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独下南洋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1本章字数:2864字

    这边陆洪泉见毛丽美匆匆走了,故意拉下点距离,也跟着往陆家坞方向走。夜色下他很快追上了毛丽美。

    毛丽美手里拎着包裹气喘吁吁的,见陆洪泉跟上来了,四周又没人,好奇的说道:“这包裹里的东西好沉!”

    陆洪泉笑道:“估计是金条噢,你老爸放的这么好。”

    毛丽美突然幽幽的朝陆洪泉说道:“如果真是金条,那我就走出大山去找我爷爷去!”

    “去找你爷爷?到哪里啊?”陆洪泉奇怪的问道。

    “去南洋啊!这是我刚从我爸墓室里拿来的信封,里面有马来西亚写过来的信,我想去找找他看。”毛丽美很想把老家的消息告诉她的亲人。如果爷爷没死的话,他就是她最亲的人了。

    “你爸爸都这么老了,你爷爷估计都过世了吧?”陆洪泉摇摇头说道。

    “我爸其实年纪还不到六十岁,只是一直受到那周富贵的迫害,一个人过的辛苦,显得老而已,按我爸的年纪推算,我爷爷的年龄大概八十岁还不到,有可能还活着也说不定。”毛丽美幽幽说道,她如今入了毛家的门槛,父亲没有来得及认她,她很想让爷爷认她,这种感觉一直萦绕在她的心里。

    这边毛丽美已经在夜色下打开了包裹,包裹里里三层外三层的包了好几层的绒布。打开了最后一层绒布后,六根金灿灿的金条在夜色下发出了耀眼的光泽,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金子的两人都是吓了一跳。

    “这六根金条我们一人两根。”毛丽美说道。

    “这样吧,我拿一根,你要到南洋去,肯定很远,还得坐轮船要路费呢,我又没有什么用,一根足够了。”陆洪泉低声推托着说道。

    “那,给你两根吧,谢谢你啊。”毛丽美拿出两根金条,交到了陆洪泉的手上,叮嘱道:“这个你拿好,交给你妈,让她存着可以养老用。”

    陆洪泉点点头,手里接了金条,还真沉,这么一根估计有一斤重。

    两人各自回家,陆洪泉到家的时候老爸老妈已经睡了,他把金条藏在枕头下草席压着的垫床板的稻草里。心里想着这一个晚上做过的离奇的事,一时辗转反侧睡不着,直到母亲汪冬梅唠叨着在隔壁房间让他早点睡觉后,他才静静的趴在被窝里一动不动,想到可能得无休止的去逃亡,不禁郁闷的不行。不知不觉,在一阵伤感中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是周日,一大早陆洪泉还在床上睡懒觉,母亲汪冬梅慌慌张张的从外面回来,朝正在家中堂屋里吃早饭的父亲陆忠旺说道:“黄樟财说周富贵疯了。”

    “疯了?疯了好!疯了好!”陆忠旺带着惊讶没好气的说道。那周富贵的发家史他这个年龄的村里人都知道,他年轻的时候造反起家,完全是靠着溜须拍马讨好上面,才一直当着他的村书记的职位,所以陆忠旺听到周富贵疯了,一点都没有可惜的意思,倒有几分庆幸的味道在里面。

    “什么疯了好?你这风凉话在家里说说还好,万一传到外面去,被他们家里人听到人家非过来找你麻烦不可,这么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讲话怎么不经过脑子的。”汪冬梅唠唠叨叨的骂道。

    “你这堂客就是会没头没脑的骂人,我现在不是在家里说说的么?我有那么傻?”

    “好了好了,听说毛水旺也傻呆呆的,连老婆站在面前他都不认识。”汪冬梅摇头叹气道。

    “好人有好报,恶人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老话讲的一点都没有错。”陆忠旺说着,悠然自得的点了筒旱烟,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心情很好。

    躺在被窝里的陆洪泉听说那周富贵和毛水旺都疯了,也是心里吃惊,看来毛水旺那失忆的针还是有效果的。这样也好,省得那周富贵来找自己的麻烦。不过不知道公安会不会来查呢?

    陆洪泉心里七上八下的翻身下了床,开了门走出房间,母亲汪冬梅见儿子起床了,不解的问道:“今天星期天怎么没有睡懒觉?”

    陆洪泉慌慌的:“嗯”的应了一声,匆匆走进厨房,一番洗漱后,盛了碗稀饭就着饭桌上的一盘咸菜,扒拉这吃起来,一时脑子里在想着可能出现的情况。

    汪冬梅正要跟陆洪泉说话,见儿子没来由的吃着稀饭在发愣,不禁很是奇怪的问:“洪泉,愣着干嘛?你看桌上饭粒掉的都是!”

