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打手板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05本章字数:2285字

    下学的时候,凤时锦和柳云初又被苏顾言给留了下来。苏顾言问:“昨日让你们回去抄的《礼记》呢,交上来我看看。”

    柳云初端端正正把自己的成果交上去,苏顾言略略翻了一遍,就看向凤时锦:“你的呢?”

    “啊?抄《礼记》啊?什么时候的事儿?”

    柳云初幸灾乐祸道:“昨天夫子布置给我俩的课业,你该不会是没做吧?”

    凤时锦道:“我是没做啊,只是你抄了就能明白《礼记》里面讲的精髓吗?你要是抄了还不明白,那抄来又有什么用呢?看你今天动手动脚的样子,估计是白抄了。”

    柳云初又气了一遭,道:“夫子,她强词夺理!”

    苏顾言对他道:“既然交了,你便可以回去了。”说着又看向凤时锦,眼神凉凉道:“你留下来。”

    柳云初听说昨天晚上凤时锦很晚才回去,要不是国师亲自来国子学,夫子指不定还不会放人。如今看来,凤时锦又要被留那么晚了,想想他就觉得很开心,于是啥也不说了,高高兴兴回家去。

    凤时锦与苏顾言相对无言。良久,苏顾言才道:“你是认定我教不好你了是吗?手伸出来。”

    凤时锦不肯伸。

    苏顾言站在她面前,伸手就去握住她的手腕,强行将她手掌心铺平,凤时锦弯曲着手指不想让他碰,苏顾言不知何时从袖中抽中一条戒尺来,声音淡薄如水,道:“在国子学里,不管你是时宁的妹妹还是国师的徒弟,你都是我的学生,教好你便是我的职责所在,这是不可争辩的事实。”说着他便拿戒尺重重地敲在了凤时锦的手掌心上。

    凤时锦瑟缩了一下,弯曲起的手指又被他给捉住。

    苏顾言的手凉凉的,不如她的师父那般温暖,碰到她的手指时像冷针扎一样让她甩手不及。可戒尺敲下时那股辣辣痒痒的感觉,又让她有种很奇异的触电感从心尖上一滑而过,算不上痛,心却轻轻颤了颤。

    凤时锦怔愣地抬眼看着他,好像在她很小的时候有个人教她背《论语》她背错了的时候,就是被那人轻轻敲打手掌心的。那时她说出今日课堂上的那番悖论,耳边回应着的是清浅的笑声,道:“谁教你说这些的?”

    凤时锦回答:“因为那是人之常情啊,孔夫子生前一定是个怪人。”

    凤时锦再仔细深入地想时,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苏顾言见她失神地望着自己的手掌心的模样,掌心上已经起了淡淡的红痕,苏顾言敲了她两三下就没再敲了,用教训的口吻说道:“现在晓得痛了?说孔夫子的那些话,也是时宁说给你听的?”

    凤时锦想得头皮发紧,不由缩手捶了捶自己的头,心里冒起一股烦躁的无名火,道:“时宁时宁,你就只知道凤时宁!我就是她的影子吗你干嘛非得事事都要在我面前提起她?”苏顾言沉默,凤时锦抱着自己的头,渐渐又冷静了下来,声音疲惫道:“你问我也没用,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只记得好像幼时对谁说过那些话,必然不是凤时宁说给我听的,如果是她我应该还记得的。”她看着苏顾言的神色倏地一愣,便又道:“我这样的回答还能令你满意吗?我不喜欢写字所以不会抄《礼记》,现在你打也打了罚也罚了,请问夫子我可以回去了吗?要是再晚些,我师父估计就找来了。”

    凤时锦走了两步,苏顾言在身后问:“你为什么不喜欢写字?”

    “因为我字写得丑。”凤时锦脱口而出,想了想又觉得不对,仿佛脑筋被人抽走控制了一般,说出来的话熟悉又陌生,而且言不由衷:“不是,”凤时锦摇摇头,更正道:“怎么遇到你就没发生过好事,我已经好几年没提笔写过字了。”

    身后苏顾言嘴角溢出两声凉透的笑,似讥讽似不屑,有些失控道:“凤时锦,你到底在演什么把戏?你以为你重演过去我和时宁之间的事我就会相信你吗?我和她已经成亲了,不管你再怎么努力都只是徒劳。我不相信你回来就什么目的都没有,我更不相信你什么都记得唯独忘了……”

    唯独忘了我。

    只是他怎么说得出口,凤时锦转头回来看时,声音也只好到此为止。他要是说出来了,好像显得他很不甘一样。不甘吗,怎么可能,他只是很生气!气她一回来,就好像一根刺一样,扎在他的心上,让他不得所安。

    凤时锦见他神色怔忪,开口问:“唯独忘了什么?你知道我忘记的是什么?”

    苏顾言有些无力,道:“算了,没什么。”

    凤时锦转过身去朝门口走,懒得跟他多费唇舌,只没回头道:“你要是非要以为我重回汴凉是有什么目的的话,以后我会和我师父一样成为大晋的国师,而你和凤时宁的生活我一点都不想介入,仅此而已。既然我现在是你的学生,我也认了,也请你扮演好你一个夫子的角色。”

    国子学的生活是枯燥的,那些四书五经、国策政论,听得凤时锦头都大了,她在山上野惯了,对学习文化又一点不感兴趣,因而在这一方面跟柳云初倒是臭味相投,两人同桌整天除了明争暗斗就是两耳不问夫子声、只顾趴头睡大觉。

    凤时锦觉得每天到国子学来唯一的乐趣就是旁边多了个话唠子柳云初。柳云初知道自己拳脚功夫比不过凤时锦,也不再向她主动挑衅挨揍了,便喜欢翻动着自己的嘴皮子跟凤时锦相互拆台。

    比如这一天,凤时锦一进学堂,带着清然的晨气,宛若一道清风,在柳云初身边徐徐静下。柳云初心里感到很惬意,然看向凤时锦的眼神却充满了轻蔑,撇嘴道:“每天都见你穿这样灰扑扑的衣服,真是难看死了,你一来爷就倒胃口。”他又看看学堂里其他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官家小姐们,两只眼睛放满光彩:“你看看别人,同样是一个年纪的女孩子,别人像朵花儿,怎么你就像坨牛粪呢……你、你你想干什么?”

    柳云初一回头,就见凤时锦突然凑近,与他咫尺相隔,闻到凤时锦的呼吸时他心口一紧顿时就有些六神无主。

    凤时锦对他缓缓勾唇,那神态魅惑至极,外头的金色晨光仿佛把她的轮廓也照亮,霎时让柳云初又神魂全无。凤时锦道:“你说话的口气怎么比牛粪还臭,昨晚睡觉前吃粪忘漱口了吗?”

    柳云初不回答。

    凤时锦不由动着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柳云初还是不回神儿,她便扬手在柳云初脸上拍了一巴掌。

    柳云初终于回神了……捂着自己白净但残留指印的嫩脸,勃然大怒:“凤时锦,你打我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