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意外之吻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2本章字数:2761字

    陆洪泉朝中巴车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坐车,中巴车在两个年轻人面前戛然停了下来,一个胖胖的中年女人从车窗里探出她肥嘟嘟的脑袋,问道“你们去哪里?”

    “我们去赵家。”

    “上来,上来。”胖女人啪一下打开车门,让三人上了车,中巴车上人不多,只有几个村妇坐着。

    关了门,胖女人嚷嚷道:“一人三块钱,买一下票。”

    陆洪泉与姜春英她们面面相觑,一时傻眼了,三个人哪里有钱付车费?

    陆洪泉不好意思的走上前向胖女人解释:“婶子,不好意思,我们忘了带钱出来了,能不能到地方了再给?”

    胖女人上下打量着狼狈不堪的陆洪泉,只见他大秋天的穿了条短裤,赤着双脚,身上还都是结了疤的抓痕,实在不像是个有钱的样子。又看了看姜春英,她更是狼狈,只穿着一件宽大的男式T恤,下面只穿着内裤,连裤子都没有穿,满腿都是泥巴,头发凌乱好几天没有洗了,便皱着眉头问:“你们是哪里来的?”

    陆洪泉见对方有点不悦,不想带他们的样子,便把自己和姜春英跌入地底山洞的事情与胖女人大概的讲了。

    胖女人脸上满是惊异的神色,“这东坞村这里离朱家坞那边有十五里地,你们骗鬼啊?”

    陆洪泉见对方不相信,一脸的郁闷。

    姜春英见对方不相信,朝胖女人说道:“朱家坞村的朱天德是我外公,你们把我们送到赵家,隔天我会让我外婆把钱给你的。“

    胖女人看姜春英说的认真,确实不像是骗她的,便转头对那司机说道:“要不要带啊?”开车的司机不由的转过头看向他们,像是做了决定,“走吧,如果真的是他们说的那样,那他们的命够大的,这么幸运的事,我们能送他们还真的要沾沾他们的福气呢,可能以后生意就好起来了。”

    “嗯,那就坐着吧。”胖女人朝陆洪泉他们说道。

    边上的几个女人都是赵家乡的,听了这么奇诡的事情,都哼哼着不大相信,觉得两个年轻人是骗她们的。

    回到姜春英外婆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看到他们衣衫不整的回家,身上到处是被路边的茅草割破的伤口,姜春英的外婆都吓坏了,关切的把姜春英叫到一边,问她怎么回事,是不是遇上了坏人?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能连裤子都不穿的在外面走呢?

    姜春英于是与她外婆在房间里滴滴嘟嘟的一番解释。

    很快,姜春英的外婆给他们烧好了两大碗热乎乎的放了很多辣椒酱的葱油汤面碗底还放了个煮鸡蛋。

    陆洪泉端了汤面,大口的吃着。这大概是陆洪泉吃过的最美味的面条了,从来没有感觉一碗面条会有这么香,他吃的这么津津有味,一碗辣辣的面汤喝进肚子后,陆洪泉感觉全身无比舒畅,人生在世的幸福也许只需要一碗葱油汤面就行!

    吃了汤面,他们就睡下了。这个晚上陆洪泉睡的很舒服,他醒来的时候,一缕阳光从窗户窗帘的缝隙中直射进来。

    他们起床吃了早饭后,再一次爬过了两座山梁,回到那山窝窝里。

    小木屋门前的水潭岸边,他们昨天脱下的衣服背包都还在。并没有人来过。

    姜春英看了一眼小木屋,突然对陆洪泉说:“你知道我外公为什么要住这里吗?”

    陆洪泉摇摇头,他哪里知道?

    “他说这地底下有个秘密,是朱家坞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是朱家的老祖宗要他们派人守在这里的。”姜春英笑笑说道。

    陆洪泉心里一凛,他想起了那个色彩斑斓的地底石窟,难道是那个秘密?他皱着眉头问姜春英:“是什么秘密知道吗?”

    “这个秘密村里只能一个人知道,不许其他人知道,谁知道谁就会无缘无故的死掉的。”

    陆洪泉被姜春英说的毛孔都竖起来了,妈妈的,自己知道的那个秘密不知道算不算。他张了张嘴想把自己看到的告诉姜春英,想了想还是算了。有些秘密自己知道就算了,何必到时无缘无故的多出一条人命呢?她可是自己心里最喜欢的女人。

    “嗯,我感觉是我外公肯定是因为知道山洞的秘密,才失踪的。”

    “你是说你外公的秘密被人知道了,被人害了?”