    陆洪泉“哦”的应了一声。忙捡起来放进了嘴里。

    当毛丽美怀着忐忑的心回到家的时候,陆文孝已经从村里人口中得知了毛丽美的身世,他脸色很是阴沉,这让他很受打击,几乎让他有点心如死灰的感觉,要知道校长周富兴是周富贵的亲兄弟。他不要说过两年当什么校长了,继续呆在凤凰山中学都感觉有点尴尬。

    晚上睡觉的时候,陆文孝不时长吁短叹。毛丽美看了看躺在身边的一双儿女,幽幽的说道:“你不用这么叹气了,我们离婚吧!这样对你对我都好!”

    “离婚?”陆文孝心里一动,似乎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丝光明般问道。

    “嗯,我现在对你的事业是个阻碍。离婚了,你就不会因为我的事情而在那周富兴面前尴尬了。”毛丽美淡淡说道。

    “可,可是你上哪里去?家里都没有人了。”陆文孝毕竟与毛丽美夫妻了一场,对她孤零零一人很是怜悯。

    “我一个女人,到哪里都可以过活,只是孩子还小,唉。。。”毛丽美作为一个母亲,最牵挂的还是自己的孩子。

    “那倒没事,我爸妈会照顾他们的,再说我当老师,工资足够抚养他们了。”陆文孝似乎是想让毛丽美放心的意思。

    毛丽美心里一阵绞痛,默默的侧了身子,两行热泪潸然而下,漆黑的房间里,陆文孝并没有去看毛丽美的动静。

    隔天一大早,陆洪泉还在床上睡懒觉,汪冬梅匆匆进了家门,朝坐在家门口抽旱烟的陆忠旺嚷道:“毛丽美出走了,不知道上哪里去了呢?”

    陆忠旺吃了一惊:“她走了?回娘家了?”

    “陆文孝说娘家没有,不知上哪里去了。”

    “一个女人家会到哪里去?”

    陆洪泉听了母亲的话,心里一惊,毛丽美还是走了,他知道她的心已经不在陆家坞了,也许走出大山才是她最好的选择。但是她会往哪里去呢?陆洪泉不由的从床上一骨碌爬了起来,匆匆穿好了衣服,冲出了家门。

    “洪泉,你这是上哪里去?”汪冬梅在后面嚷。

    “我有点事,等会就回来。”说完,陆洪泉已经下了门前的陡坡一溜烟跑的不见了人影。

    陆洪泉不知道毛丽美什么时候走的,他很想去送她一程,她这么悄无声息的走了,肯定走的很决绝,这让他有点惆怅。匆匆跑到村前,越过村前的石拱桥,田野里薄雾弥漫,朝阳的霞光还没有把雾气驱散,晶莹的水珠在低垂的金黄稻子上停留着,映着霞光七彩纷呈,给本来就秀丽的田野平添几分秀色。陆洪泉没有心情去细看这清晨的美丽风景,只顾在田野间的田埂路上跑,抄近路往那凤栖村跑了过去。上次周丽华就是早上坐中巴车到凤山县城去的,或许他能赶得上那班车,追得上毛丽美.。

    陆洪泉到了县城,问了到火车站的路后,花了一块钱坐了公交车到了火车站,却哪里有毛丽美的身影。

    “各位旅客请注意,各位旅客请注意,从杭州开往广州的K511次列车马上要出发了,请送亲友的旅客赶紧下车,列车马上要出发了。”

    陆洪泉听到广播声,也不顾检票员朝他大喊:“检票,检票。”急匆匆冲向了站台。

    火车的车轮慢慢启动,陆洪泉在朝车窗上张望着,寻找周丽美的身影。

    “嗨,陆洪泉,我在这里!”车窗里飘出了一个甜美的声音。

    陆洪泉终于看到了周丽美美丽身影,忙跟着火车跑了起来。

    “在家好好读书啊,争取考上大学噢,到时来南洋找我。”周丽美抿嘴笑着,含着眼泪朝陆洪泉摆摆手叮嘱道。

    “嗯,路上小心,一路顺风。”陆洪泉高声叫道,看着美丽的周丽美从他眼前渐渐远去。

    回家的路上,陆洪泉对毛丽美的离开很是惆怅,村里最漂亮的女人走了,感觉生活一下子少了很多的色彩。

    生活就是这么的无常啊,时间为什么就要流逝呢?陆洪泉暗暗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