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桃花大运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1本章字数:3377字

    可能姜春英觉得应当增加点气氛,站起来,调节着电视机的频道。黑白电视机里,放的是家乡台自己做的节目。实际上陆洪泉根本就没有注意上面放的是什么。眼光随着姜春英的身影停留,他喜欢看姜春英的样子,不管什么样子的。

    在心上人面前,总是紧张,陆洪泉呐呐的并不善于言语。姜春英低着头,抿着嘴,笑意弥漫在白皙的脸上。

    “唉,万一复习一年没有考上,我是不是会死的很难看啊。”姜春英轻轻叹了口气,显得有点悲观。

    见她撅着嘴,轻蹙着眉头叹着气的模样,陆洪泉忙安慰她:“相信自己噢,一定能行的,说不定明年考上个重点大学呢。”

    “我对理科一看到试卷就怕,哎呀,想想都难。”姜春英抿嘴笑着说道。

    陆洪泉被她说的笑了起来,一边提醒她道:“到时考杭州的大学噢。”

    姜春英笑着点点头,“我也想报杭州的大学,我二哥在浙大读研究生,明年就毕业了,工作都找好了呢。”

    “你哥行,你肯定也行。”陆洪泉见她对她哥一脸的崇拜,宽慰着她。

    时间总是在幸福的时候过得飞快,他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竟然转眼就快到了中饭的时间,她爸爸妈妈也快回来了,他不得不回家了。

    陆洪泉站起身来的时候,姜春英轻声询问他:““你有没有物理,化学方面的参考书啊?借我几本看看?”

    “嗯,好啊,我明天给你送过来。”家里一大堆的复习材料,能有理由再来看姜春英,陆洪泉忙不迭的答应着。

    姜春英笑着看着陆洪泉,对陆洪泉的焦急的表情也感到有点好笑。

    第二天一大早,陆洪泉便拿了书匆匆给姜春英送过去。

    走过她家老屋周边的水稻田,眼前绿油油一片长势正旺的稻苗,空气中弥漫着稻禾的清香,走近老屋的时候,他感觉老屋里甚是安静,只听到里面传出来咯咯哒,咯咯哒的母鸡下蛋后得意的鸣叫声。

    陆洪泉走到老屋门口,探头往昏暗的房子里看了看,惴惴的叫了声:“春英”。

    里面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欸”,一个活泼的身影从厢房里探了出来。

    见到姜春英总是让陆洪泉感觉心里甜美。

    虽然房子里比较暗,陆洪泉还是看到姜春英美丽的身影了,她也看到了陆洪泉,抿嘴笑着看着陆洪泉,兴奋的脱口叫道:“嘿,你来了?”

    “嗯,书给你带过来了。”陆洪泉指着绑在自行车后座上的一大叠参考书,说道。

    “谢谢啊,怎么拿了这么多?”姜春英好看的眼睛看了看陆洪泉,抿嘴说道。

    “嗯,反正这些书我都没有用了,可能对你有用,你可以选择着看看。”

    “哎呀,是姜春英同学来啦,快到屋里坐啊,”姜春英的妈妈正在房间里忙着,这时候也看到了陆洪泉,很热心的招呼陆洪泉说道。

    “进来坐吧,门口这里有风,蛮凉快的,我去拿凳子过来。”姜春英指着门口朝陆洪泉说。

    陆洪泉点点头,走进了姜春英家的老屋,确实的,虽然外面烈日炎炎,老屋里却挺荫凉,大概是借了门口几棵高大的皂荚树的浓荫的光的缘故。

    姜春英拿了把竹椅子过来,让陆洪泉坐。

    姜春英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陆洪泉:“要不要看相册?”

    陆洪泉忙应道:“好啊,你答应的照片还没有给我呢。”

    “又不好看的,难看死了啊。”姜春英不好意思的说道。一边转身到房间里给陆洪泉拿她的相册。走出房间的时候,手里拿了一本精致的相册,笑着给陆洪泉递了过来。

    陆洪泉接过相册,翻开来,一张张活泼可爱,青春靓丽的姜春英的身影或抿嘴沉思或浅笑微微,都那么的好看,那么的美。

    “送我一张好不好?”陆洪泉巴巴的看着姜春英,问她。

    “哎呀,不好看的呢。”姜春英撅着嘴笑着说。

    “好看的啊,都很好看的。”陆洪泉忙不迭的说。

    姜春英拿过相册,犹豫了一下,说道:“那,给你这张吧,”说着,给陆洪泉拿过来一张她穿着一件红色线衫侧身坐在学校花坛上的照片,一边仍谦虚的说道:“拍得不好看呢,”

    陆洪泉却已经把姜春英手上的照片接了过来,看了一眼青春秀丽的姜春英的靓影,很开心的说道:“好看的。”说着,拿了她的照片放到了胸口衬衫口袋里。

    姜春英笑笑,也没有吭声。她指着离老屋不远处的小河,抿嘴朝陆洪泉说道:“我们到前面走走吧。”

    陆洪泉正有此意,他随着姜春英沿着潺潺的小溪,很快来到了不远处的小河边。

    陆洪泉心里一动,想表现一下似的对姜春英说:“嗨,我到河里给你抓一条鱼上来噢!”

    还没等姜春英回话,陆洪泉把身上的衣服一脱,穿着裤衩扑通一声跳入了小河。

    “啊?小心!”姜春英一声惊呼,哎呦,这家伙也太冲动了吧?怎么就这么莽撞的跳到河里去了?着河水还是很深啊!