    “嗯。难道你不觉得吗?那山洞里那么多人死了。”

    被姜春英这么一说,陆洪泉也回味了过来,也许那一堆骷髅里就有姜春英外公在。

    两人唏嘘了一阵,姜春英忽然朝陆洪泉灿烂一笑,说道:“好了,走吧。这两天真是太吓人了。还是城市里好啊,没有这些恐怖的事情。”

    陆洪泉笑笑,他如今眼睛能透视,真不知道回了杭州,看到街上到处白花花的女人曼妙身材,这日子怎么过?

    回到东方大学,已经是周四了。旷课的两天,室友戴震都给陆洪泉在签到本上签了名,并没有什么问题。

    九月三十日晚上,东方大学的黑豹乐队在学院喷水池边搭好了舞台,混上了学生会主席的戴震对陆洪泉很照顾,他带着一班学生会里的小师弟师妹为他们乐队找场地,搭舞台,调试音响设备,学校大门前得布告栏里已经贴出了告示,今天是学校黑豹乐队迎国庆汇报演出。

    夜幕降临,学校喷水池前的红地毯铺就的舞台上,陆洪泉坐在一排架子鼓后,手里拿着鼓槌,看着台下黑压压的来看他们表演的人群,心情振奋!

    他在耀眼的灯光下扫视了一下聚拢在舞台前的黑压压一片人群,姜春英站在离舞台远远的角落,一双大大的眼睛朝陆洪泉看,见陆洪泉看她,她朝他莞尔一笑,她那好看的眼睛里满是笑意。

    震耳欲聋的金属敲击发出的悦耳声音瞬间点燃了台下众人的热情,主唱卢健用他那沧桑中带着磁性的浑厚男声声嘶力竭的唱:钟声响起归家的讯号,在它生命里仿佛带点唏嘘,黑色肌肤带给他的意义是一生奉献肤色斗争中,年月把拥有变作失去,疲倦的双眼带着希望,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迎接光辉岁月,风雨中抱紧自由,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自信可改变未来,问谁又能做到…

    这家伙模仿黄家驹的声音很像,简直比黄家驹还黄家驹,台下的小女生们被他的热情的摇滚歌声所感染,发出啧啧啧的赞赏的声音,陆洪泉不禁暗叹了一口气,女生那仰慕的目光都投在了卢健的身上,他这个架子鼓手在阴影里似乎没有几个女生来看他呢,除了那大树底下姜春英那赏识的目光。

    见姜春英一直充满笑意的看他,陆洪泉心里也很得意,很激动,架子鼓敲得啪啪响,很投入。

    大概每个男生都会在女生欣赏得目光下倾尽所能的表现的。

    让陆洪泉没有想到的是,中场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结束时,台下响起了一片喧闹的鼓噪声,只见与他只有一面之缘的吴钰蘋不知道什么时候买了一束鲜花,款款走上临时搭建的舞台,盈盈笑着朝陆洪泉走了过来。

    陆洪泉见到吴钰蘋这么隆重的给他送花也是很是惊讶,没有想到她会在这么大庭广众之下高光的表达她的心意,忙从架子鼓后站了起来,一脸意外的看着她。吴钰蘋把花送到陆洪泉手上后,很夸张的搂住陆洪泉的脖子,在他的脸颊上来了一个长长的湿吻。

    台下轰的一下,都是起哄的尖叫。

    透过吴钰蘋的肩膀,陆洪泉看到远处银杏树下的姜春英转过了头去,默默的转身快步走向学院的门口。

    台下的尖叫和口哨声让陆洪泉成了整个汇演的高光人物,刹那间就超过了主唱帅哥卢健的风光。陆洪泉却在那一刻不知怎么的一点都没有兴奋的感觉。当吴钰蘋深情款款的看着他的眼睛,示意他给她来个亲吻的时候,他仍是怔怔的发愣,直到台下起哄的叫着:“吻一个,吻一个”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机械的吻了吻吴钰蘋的脸颊。

    浪漫的一幕让现场的气氛达到了最高点,一个小时后,黑豹乐队的第一次校园演出也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