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不知悔改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05本章字数:2047字

    柳云初缩头当了哑巴,所有人敢怒不敢言。就连苏顾言也抿唇,似有些不悦的样子。可玺珠不见了总得找出来,皇帝是最疼爱眼前这位七公主的,若是闹大了龙颜大怒就不好办了,眼下他是这里的夫子还能大事化小。

    凤时宁也走过来对苏顾言轻声说:“七公主年轻心性,不如就让她进去搜一搜吧。”

    于是两个女书童粗鲁地在学堂里翻所有人的课桌。被翻出来的除了四书五经,还有春宫册、言情小话本等层出不穷。

    柳云初和凤时锦的两张课桌排在最后。柳云初的课桌箱里十分凌乱,几本横七竖八的书本一掀出来就什么都不剩下。而凤时锦的课桌箱则十分干净,里面一本书都没有。

    柳云初弱弱地对凤时锦道:“你……和七公主的关系应该很要好吧。”

    凤时锦嘲讽地笑了笑道:“好得很。”

    柳云初暗自松了一口气,暗道:“那我就放心了……”想来就算苏连茹在凤时锦的课桌箱里发现了玺珠,也不会多加责难她吧。可他就不一样了,要是和这件事摊上关系回头被他老爹知道了,又是一顿胖揍。

    结果女书童在众目睽睽之下,往凤时锦的课桌箱里掏了掏,突然大声叫道:“找到了!”

    凤时锦那嘲讽的笑容还未完全消散,陡然僵在了脸上。她看见书童转身过来,手里捧着一串碧玉珠子,正匆匆走出来。

    苏连茹喜出望外,接过来道:“就是这一串,你在哪里找到的?”

    女书童道:“奴婢在凤时锦的课桌里找到的。”

    女书童在凤时锦的课桌里搜出那串玺珠,是所有人亲眼所见,而且那么多双眼睛下也根本不可能作假。女书童如是一说,苏连茹便侧身向凤时锦看过来,一双双眼睛亦跟着看过来。国子学里的学生们先前还有些愤愤不平,现下东西被搜出来了,大多都等着看好戏。

    他们心里有一个一致的观点,惹上了七公主,这凤时锦是没好日子过了。

    苏连茹走到凤时锦面前,面上失望且愤怒,拎着玺珠在她眼前,说道:“看在我四皇兄和嫂嫂的份儿上昨日我还想与你做好朋友在这国子学里互相关照,没想到我的玺珠不见了竟是你偷的!现在人赃俱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凤时锦道“我没偷。”

    苏连茹冷笑:“没偷怎么会在你这里。”

    “那就要问你自己了。”

    苏连茹道:“你的意思是,我还栽赃陷害你不成吗?”她面向苏顾言:“夫子,念在大家都是同窗、相识一场的份儿上,倘若凤时锦及时认错并向我赔礼道歉,这件事也就算了。可是现在你也看到了,她不仅不承认错误反而怪我诬陷于她,既然如此我便什么都不说了,全凭夫子处置就是。夫子若是处置不好,回头我禀明母妃,让母妃定夺!”

    院子里静默良久,凤时锦感到诸多目光像针扎一样落在她的身上,扎得她体无完肤。多少年没被这些异样的眼光所逼视了,可不管过了多少年她仍然无所畏惧,做过的事情就是做过,没有做过的事情就是没有做过。

    苏顾言开口道:“凤时锦,七公主的玺珠是不是你偷的?”

    凤时锦掷地有声道:“不是。”

    他道:“那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会在你的课桌里找到。”

    凤时锦眼神显露出她独有的桀骜直直看着苏顾言,一字一句道:“我说了我不知道。”

    凤时宁走过来,道:“时锦,这件事可大可小,七公主不追究,你便向她认个错赔礼道歉便是了。”

    凤时锦看着凤时宁冷笑,道:“你是巴不得看我笑话,觉得让我丢脸你脸上就有光了是吗,我没做过的事情你要我怎么承认?”

    苏连茹道:“凤时锦和四皇嫂当然是不能相比的,她早就被驱逐出凤家了,年少时就不知天高地厚,身上还背着荣国侯世子的一条人命,还能指望她对四皇嫂有多敬重吗?这样的人,自己做了偷鸡摸狗的事情不承认,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简司音不知何时跳到柳云初的身边,笑嘻嘻地凑过来半个头,灵俏道:“她第先前和云初哥哥在街上打架也是传得沸沸扬扬的,一天来国子学就又跟云初哥哥大打出手呢,一直都风波不断呀,云初哥哥你说是不是?”

    柳云初思及自己丢脸悲催的过往,想他横行罢街好些年头,还没在谁身上吃过亏,自从这凤时锦来了,自己就接二连三败在她手里,颜面尽失不说,在家里还挨了两顿鞭子。眼下出了这件事,柳云初自己安慰自己,反正又不会死人,就权当教训教训凤时锦好了,灭灭她的威风,也让自己出一口恶气,于是奋勇地坚定地点点头,硬着头皮道:“凤时锦,你就认个错又不会掉块肉。”

    凤时锦不咸不淡地看他一眼。

    凤时宁道:“时锦虽然顽劣,但我相信她本性并不坏。”

    苏连茹挑眉道:“那四皇嫂认为,该如何处置她?四皇嫂的意思是想要为她求情吗?方才你也看到了,就算为她求情她也不一定会领情。”

    凤时宁道:“既然犯了错就要受罚,我纵是她亲姐也不能纵容姑息。她不肯认错,就让夫子该怎么处置便怎么处置吧。”

    简司音又出声道:“夫子,按照国子学里的戒条规矩,王子犯法庶民同罪,做出鸡鸣狗盗之事者要受教棍二十棍。”

    柳云初瞪她一眼:“要你多嘴!”

    简司音低声道:“不然你还要替她受二十棍吗?”

    苏顾言沉默良久,忽然对凤时锦:“昨天晚上,就你一人留在国子学里吧。”

    凤时锦道:“那又怎样。”

    苏顾言伸手:“拿教棍来。”不多时书童就送上一把用数根荆条捆成一扎的教棍,他对凤时锦说道:“你既不知悔改的话,那就跪下受训。”

    凤时锦斜了斜脸,昂扬着下巴,道:“你既已认定这件事,我知不知悔改都一样吧。只是上跪天地下跪师父,你算老几,要我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