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 主动找上门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05本章字数:2014字

    这时床边冷不防一道不温不火的声音响起:“先把药喝了再仔细想这个问题。”

    凤时锦吓趴,从被子里钻出来,一眼就看见君千纪居然不知何时、无声无息地站在她跟前,那她方才说的话……凤时锦哆嗦地伸手端了药,一口闷下,洒下几滴在衣襟上,情绪不稳道:“师、师父……徒儿只是做了个梦而已。”

    “嗯,为师知道。”

    “并没有真的想亵渎师父,大抵、大抵是……春天来了。”

    君千纪脸上的表情没什么起伏,只略略抬了一点眉梢:“然后?”

    凤时锦偷偷瞄了君千纪一眼,眼尖地发现君千纪的嘴角有丝丝红肿,唇色比以往更加红润,于是忙撇开这个话题,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问:“咦师父你的嘴怎么了?”

    君千纪不明意味地看她一眼道:“既然只是一个梦,就不要多想,好好休息,从今日起国子学就不要去了。”说罢他转身就走了出去。

    外面晨光正好,将君千纪的身影镀了一层淡淡的金,恍若当真神祗降世,神圣不可亵渎。凤时锦眯着眼睛,偷偷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觉那抹背影养眼极了。

    凤时锦身体底子一向很好,可此次国子学被罚以后引起了头疾发作,整个人像是大病了一场一样,脸颊消瘦了一圈,面色也有些病态。

    她听君千纪的话,没再去国子学,而是待在国师府里晒太阳、安生休养。

    三圈有凤时锦整日作陪十分高兴,最喜欢摊在凤时锦的袍裙上,和她一起晒太阳。凤时锦取出师父送她的匕首,偶尔削两块胡萝卜给它啃。

    午饭过后,君千纪给凤时锦送来药,见她神思迷茫,问:“在想什么?”

    凤时锦摇摇头,回答道:“徒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总觉得脑子里有什么光影,但细想却什么都记不住。”

    君千纪温温道:“想不起来的事情也就没有必要去记得,凡事顺其自然就好。”

    往后他才明白,他说的顺其自然只不过是诓她天真罢了。在她身上,君千纪不知何时开始,就再没顺其自然过。

    关于国子学里发生的事情,君千纪只粗问了几句,凤时锦道:“师父可不可以不要担心,徒儿的事情徒儿想自己解决。”她对君千纪露出明眸皓齿的笑容:“师父放心,我早已不是当年的我了,现在长大了,不应该什么小事都依靠师父的。”

    君千纪转身离开,轻轻淡淡道:“为师只有你一个弟子,你就是事事依赖为师也无可厚非。”

    凤时锦青长的头发用檀木簪松松垮垮地挽着,一半的发丝披散在肩背上,丝丝缕缕,发线随风浅浅飞扬,她捋了捋耳畔散乱的发丝,露出小巧而精致的耳廓开,槐荫间的阳光点落在她的耳垂上,散开淡淡光晕,衬得那含笑的侧脸美极了。

    君千纪走出很远,不经意间回头,恰好看见了这一幕。不经意间的回头一瞥,早已经成了他不知不觉的习惯。常人看不到的美丽,他可以尽收眼底,但从不轻易去搅乱。

    凤时锦抛胡萝卜,逗得三圈满院子打滚撒欢,那笑声仿佛能传染,丝丝浸染到了君千纪的眉眼间。

    在国师府里凤时锦除了偶尔跟着君千纪在丹房里转悠几圈,其余时间君千纪都没怎么约束她。这天傍晚,君千纪临时进宫去了一趟,凤时锦闲来无事就爬上院子里高高的树上去捉蝉。越是快要到夏天了,树上的蝉就叫得越凶,结果凤时锦把它们捉下来一顺溜捆成了一串。

    这时,叮咚一下,有一颗石头从外面抛了进来,砸在了地上。接二连三又有小石子抛进来,凤时锦便借着长开茂盛的树枝爬去了墙头那边一看究竟。

    这一看之下,发现墙外果真有人站在那里扔石头,而且还是一个熟脸孔,手心里还摊着几颗没扔完的。他正准备扔下一颗的时候,凤时锦垂着双腿坐在树干上,突然气凝丹田吼了一声:“柳云初你干劳什子!”

    墙外的柳云初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吼吓得毫无防备,做贼心虚地将石子往身后一藏,抬头四处张望,却没发现凤时锦她人,道:“你躲躲藏藏的算什么好汉,有种出来说话!”

    凤时锦悠悠道:“那你鬼鬼祟祟往我家扔石头又是哪路好汉?”

    柳云初脱口道:“要不是你躲着不出来,我用得着这么费尽心思地引你出来吗?”

    凤时锦闻言却嗤笑,道:“你要有事找我直接走大门不就好了。”

    柳云初:“不,那样太丢脸。”凤时锦操起捆好的一串蝉就朝柳云初扔去。柳云初起初没看清那是什么,还伸手来接。结果接到手心里定睛一看,又吓得花枝乱颤、肝胆俱裂:“啊啊啊”地连连大叫,甩手就扔掉,骂道:“凤时锦你怎么这么变态!”

    凤时锦反唇相讥道:“嘁,这么胆小还当什么小霸王,干脆回家洗洗睡得了。”

    柳云初有些被她挑衅到了,脸上憋得白里透红,在霞光映照下很是秀色可餐,他没忘记自己来的初衷,尚存一丝理智道:“你干啥不去国子学了?”

    凤时锦愣了愣,云淡风轻道:“所有人都不希望我去那里,不正遂了你们的意吗?”

    “你莫不是害怕七公主所以退缩了吧?”

    凤时锦低着眉,言笑晏晏:“是啊,我怕死了。”

    柳云初沉默了,一张脸上明晃晃地写着“有心事”三个大字。凤时锦眯着眼睛透过浓密的树叶看向远方火红的天边,又道:“这么晚了,你妈没叫你回去吃晚饭吗?”

    半晌柳云初道:“七公主阴晴不定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起初我还以为她是真想和你结交,没想到转眼就……但是你也不用太恐慌,凭你对付我的那些手段去对付她,不怕她不吃亏。这次你虽然占了下风,但多斗她几回就慢慢习惯了……”

    凤时锦道:“你这是在怂恿我跟七公主作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