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与蟒搏斗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2本章字数:1923字

    两个人相互搀扶着蹒跚的在浅水中继续往前走。

    转过一个岩壁,姜春英眼尖,她忽然兴奋的尖声叫了起来:“嗨,看,那里有亮光。”

    陆洪泉也看到了亮光也很兴奋,一阵兴奋过后,他们都默然不语,都担心那亮光会不会又只是一个小圆孔。

    转了个弯,终于看到了亮光的来源,是个圆洞,可惜那洞口实在太小,又足足有四五米长,三个人如果直挺挺有根绳拉出去,倒是有可能出去的,让他们自己爬肯定爬不了,因为没办法动。

    脚底下的漫过脚踝的水潺潺的流向洞口。失望,刚才的兴奋又变成了巨大的失望,姜春英沮丧的一屁股坐在了水里瘫软在地。

    这种能看到洞外朗朗乾坤却出不去的感觉实在太折磨人,陆洪泉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极度沮丧,这种沮丧简直让人发疯。

    陆洪泉觉得那石室里的一具具骷髅在饿死之前可能就已经疯了。

    洞口的光线很快黯淡了下去,外面看起来快天黑了。

    “洞太小,我们出不去。”姜春英低声说道。

    总站在水里也不是办法,陆洪泉搀扶着姜春英坐到了岸边的石头上。屁股一坐上去就感觉石头上湿漉漉的,姜春英吃了一惊,低声说道:”这里怎么腥气这么重?”

    陆洪泉闻了闻,确实鼻息间一股浓浓的腥气,不知道是哪里传来的?大家在水里走了大半天都累了,屁股坐到了石头上,就粘着不肯挪动了。也不管它什么腥气不腥气。

    周围慢慢暗了下来,应该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刚才的腥臭味越来越浓,陆洪泉的脖子上突然有一滴凉凉的水滴下来,他伸手一摸,操,竟然粘糊糊的,他意识到他们背后有可能有东西在,这是一种直觉!借着洞口透进来的一点点的亮光,陆洪泉慢慢回转头。只见头顶处一双铜铃似的圆溜溜的眼睛正盯着他,陆洪泉差点被吓得背过气去。

    姜春英感觉到了异样也回转身来。“啊”的一声尖叫,她身体都僵了,只见一个如簸箕般大的蛇头,正在她们脑袋上方瞪着眼睛看着他们。

    巨大的蛇头下面是足有水桶粗细的蛇身,这是一条他们谁都没有见过的巨蟒!

    只见它张着的大嘴里含着两条黑乎乎的兽腿,那可怜的猎物正被它囫囵吞枣似的整个吞进肚里,那脖子猎物撑的有两只水桶那么大。

    见巨蟒正在吞食猎物,陆洪泉一阵惊惧之后,稍稍松了口气,他一边看着那巨莽的动静,一边轻轻拉了拉姜春英的胳膊,低声对她们说道:“走,我们赶紧走。”

    姜春英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的巨蟒,惊惧的说道:“它,它不是在吃那东西,它正把它吐出来。”

    陆洪泉一惊,仔细一看,果然那巨蟒嘴里含着的兽脚转眼间已经完全被它吐出了嘴外,那腥臭味就是从它的嘴巴里散发出来的,那被它吞在嘴里的东西的尾巴已经露了出来,黑乎乎毛茸茸的是暗河里吱吱叫着的巨大的水鼠。

    陆洪泉心里咯噔一下,原来这巨蟒想吐了口中的猎物,来攻击他们!

    “怎,怎么办?”姜春英战栗着说道,浑身发抖着紧紧的抓着陆洪泉的胳膊,两人被那巨蟒闪着寒光的巨眼盯着,像是被施了魔咒一般,双腿瘫软着根本迈不动脚步。

    “得趁它还没有把猎物吐出来,去砍了它!不然我们肯定跑不了。”陆洪泉沉声说道。巨蟒的厉害,他早有耳闻,他绝对不是它的对手。陆洪泉定了定神,悄悄弓着身往蛇头的侧面慢慢爬了过去。

    “你小心。”姜春英惴惴的叮嘱道。她看着陆洪泉朝巨蟒爬了过去,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巨蟒很快把水鼠的下半身也吐了出来,那比家猫还大的水鼠被它挤压成了一个圆筒,全身浸透着那巨蟒酸臭的黏液,看样子马上就要掉落下来。

    那巨蟒似乎发现了陆洪泉的身影,警惕着慢慢转过头去。

    姜春英急中生智捡起一块石头往那巨蟒的另一侧扔了过去,一阵哗啦啦的响声过后,那蟒蛇呼的又转着簸箕似的脑袋盯着那滚落在地的石头看。

    陆洪泉得了这个机会,从暗处站了起来,举起手中的柴刀,拼命的往那巨蟒的脑袋下奋力的砍了下去,一下,两下,三下,一阵噗噗噗的砍骨头似的声音从蟒蛇的脑袋上响了起来。那巨蟒受到陆洪泉柴刀的致命一击,负痛之下轰的一声,它巨大的身子从山石后甩到了那岩壁上,把一块岩石砸得从岩壁上掉落下来。陆洪泉顾不上细看,用尽他的最后一丝力气往蛇头上又是一刀,巨蟒忽的一下,一声长嘶,昂起它几乎碎裂的蛇头高高挺起,它的蛇身几乎垂直的直挺挺的竖立着,像一棵粗大的树干直立在姜春英的眼前,接着嘭的一声,巨蟒那半耷拉着的脑袋撞上了洞顶的石壁,啪的一声巨响,巨蟒簸箕似的蛇头砸在姜春英眼前的石头上,从它嘴里掉出来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是一只令姜春英她们感到无比恶心的巨大的老鼠,黏糊糊的,那水鼠的头部已经被巨蟒体内的酸液腐蚀的露出了白花花的头骨。

    姜春英被眼前的恐怖场面吓的目瞪口呆,已经叫不出声音来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粗的蟒蛇,也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老鼠,这两样东西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没有晕过去,胆子已经够大了。

    “嗨,这蟒蛇被我杀死了吗?”蛇头后面突然冒出了满脸是血的陆洪泉,探询着问。

    姜春英这才回过神来,她用手拍着胸部,长长的舒了口气,一脸的难以置信,“它,它好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