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送药进宫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04本章字数:2021字

    三圈一蹦一跳地跟着过来,一钻进丹房霎时就没了踪影儿。只要它不闲得发慌自寻死路地去啃炼丹炉来磨牙,凤时锦和君千纪还是不怎么管束它的,自然,眼下丹炉下正炼着火,不怕被烫熟了嘴它可以勇敢地去啃。

    君千纪回头给凤时锦灌了药丸之后,又带她熟悉了一下丹房里的日常。这丹房里是一点都不能马虎,皇帝所需的除了永寿丹那样难炼制的丹药外,其余的普通效用的丹药都会在这里炼制。

    君千纪站在桌台前,背着身影,如梦如幻,倾泻下来的头发落在青灰衣袍上,修长分明的手指捣弄着桌面上的瓶瓶罐罐,若无其事地说道:“在宫里这两日,你见到四皇子了?”

    “啊?”

    “不然为何能够把匕首给他。”

    凤时锦点点头,囫囵道:“啊,见过了,就草草碰到了一面,心想着他好歹也是我姐夫,他说那匕首是他以前送给凤时宁的,我也就还给他了,反正我也不稀罕。”

    宫里发生了许多惊心动魄的事情。可是都不重要了。眼下她已经平安地回了国师府,就没有必要说出来让师父操心了。

    她担心君千纪会继续深入地追问,于是又主动挑开了这个话题,道:“师父,你知不知道凤时宁是什么时候把那匕首给我的?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君千纪良久道:“为师也不记得了。既然不是你的东西,归还了也是一件好事。”

    凤时锦笑眯着丹凤眼,点点头道:“徒儿也是这么想的。”

    虞昭媛的病一天天好转,已经用不着凤时锦晚上宿在皇宫里了,她只是每天和君千纪一起往宫里走一趟,照例给虞昭媛诊诊脉便是。虞昭媛身体虽渐渐恢复了,但脸上愁容更甚,一刻也不见她有所展颜。

    皇帝对虞昭媛此事大为满意,想赏君千纪好些东西,又被君千纪给婉拒了,道是此乃他分内之事。皇帝知道凤时锦并没有将那天晚上的事情告诉给君千纪,因而君千纪并不知情,心忖凤时锦还是有点识大体,面子上仍然是挂着,笑笑就过去了。

    虞昭媛一好,他对凤时锦也就淡了那方面的心思,况且中间还真横着一个国师。这不,皇帝就迫不及待地定下召虞昭媛侍寝的日子了,还吩咐君千纪特地炼制一些可以助他龙马精神的丹药,也准备些可以助添情趣的。

    凤时锦主动为君千纪分担下了这一职责。反正炼药这种事她已经干得十分麻溜了。

    给侍寝那天晚上助兴用的药物分两种,一种是给皇帝服用的,一种是给虞昭媛服用的。给皇帝服用的通俗来讲就是壮阳补精的,而给虞昭媛服用的则是催情生媚的。

    下午的时候君千纪过来询问成果时,凤时锦狗腿地奉上一只锦盒,道:“回师父,给虞昭媛服用的药物徒儿已经准备好了,给皇上服用的再有三刻便能够开炉了。”

    君千纪点头道:“如此甚好。”

    “师父。”凤时锦见他转身要出了丹房,连忙叫住他。

    君千纪半回头,丹房里的袅袅白雾衬得他如临世谪仙,他道:“还有什么事?”

    凤时锦鼓起勇气道:“一会儿丹药出炉以后,能不能让徒儿送去宫里?”君千纪不置可否地看着她,她忙又解释道:“徒儿是这样想的,反正昭媛宫里徒儿也熟了,与王公公也熟了,有什么需要叮嘱的也好说得清楚,万一让药童送去不清不楚地耽搁了反而败坏了皇上的兴致。”

    君千纪仍是不能彻底信服,那眼神里反而起了两分怀疑。

    凤时锦心口一紧,忙垂下头去,继续硬着头皮道:“好吧,相信师父也知道,虞昭媛之所以生病是因为她服用五石散,而她服用五石散的原因……就是她不愿被皇上宠幸。徒儿是怕今晚出什么意外,所以想提前进宫去给虞昭媛打好招呼,顺便劝劝她。我看她也挺可人的,要是弄不好惹得皇上生气香消玉殒了就可惜了。”

    君千纪语态微凉,道:“别人的事,能少管就少管。”

    凤时锦道:“徒儿觉得这不是别人的事,负责送进宫的丹药总归是国师府炼制的,徒儿肯定希望这其中不会出什么差错,要做得完美才能不给师父抹黑,不然徒儿定然愧疚难当的。”

    君千纪沉吟道:“你也算有心,一会儿你就负责送去吧。”他料想,今夜皇帝宠幸虞昭媛,凤时锦只是去送药,想来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凤时锦喜道:“谢师父。”

    待三刻时辰一到,凤时锦开炉取丹时,丹炉内热浪澎湃,她全然没有了方才脸上的那股天真,安静着神情,从袖中取出一株轻小的药材,似一朵干枯的花,随着手指一松,那花型药材就落进了丹炉里,被丹炉的高温给烘成了灰烬,药性也随之散发了出来。片刻之后,凤时锦才取出丹药,风风火火地送进了宫里去。

    到宫里时,夜色正缓缓垂了下来,如一场黑色的帷幕一般。远近交接的灯火似点点繁星,触不可得。

    王公公已经在宫门口等候,见国师府来的人是凤时锦,脸色顿时干干的,还是上前躬身行礼,道:“老奴见过时锦姑娘。”

    凤时锦从马车上跳下,道:“王公公,你这大礼,我可不敢当。”

    “时锦姑娘真真是笑话老奴了。”

    凤时锦也没太给他脸色看,当太监的都太圆滑,尤其是像王公公这样的,不然他怎能爬到太监群体的最顶端。那天晚上的时他虽然参与其中,但后来苏顾言闯进来想必也是有意放水,不然的话存心想阻拦岂会拦不住苏顾言,他也是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

    凤时锦一点也不想看到他那副嘴脸,从袖袍里掏出一只锦盒来,递给王公公,道:“这是给皇上备好的药,前两刻时辰服用。”见王公公接下,便又道:“现下我还要去一趟昭媛宫将另外的药给虞昭媛服用,王公公请自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