻这才继续让老头给他们发牌。

    陆洪泉继续盲赌,连牌都不去翻,只是看到好牌就死命的押,见到烂牌就稍微押两把就开了。十几把赌下来,陆洪泉的眼前已经堆了一堆的钱了。足足赢了一千多块!

    鹰钩鼻脸色越来越难看,爱赌的人都是越输越要赌,只想着把输了的钱赢回来,这鹰钩鼻也是不例外,他眼睛盯着陆洪泉面前的一堆钞票,眼睛都绿了。

    没想到他这么精明老到干练见多识广的老江湖也会被这年轻人给玩了,见再赌下去,估计连裤衩都要输掉,他把牌一扔,哼道:“算了,老子今天有事,下次再赌。”说完,朝边上的同伙使了个眼色。

    陆洪泉见赢的差不多了,也不客气,把地上赢来的钱装进了口袋,连招呼都不打的,转身就走,他还得去找那紫衣女孩去把赢来的钱还给他们呢。

    身后围着的人群都发出啧啧的赞叹声,都不可思议的说着:“这家伙哪里来的?竟然能赢这老江湖这么多钱,真神!”

    身后的陆洪林也见的呆了,他匆匆跟在陆洪泉的身后说道:“嗨,你怎么这么厉害,下次继续来赌啊,有钱了我们去买辆自行车去!”

    陆洪泉却没有来理会陆洪林,他看了看原先紫衣女孩一家站着的地方,如今已经空空如也,一个人影都没有了。看来他们已经回家去了,陆洪泉忙转身让陆洪林在街口等他,他去去就来。

    陆洪林也不知道陆洪泉要干嘛去,点着头答应了。

    陆洪泉迈开步飞快的往新塘镇方向的大路上跑了过去。

    气喘吁吁的跑出了一里多路,才看到前面那紫衣女孩跟在挑着猪笼的父母亲后面,低着头慢慢走着,她母亲正哭哭啼啼的数落着她那郁闷的低着头一声不吭的父亲。陆洪泉跑上前去,朝他们叫道:”嗨,等一下。”

    紫衣女孩听到叫声,转身看着匆匆跑过来的陆洪泉,不解的看着他,不知道陆洪泉要干什么?

    陆洪泉转眼到了她身边,朝她点了点头,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嗨,我刚才把你们输了的钱赢回来一点,给你们还回来,你们输了多少钱?”

    “一千二,”那大婶说道,一脸犹疑的看着陆洪泉,也不知道这年轻人说的是不是真的。

    陆洪泉从口袋里拿出了被他塞的皱巴巴的钞票,数了数却只有一千一百块钱,还有五十块钱还是他自己的私房钱。他不好意思的把钱交给了紫衣女孩的母亲,说道:“阿姨,不好意思,只赢了这么多。”

    那大伯见陆洪泉是给他们送钱来的,觉得遇到了活雷锋,激动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要给陆洪泉递烟抽,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他感激的说道:“小兄弟,谢谢,谢谢你”,一边转头对那大婶说道:“堂客,拿两百块钱给这位小兄弟谢谢人家。”

    那大婶果真从一叠钱里拿了两百给陆洪泉,感激道:“小兄弟,来,大婶也没有什么东西好谢你的,这两百块钱你无论如何得拿着,别嫌少呢。”

    陆洪泉忙摇着头拒绝了他们的好意,笑道:“不用,不用,一点小事情,能把钱拿回来就好。”

    夫妻两个一个劲的谢着陆洪泉,让陆洪泉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他转身朝紫衣女孩送上了他迷人的微笑,嘿嘿笑着转身跑了。

    紫衣女孩愣愣的看着陆洪泉的背影,露出了很欣慰的笑。

    “春英,你们认识?”转悲为喜的母亲在她身边好奇的问她。

    紫衣女孩摇摇头,“哎呀,我以前都没有见过他,不认识啊。不过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那叫春英的女孩的父亲见拿回了钱,一脸的欣喜,见女儿讲的不清不楚的,皱眉道:“什么不认识又好像见过?!”

    女孩摇摇头,表示自己确实不认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