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藤条伺候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04本章字数:2058字

    只是双儿自己硬要跟着来,他心里的痛苦恐怕也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果真,双儿再也无法忍受,双全紧握,似与房中皇帝有着血海深仇一般,蹭的就欲站起来,冲进寝宫里去。被凤时锦即时抓住手腕。

    凤时锦道:“事已至此,你就是此时进去也无济于事,倒还让你俩白白送命。你若是这样做,何必又多此一举要把虞昭媛送去老东西龙床上糟蹋,不如一开始就双双殉情了事。”

    夜上三更。皇宫有些灯灭了,有些灯黯然了。

    这对于双儿来说,像是一场煎熬,一场自己与自己的较量。直到最后,寝宫里的灯也燃尽了熄去,里面人声渐歇,直至最后了无痕迹。尽管凤时锦一点儿也不感兴趣,双儿为了麻痹自己还是固执地给她讲述着他和虞昭媛相遇相爱的经过。

    他停下来的时候,满地的白月光仿佛都碎了。夜风吹来,他渐渐也跟着清醒了,回头看了看身后寝宫,没有打算要离开的样子。

    凤时锦揉揉鼻子,道:“总算是过去了。以后你俩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是生是死我也管不着。”她看了看双儿:“我就是有些好奇,你一个大男人蜗居在昭媛宫里这么久,就没有被发现吗?”

    双儿苦涩道:“一个卑微低下的宫女,只要做好了自己分内之事,又有谁会去留意呢。”

    凤时锦点点头,道:“说得也是。”她摸了摸自己的喉结,又看了看双儿的:“你为什么没喉结?”

    双儿看过来,滑动了一下喉咙,凤时锦便见到他的喉结显露出来了。双儿道:“只是平时提着嗓子说话隐藏起来了罢了。”凤时锦没再说什么。双儿张了张口,声音沙哑又道:“时锦姑娘,谢谢你。”

    凤时锦睨着他,好笑道:“当夜你想杀了我的时候,约摸是没想到你还会对我说声谢谢。”

    双儿面露惭愧,道:“对不住,当时实在是无路可走了,才出此下策,还请姑娘赎罪。”

    “你以为杀了我,就能阻止虞昭媛的病好了吗?”

    “不能,但起码……可以适当地转移国师和皇上的注意力。”双儿诚挚道:“为此还将姑娘推至风口浪尖,委实不应该。”

    凤时锦道:“算了,皇上当日想要召见我也不是你三言两句就能成事的。”

    “今日一事,来日伊双有机会定当涌泉相报、万死不辞。”

    凤时锦掸了掸衣摆站起来,笑了笑道:“也没那么严重,反正我这么做,也不全是为了你。”有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她自己,她和伊双一样厌恶里面的老东西。她看了看月上中天,又道:“这里应该没我什么事了,你想守着就继续守着吧,我要回去了。”

    “时锦姑娘……”伊双跟着站了起来。

    凤时锦老成地背着手回身,灰色袍摆在月下临风,有几分像月夜的精灵,眯着眼睛道:“还有什么事?”

    伊双迟疑了一下,走近两步用极低的声音有些担忧地道:“虽说明早娘娘会抹血于床单上,但皇上恐怕知道……这如何能保证不被他发现?”

    凤时锦成竹在胸道:“尽管按照我说的那般做就是,他不会发现的。”

    随后凤时锦就离开了皇宫。出宫时,宫门口还候着一顶国师府的轿子,凤时锦上了轿子便由人抬着回了国师府。

    尽管眼下已是深更半夜,但国师府里的灯还没熄,似乎正在等着她回来,门前也还守着两个童子。童子见凤时锦下了轿子,连忙迎上前去,为表尊敬,府里上上下下的童子就算不是君千纪的入室弟子也改口尊称凤时锦一声“大师姐”,童子说道:“大师姐总算是回来了,快进去吧,国师正等着大师姐呢。”

    凤时锦略有些诧异道:“师父这么晚了还没歇下吗?”

    童子道:“国师仍还在丹房里忙碌,已经吩咐了,让大师姐一回来就立刻去丹房里见他。”

    凤时锦心下一沉,道:“我知道了。”她抬步就踏进大门往丹房的方向去了。

    檐下几盏朦胧的灯,将周遭的树影衬得深深浅浅。丹房那边夜里并没有在炼丹,因而没有了白日里的袅袅白雾,连一丝流淌于空气中的药味都没有,两扇大门孤寂地敞开着,冷冷清清。

    凤时锦停留在门外,看见了君千纪的背影,正背对着她,站在丹房里。那修长而英挺的背影,仿佛比这夜色还冷清得慌。也不知是心虚还是怎的,她竟没有勇气往里面踏进一步。

    凤时锦扶着门框,还没想好该怎么开口说第一句话时,君千纪也没转身,忽然就出声道:“时锦,回来了么。”

    凤时锦应了一声,君千纪已转过身来不喜不怒地看着她,她没得后退的,这才慢吞吞地走了进去,强装镇定道:“听他们说,师父在这里等我,是有什么事吗?”

    下一刻君千纪冷颜肃声道:“跪下!”

    凤时锦一言不发,在君千纪面前乖乖地曲腿跪下。

    君千纪问:“你知错了么?”

    凤时锦垂着头,君千纪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和威严让她不自禁打了一个哆嗦,双手紧紧绞着自己的衣角,心思百转千回,还是漏了心绪,非得倔强道:“徒儿不知哪里有错,还请师父明示。”

    然而,君千纪并没有回答她,而是扬起手,袍摆抖出优美的弧度,两袖清风,却不知何时手上多了一根藤条,只见他挥手往下,那藤条就重重地落在她的后背上。

    凤时锦毫无防备,后背火辣辣的痛感传来,让她浑身都绷紧,又颤抖。那藤条她却是认出来了,正是丹房外面生长着的绿藤,应该是她师父才从那上面剥下来的。

    君千纪道:“为师再问你,你究竟知不知错!”

    凤时锦咬紧牙关,还不等她开口,君千纪又是一下打了下来,似烙铁印在她身上,要让她铭记今日的疼痛。

    在她的印象里,她从没见过君千纪对她发这样大的火,又或者说她从不曾见过君千纪对任何人有这么大的情绪起伏。这次,他应该是气得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