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夫子不让走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04本章字数:2063字

    凤时锦也终于冷笑了两声,道:“你不知道我没爹吗?”

    柳云初哀嚎几声之后仓皇逃出。围观学生们立刻四散。

    哪里想到,就在这个当口,国子学的夫子苏顾言竟去而复返。当柳云初跌跌撞撞跑出来的时候,凤时锦往他背后扔了一根木棍子,眼看要砸在柳云初的后背上了,突然从旁边横出一只手来拽住了柳云初的胳膊把他往一旁拉去,而那根木棍子也击落在学堂门口外面的空地上。

    树荫清爽,上方歪歪扭扭的老槐树,正有细细碎碎的小槐叶飘落下来,将阳光扭成一道道绿影而轻轻抖动。

    柳云初抬头一看,见扶着他的人是苏顾言,也忘了自己是主动挑衅的那一个了,可怜兮兮地张口就恶人先告状道:“夫子,凤时锦她太凶残!她她她身为一个女人,居然敢这样打我,夫子,你不能不管!”

    柳云初说完就扭头恨恨地往门口看去。这时凤时锦缓缓走了出来,青灰色的袍裙极为素淡,阳光打在她身上却难以掩盖那光华,她手里正提着一只瘸腿的凳子,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桀骜的眼神里却透露出“遇鬼杀鬼、遇佛杀佛”的斗志来。

    结果凤时锦也没料到苏顾言居然会回来,她也不惊慌,闲话家常一样地对苏顾言说道:“夫子又回来了啊,是什么东西落下了吗?”

    她一步步朝柳云初走来,柳云初失声大喊:“你、你站住!今日暂停,待日后再战!”凤时锦脚下却不停:“喂我叫你停下你听到没有,夫子在这里,难道你还想当着夫子的面打我吗?”

    凤时锦站在柳云初的面前,对他笑得六畜无害。柳云初盛怒之下突然见到那笑容,竟有片刻的呆愣,随后就听凤时锦道:“你怂成这样,可真够丢脸的。”

    柳云初皱着一张脸,欲哭无泪地望向苏顾言:“夫子,她打了人还强词夺理,简直欺人太甚!要不是夫子及时赶来,她就要把手里的凳子招呼在我身上了!”

    凤时锦走去空地那里捡起木棍来,道:“你想太多了,我提着凳子出来,只是为它找回瘸掉的那只脚而已。”

    “瘸、瘸掉的那只脚也是你打断的!”

    凤时锦无辜道:“不是你狗急跳墙要抡凳子砸我吗,我为了自保才反手夺过的,你这状也告得太离奇了吧?”

    柳云初还想再争辩,苏顾言呵斥一句:“够了,你们两个,给我进来!”

    别的同窗统统都下学了,还看了这么一场好戏,估计回去以后还能津津乐道地说叨一番,等明日一早朝,估计满朝文武都知道这件事了。彼时凤时锦和柳云初被苏顾言喊进了学堂里面去,只见里面桌椅东倒西歪乱成了一片,苏顾言脸色十分不好。

    而且他早就能够预料到,皇帝把凤时锦塞进国子学里和柳云初凑一堆,准不会有好事发生。就是为了让他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苏顾言明面上没表现出来,但着实头疼,学堂里被毁得不成样子了,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窗边斜阳的光线洒在柳云初和凤时锦的脸上,一个提心吊胆,一个满脸淡定。苏顾言将两人训斥了一顿,柳云初是棵合格的墙头草,很识时务地正确认识自己的错误,而凤时锦则继续油盐不进。苏顾言看着他俩将杂乱的学堂收拾出来,道:“今日这些桌椅凳子的损失,你俩一人赔一半,还有,回去以后各抄写《礼记》三遍,明日交与我检查。”

    日暮四合时,安国侯家前来接柳云初回府的轿子已经停在门口了,在柳云初哀求的眼神下苏顾言也不好强行留人,若是让安国侯知道他儿子又在国子学里闹事,柳云初回去以后还得吃不了兜着走,于是苏顾言点点头就让他回去了。他如一只欢腾的小鸟,对凤时锦扮了一个鬼脸之后就蹦蹦跳跳地出去了。

    凤时锦嗤笑一声:“幼稚。”

    回头就撞上苏顾言清冷的目光。苏顾言看了她半晌,道:“还好意思取笑别人。”

    柳云初一走,空空的学堂里就只剩下她和苏顾言两个人,顿时气氛就压抑了下来,再加上暮色渐渐暗淡,学堂里的光线也跟着昏暗了去。苏顾言逆着光,凤时锦有些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也不屑去看。

    凤时锦道:“柳世子都已经回家了,请问夫子,我现下也可以走了吗?”

    苏顾言道:“柳世子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是可以回家,那么你呢?”

    凤时锦无畏道:“他认识自己的错误是应该的,因为这件事本来就是他错了。”

    “你就丝毫不觉得你错了吗?”

    凤时锦抬步就要离开,奈何苏顾言只身挡在她身前,她前无去路。凤时锦道:“你让开!”

    傍晚的最后一丝霞光在苏顾言脸上渐渐淡去,他神情淡漠,道:“在国子学你好歹尊称我一声‘夫子’,我还没准许你离开学堂你便不能离开,直到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为止。”

    凤时锦动了动眉头,她师父让她认错的时候她尚且要犟到底,眼下苏顾言让她认错她就更加不会认了。凤时锦瞅准了苏顾言旁边的空隙,蹬腿就企图往他旁边突破。怎知苏顾言动作实在是灵活,也仿佛料准了凤时锦的行动,只见身影一闪,就又把凤时锦堵了个结实,使得凤时锦一下子撞在他胸膛上。

    凤时锦有些气急道:“你以为你当个破夫子了不起啊?要不是师父有命,谁愿意来谁来!”

    苏顾言无动于衷道:“我也不会因为你是时宁的妹妹就对你网开一面。来国子学的学生,都是一应平等的,有错必认,有过必罚。”

    凤时锦笑笑道:“还真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木头死脑筋。”

    “随你怎么说。”

    凤时锦往后退了两步,身子贴在墙面上,一边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说道:“那咱们就在这儿僵持下去好了,我又不介意别人说你和我下学以后在这漆黑的学堂单独过了一夜,恐怕这个时候凤时宁还在眼巴巴等你回去一起吃晚饭然后洗洗滚床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