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下山之路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2本章字数:2010字

    独眼龙万万没有想到娇弱的姜春英竟然会对他下手,等他晕乎乎的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跌落在半空了,一声惊魂失魄的“啊”的一声过后,噗通一声,独眼龙砸在了悬崖下的嶙峋山石上。陆洪泉坐在崖壁下惊得呆住了,只见独眼龙整个人趴在一块石头上,跟个死癞蛤蟆一样趴着,死不瞑目的眼神很想不通的直勾勾的看着他,嘴里汩汩的流着鲜红的血。

    唉,天作孽犹可为人作孽不可活,陆洪泉摇摇头低声叹气,抬头去看那络腮胡的尸身,想等会儿,一起把他们埋了,免得被山上的野兽给分尸了。这一看让陆洪泉心里一阵发毛,那络腮胡摔下来的地方,只有一滩血在,空空如也!

    陆洪泉四处看了看,溪岸上没有几步路就是茂盛的茅草,再上去就是长势旺盛的灌木丛,山风吹过,只有泛黄的茅草丛在那里随风摇摆,并没有什么东西在。他离开悬崖的时间并不长,怎么络腮胡的尸身这么快就不见了?看来大山里有很多潜藏的危险!

    见姜春英在崖顶等的心焦,陆洪泉也顾不得多想,朝她喊道:“我把绳子给你们扔上去,你在上面绑好,我爬上去。”说着,俯身去寻找了个合适的石头,把绳子的一头捆好,使劲往那悬崖上扔了上去。姜春英依着吩咐很快就把绳子绑在了巨石上,拉了拉感觉没有问题后朝悬崖下的陆洪泉叫道:“你爬上来吧,弄好了。”

    陆洪泉这回没有下来的时候轻松了,中间滑倒了好几次,还好他如今臂力惊人,很快爬上了悬崖。

    “那络腮胡的尸体不见了!”陆洪泉眼里闪过一丝忧虑。

    “不见了?会不会没死?”姜春英刚才被独眼龙的出现差点没吓晕过去,现在见络腮胡不见了,心里有点慌。

    陆洪泉摇摇头,说道:“不会的,他这么高的山崖摔下去,砸在下面的石头上哪有不死的,估计是被什么野兽叼去了。”

    “会不会是狼?”姜春英问道。

    陆洪泉摇摇头,“狼吃猎物都是现场抢着吃的,地上肯定一片狼藉,这整个尸身全拖走的话,不是老虎就是豹子。”

    姜春英一听还有猛兽在,心里升起一阵恐惧,她颤颤的问道:“那,那怎么办?”

    “大白天的应该也不用太担心,不过让你一个人留在上面,有点不放心,我们一起下去吧。”陆洪泉说出了自己的担心所在。

    “嗯,行吗?”姜春英感激的看着陆洪泉,问他。

    “把衣服脱了吧。”陆洪泉朝姜春英吩咐道。

    “为,为什么?”姜春英见陆洪泉要她脱衣服,脸色一红,低声问他。

    “先用一下,等到了下面再穿上。”陆洪泉倒是说的很认真。

    姜春英只得又把衣服脱了,陆洪泉脸红耳热的看了她曼妙的身子一眼,拿过她的T恤,放溪水里浸湿了,把它拧成了麻花状,又把她领到了崖岸边,给她作着示范。

    只见陆洪泉把拧成麻花状的T恤一端绕着那麻绳,一端交到了姜春英的手上,在她的手腕上绕了一圈,让后让姜春英抓住,姜春英点点头,马上意会到了陆洪泉的意思,她手里抓着这湿润的T恤绳子的感觉比抓着刺人的麻绳的感觉好多了。陆洪泉的意思是让她们攥着棉布绳子从麻绳上滑下悬崖。她很聪慧,很快领会了陆洪泉的意思。

    交代完毕,陆洪泉把砍刀和干粮袋往悬崖边拿了过去,先扔下山崖。

    到了悬崖边,只见远处溪岸上一头花豹探头探脑的从草丛里探出头来,圆睁绿眼看着他们,果真是豹子!

    姜春英看到了那全身妆点着斑纹的花豹,背上冷汗直冒。

    不过那花豹见了陆洪泉,似乎也很惧怕,犹疑了一会儿,刷的一下窜上了山边的陡坡,从灌木丛里钻了进去,没有了踪影。

    被这么一吓,姜春英更不敢一个人呆着山崖上了,她乖乖的依着陆洪泉的吩咐,紧紧的攥了陆洪泉给她做好的棉布麻花,陆洪泉先下,姜春英手里紧抓着手上的麻绳,一步步踩蹬着崖壁,往山崖下仰躺着走了下去。

    什么东西都是难者不会会者不难。有陆洪泉在下面指挥着,姜春英感觉也没有像在崖顶的时候那么害怕,走起来还挺轻松。她甚至轻松的笑道:“嗨,像在半空中飞,很好玩呢。”

    陆洪泉轻松的笑笑,心里也放松了,两人一步步走下悬崖。

    崖底没有大树遮拦,艳阳高照,山风徐来,畅快多了。要不是刚才看到花豹,让他们心里还有一丝恐惧,他们都兴奋的要跳起来了。这从十几米高的悬崖上漫步走下的美妙感觉让他们感觉很刺激。

    陆洪泉伸手不断的晃动着绳子,用崖顶岩石的棱角磨断了麻绳,这麻绳他还得用,往下走再碰到悬崖,有麻绳在身边他们可以依样画葫芦的这么走下去。

    陆洪泉收拾好绳子,拿了砍刀,这边姜春英又穿上了T恤,两人搀扶着继续往山下走。

    “嗨,你觉得那独眼龙会不会骗我们?他说要明天下午才能走出大山呢。”姜春英忍不住说道。

    陆洪泉对独眼龙一提起就恨,“别听那流氓的,他肯定只是想让我们跟他们走,故意这么说的。”他抬头看了看天,太阳热辣辣的晒在头顶,应该还只是中午的样子,“我们快点走好了,沿着溪涧走,应该没有问题。”

    走了一段陡涧,山势慢慢变的平缓,溪边岸上树木渐渐稀疏,灌木丛一簇一簇的,不时有飞鸟从灌木丛里被他们惊起,扑啦啦的直冲云霄。

    又走了小半天的路,看天色已经是下午,两人都走的浑身酸软。好不容易转过一个山坳,溪岸上一棵粗壮的藤蔓上琳琅满目的挂着很多红艳艳的葫芦般的果子吸引了他们。

    “嗨,这是什么果子?能吃吗?”姜春英兴奋的叫道。走了半天路,肚子有点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