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难熬的一夜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04本章字数:1979字

    王公公侧身,让凤时锦走后,自己才直起身忙回皇帝的宫殿。

    宫廷秘药就是宫廷秘药,这种事情是不宜在宫里乱传的。太医院除了准备一些给各宫娘娘以便皇帝随时招幸所用,像这种亲自给皇帝服用的丹药都是经国师的手的。送药这种事情,宫里也不好对凤时锦多加怠慢。

    去到昭媛宫时,虞昭媛和双儿独处在寝宫里。两人相对无言,外头宫婢已经数次催促,道是虞昭媛到了时辰该沐浴净身了。

    凤时锦便挥挥手退了她们,道:“虞昭媛的事,里面双儿自会处理,放心吧,她一个人应付得来。”

    凤时锦进去时,虞昭媛还什么都没开始准备,整个人也与前几日一样憔悴,若不是知道她的身体已无大碍了,还以为真得了什么重病。

    凤时锦见两人像两尊石雕一样,她进来也一动不动的,不由道:“都这个时间了,进则保命、富贵加身,退则死路一条,好好想清楚吧。”

    双儿黝深的瞳孔一动,随后起身就把虞昭媛抱起,往里间浴室走去。浴室内水声哗哗,还伴随着虞昭媛隐隐的哭声,两人很久都没出来,至于在里面干了些什么也不关凤时锦的事,她懒得去探究,索性去门口等候。

    她只负责过了今夜万事大吉,这宫里诸事都和她没有关系了,她就可以安安心心回国师府了。

    宫人又来催促了两次,后双儿才抱着虞昭媛从浴室里出来,两人身上俱湿。虞昭媛肌肤上的水珠晶莹如琉璃,那肤色看起来莹润饱满,十分美丽。双儿给她裹了一件足以诱人的纱衣,自己也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下,抱着虞昭媛坐在妆台铜镜前,才去叫凤时锦进来。

    随后凤时锦就耐心地立在一旁,看着双儿手法熟稔地为虞昭媛烘干头发,再描了一双眉黛,往那脸颊上略施薄粉。虞昭媛不曾展颜,但肤色被双儿提亮了起来,整个人越发柔媚动人,白里透红。

    凤时锦不禁暗暗佩服着双儿,把眼前的美人打扮得如此漂亮,送进别的男人床上,真是够有宽广的胸襟。

    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双儿便在虞昭媛身前蹲下,虔诚地亲吻着她的十指,情深道:“只需过了今夜,你我便可以朝朝暮暮。你若是觉得痛苦难堪”,他嘴角浮现出一抹苦涩又无奈的笑容:“就把他当成是我吧,我不会介意的。”

    虞昭媛双眼泛红,双儿轻拭她的眼角:“别哭。你一哭,就显得我越发的没用了。既然此生无法逃离这里,你我就认命吧,我一生一世都会陪着你,爱着你。”

    凤时锦走过去,打开锦盒,里面躺着一颗丹药,淡淡然道:“前提是你今晚能哄得老东西开心,你俩才有可能长相厮守下去。吃下这颗药,等药效发作之后,你所看到的人不管是谁都会是你心爱之人的模样,也就不会觉得太难堪了。还有,待明朝事后,有人去床上检查痕迹之前,你咬破自己手指往床单上抹点儿血迹,就没有大事了。”

    双儿深深抿唇,似在极力忍着什么。最终虞昭媛还是含泪把那颗药吃了下去,凤时锦又道:“我说到做到,皇上那边就不用你们操心了。准备好了我便叫外面的人进来了。”

    皇帝宫殿那边的宫人进来,把用被子卷好的虞昭媛抬了出去。凤时锦和双儿紧跟其后。双儿身为虞昭媛的贴身宫女,理应过去以便随时侍奉着,而凤时锦跟着过去就没有道理了。可她若是不去吧,双儿又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真怕他到时候控制不住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来,那就功亏一篑了。

    于是凤时锦找了一个蹩脚的借口,道是虞昭媛身体大病初愈,万一临时有个什么,她也好及时应对。

    这个借口有些道理但又不足够合理,还是王公公卖了她一个人情,点头准许她随行跟着。

    皇帝的宫里一草一木都令人厌恶,外宫有宫人值守,内宫就没有几个了。虞昭媛就直接被抬进了皇帝寝宫,一应人等全部退下。就留下双儿和凤时锦在门口守着。

    王公公本也该守着,凤时锦道:“公公不如下去歇息吧,这里有我们守着便成,不然公公会挺辛苦的。”

    王公公脸色尴尬,随后也离开了。他一个太监,守着皇帝临幸妃子,是挺辛苦。

    最后,皇帝的寝宫门前就凤时锦和双儿两个人守着。头顶是一轮皎洁的明月,放眼四处是悠然灯火,一时竟显得格外的宁静。

    但这注定不是一个宁静的夜晚。

    凤时锦在宫檐下的洒满月光的白色石阶上一屁股坐了下去,仰头看了看僵站着的双儿,不由扯了扯他的衣角,道:“我觉得你还是坐下慢慢等比较好。”

    双儿垂眼看着她,拼命压抑着,道:“你觉得我会有闲心坐下慢慢等吗?”

    凤时锦反问:“那你来这里究竟是为什么呢?”双儿一愣,凤时锦满不在乎地以手肘撑着膝盖支着下巴:“你都没闲心干嘛还要到这里来,方才你就该走的啊。”

    双儿深深抿唇,极为不耐,偏偏还要受凤时锦的冷嘲热讽,顿时心里头像是要炸开来一样。正待发作,凤时锦眯着眼睛又道:“想想以后吧。”

    双儿一愣,最终还是缓缓坐了下来。两人各自沉默,想着各自的心事。

    寝宫里的灯火十分明亮,从门扉里盈了出来将白月光都染得污浊。没过多久,寝宫里便传来了动静,起初很小,后面越来越大,即使不想去听也要拼命钻进人的耳朵里。

    双儿在旁,浑身绷得死紧,脸上青筋直突。

    国师府炼制的丹药,又岂有作假的道理。虞昭媛服用了助兴催情的药物,纵然是心不甘情不愿,可也难免沉浸其中。只有她尽情忘我了,皇帝才会高兴,才不疑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