    河面上泛着涟漪,不见了陆洪泉的身影,姜春英慌的几乎要叫出声来。

    正慌慌着,陆洪泉从水里冒出了脑袋,冲着姜春英大声喊道:“嗨,水里好凉快噢。”

    “哎呀,这里水很深,赶紧上来啊!”姜春英一脸的关切,为陆洪泉的冒失蹙起了眉头。

    “没事,你看我的。”这么好的机会,陆洪泉总想在姜春英面前表现一下。说完,他再一次潜入清澈的河水中。

    其实在河底摸鱼是有诀窍的,那鱼在水里游,你就是水性再好也抓不住它。只有把鱼往角落里赶,把鱼堵在石头缝里,才能瓮中捉鳖手到擒来。

    陆洪泉屏着气,在水底下四处寻找着,不一会儿,一条五指来宽的红鲤鱼优哉游哉的在水里巡游着,陆洪泉赶紧朝它潜游了过去,在水下一番追逐较量之后,终于把那红鲤鱼堵在了石缝里,抓住了它。

    “嗨,给你鱼!”陆洪泉从水里一蹦而出,把手里的鱼重重的朝岸上扔了上去。

    看到在岸边草丛里翻滚跳跃的红鲤鱼,姜春英简直惊呆了,她崇拜的看着在河里得意洋洋的陆洪泉,惊诧的问道:“嗨,你怎么这么厉害噢!”

    得到心爱的女孩的赞美,陆洪泉很是开心,他嘿嘿笑着从小河里上了岸。把红鲤鱼用茅草穿了,拎在了手上。

    姜春英看着浑身湿淋淋的陆洪泉,问陆洪泉:“你看全身都湿了,你这样怎么回去啊?”

    “没事,没事,外面太阳大,裤子一会儿就干了。”陆洪泉笑道。

    姜春英无奈的摇摇头,这家伙也太冲动了啊。

    大概每一个男生在喜欢的女生面前都会显得冲动的。

    姜春英见边上没人,瞅了瞅陆洪泉那湿淋淋的身子,低声叮嘱他说道:“以后做事别这么冲动啊。”

    “嗯。”陆洪泉嘿嘿笑道。她说的每句话都是有道理的。

    见自己如此模样是不能再回姜春英家了,陆洪泉觉得自己完成了任务,把鱼递到了姜春英的手上,嘿嘿笑道:“我要回家了,过几天再来见你。”

    “嗯,再见。”姜春英抿嘴笑着看着陆洪泉,挥挥手与他告别。

    美好的日子总是过的飞快,高考成绩公布之后,姜春英高考落了榜,这个打击让她闷闷不乐。陆洪泉再去找她的时候,她已经不在家,一个人去杭州她二哥家散心去了。

    让人快乐又失落的暑假过去,陆洪泉上了大二。

    这天,陆洪泉与几个室友来到学院边上的一个大排档吃饭,正喝着啤酒,兴奋的聊着天。室友戴震带着一个漂亮的女孩从饭馆门口走了进来。见到他们在喝酒,笑着朝陆洪泉高声招呼。一边转头朝身边那个子高挑,清秀迷人的漂亮女孩说道:“嗨,吴钰蘋,这个就是我跟你说的你老乡陆洪泉。”

    那叫吴钰蘋的女孩朝陆洪泉看了看,见陆洪泉看她,她抿嘴笑着问他:“你也是龙山县的?”

    “嗯,是啊,你也是龙山县的?”

    那女孩点点头,欣喜的叫道:“嗨,太好了,终于又找到一个老乡!嗨,我是九五届职教系的。”

    一听就是想找归属感的大一新生,陆洪泉见她兴奋的娇俏模样,不由笑笑。

    吴钰蘋很大方的朝陆洪泉笑笑,叮嘱他道:“嗨,有空找我玩,我在女生宿舍楼307寝室。”

    陆洪泉哦哦的应着,表示没有问题。

    晚上,陆洪泉正躺在床上听西湖之声孤山夜话,听美女主持刘芸用温柔的语调灌输心灵鸡汤。睡在陆洪泉上铺的戴震很粗鲁的用脚踢着床板,大声嚷嚷:“嗨,陆洪泉,你觉得你那个老乡性感不性感?”

    陆洪泉两只耳朵塞着耳塞,不是听得很清楚,隐隐约约觉得戴震是同陆洪泉说话,忙拿下耳塞,问他:“谁性感不性感?”

    “你那个老乡啊,怎么样?性感吗?”戴震又重复了一遍。

    被他这么一说,陆洪泉还真觉得那吴钰蘋很性感,陆洪泉点头应道:“性感啊,怎么?你想把白荷花甩了?追我老乡?”

    那个白荷花是服装系的,是个彝族的女孩,长得纯净漂亮,几乎所有的室友都觉得戴震这家伙盯上那个白荷花是辣手摧花,都为那漂亮单纯的女孩可惜。

    “我现在跟白荷花好着呢,要是她知道我追其她女生,她肯定过来跟我拼命,我哪里敢啊。”戴震笑道。

    陆洪泉有点纳闷,戴震突然与他提那个吴钰蘋是什么意思?便问他:“你问我这个干嘛?”

    “我看她对你印象不错,要不我给你介绍介绍?”

    对戴震这种居高临下的姿态陆洪泉感觉烦,他把耳塞塞回到了耳中,不再理会他,口里嘟嚷着:“好了,我要听西湖之声孤山夜话了,你不要来吵我。”

    收音机里孤山夜话刚刚开始,刘芸那柔媚的声音在寂静的夜色里分外的有魅力:啊,静静的夜啊,睡不着觉,是吗?请听西湖之声,孤山夜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