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谁是第三者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04本章字数:2014字

    这时君千纪正已为虞昭媛诊治完毕,并开下了新的方子,专门用来清除虞昭媛体内五石散留下的毒素。只是虞昭媛喝下两帖药之后,似乎并没有什么好转。

    凤时锦听到寝宫内传出瓷器碎裂的声音,便移步过去看一看,正好看见双儿出来,手里端着一只托盘,托盘内是几片碎瓷,她的手背上赫然一条醒目的割伤,正有鲜血沁出。

    凤时锦问:“发生什么事了?”

    双儿道:“是娘娘的药,本是在旁放凉,但不小心被打翻了,碎在了地上。”

    “那你的手呢?”

    “奴婢的手不碍事,只是被瓷片划伤了。”

    凤时锦不由多看了两眼,道:“真的是被瓷片给划伤的吗?”

    次夜,凤时锦刚睡下不久,虞昭媛又在夜里出来,疯疯癫癫、胡言乱语。凤时锦披衣而起时,见她正在院子里如无头苍蝇一般乱走乱撞,毫无方向。双儿在旁仔细地看着她,避免她跌倒或者是撞到尖锐之物。

    她嘴里冒出的什么“冤魂”、“恶鬼”一类的词,脸上神情有几分狰狞,与白天里判若两人,倒真像是被鬼附身了一样。凤时锦走过去,刚想出声,就被双儿示意她噤声。

    直到虞昭媛在院子里闹了一阵,精疲力尽了,双儿才小心地把她搀扶进去歇下。凤时锦站在月夜下,等着双儿出来。她知道双儿会出来,因为双儿不出来她便会进去。

    不一会儿,双儿就轻手轻脚地走了出来,掩上房门。夜色下她的身量比凤时锦要高些、结实些,沉默了片刻道:“姑娘想问什么便问吧。”

    凤时锦开口道:“师父开据的药,虞昭媛再不乖乖服用的话,等待五石散的毒性侵入五脏六腑,只怕到时候就不是出现梦游症这么简单的了。”

    双儿一愣,震惊地看向凤时锦:“你都知道?”

    后来虞昭媛清醒了过来,全然不知自己梦游的时候做过些什么。她浑身发热,脸色绯红,这寒凉的夜里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纱衣,却还是在说自己很热。

    五石散性热,她越是继续服用,身体就越是燥热难以纾解。在后宫里为了争夺盛宠而兵行险招,这样的事情多得是,只不过虞昭媛坚持服用这样危险的药石,她本就天生丽质,即使让自己变得更加美丽了,身体一旦垮掉了也不会得到皇帝的青睐。她必然不会是为了争宠,反而像是为了避宠。

    双儿怕虞昭媛毒性深入难以收拾,还是连夜煎了一碗药来伺候虞昭媛喝下。彼时虞昭媛柔弱无力地跪坐在床上,春光旖旎,面如芙蓉、云鬓微散,如此娇滴滴的美人谁见谁怜。只是她却含泪推开药碗,道:“拿开,我不要喝药,我不要好起来!我现在觉得自己很好,根本不需要喝这些药!”

    双儿劝道:“娘娘再不喝药,毒性深入,会死的。”

    “就这样病下去好了……”她美眸深深地望向双儿,那眼里情深让凤时锦看得眉头抖动,虞昭媛无力地靠在双儿的肩膀上:“大不了病死,病死也总比好起来强……你知道我的心意,我不可能甘愿委身于一个……”

    双儿道:“好了好了,不喝就不喝,我喝还不行吗?”双儿温柔地哄着她,似舍不得她掉一滴眼泪受半分委屈,更加是让凤时锦咋舌。

    说罢双儿就捧着药碗喝了药,哪想下一刻她手指钳住了虞昭媛的下巴,把嘴唇凑过去就贴在了虞昭媛的双唇上,任虞昭媛挣扎无果,硬是强行把药灌进了虞昭媛的嘴里。

    最终双儿道:“与其让你受皇上临幸,总比眼睁睁看着你死强。”她侧目看向门口,凤时锦有些站不稳,扒着门框,这到底是哪一出?

    凤时锦怎么感觉事情蹊跷得令人头大,看样子好像……皇帝才是第三者。

    虞昭媛服用五石散来拖垮自己的身体,是不想去侍寝,而她的心意真正属于身边的双儿。凤时锦不歧视男人与男人又或者女人与女人之间的爱情,但这事发生在她眼前,还是太令人匪夷所思。

    一时间,凤时锦的脑海里已经经历了一番天人交战、浮想联翩。

    双儿挑明了话,道:“事到如今,你都看见了,娘娘不想受到皇上的临幸,所以一病才病了这么久。但凡你有一点怜悯之心的话,请你不要拆穿这一切。”

    凤时锦摸了摸鼻子,道:“不管我拆不拆穿,虞昭媛的病总有一天会好起来,而这一天也是无法避免的。而且,”她对双儿笑了笑:“昨夜有人一心想要杀了我的时候,也不见谁来怜悯我。”

    双儿怔了怔,抿唇不语,只收拾好了药碗,将虞昭媛哄着入睡了。

    凤时锦见没她什么事,在双儿端着药碗出门之时,便也跟着转身出去,道:“我也回去睡了,夜里你就好好照顾虞昭媛吧。”

    双儿道:“这个奴婢知道,不牢姑娘费心。”

    凤时锦回到偏房,只轻轻掩了房门,自己隐藏在暗夜里的门背后,透着门缝的点点光隙看着双儿把药碗送下去,凤时锦望了望虞昭媛的寝宫宫门,就在双儿转过拐角之时,她心思一转,立刻又出门并关好自己的房门,迅速地钻进了虞昭媛的寝宫,在一处隐蔽的帷帐之后躲藏起来。

    彼时虞昭媛还睡在床榻上,十分安静。凤时锦的声音又很小,并没能惊醒她。就算是发出了轻微的声响,虞昭媛也以为是双儿回来了。

    不是凤时锦有偷窥人家秘辛的癖好,她实在觉得这件事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了。虞昭媛一个美丽的女子,为何会喜欢上自己身边的宫女?就连皇恩浩荡也不要了。要知道,但凡被选进宫来的女人,有多少人是花尽心思想得到皇帝的眷顾而不成的。

    不一会儿,床榻上的人儿就动了动,似乎幽幽苏醒了过来。她坐起身,捻了捻身上纱衣,隔着纱帐那身姿曼妙无双,真真是让人不浮想联翩也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