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能别乱说话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05本章字数:2072字

    柳云初一听,立马来了十足的精神,立刻准备将事情的经过大肆渲染一番:“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那天上午七公主突然说自己御赐的玺珠不见了怀疑有人偷走了于是命人搜了每个人的课桌结果……”

    凤时锦猛咳一声,一把拧在柳云初的胳膊上。

    柳云初猝不及防疼得跳起来,皱着一张脸道:“你干啥拧我?”

    凤时锦捶了捶自己的胸口,翻白眼道:“被噎住了……”

    柳云初置若罔闻,继续道:“当时我可气愤了又无可奈何,眼睁睁看着七公主他们冤枉凤时锦,害得凤时锦被她姐姐凤时宁给活活打了二十棍……”

    君千纪皱起了俊眉。

    凤时锦又猛咳一声一把拧在了柳云初的胳膊上,咬牙低低道:“你怎么不说那玺珠是谁放进我课桌里的……”

    柳云初默了默,捡了最想说的,道:“凤时锦离开国子学以后,我为了给她报仇,也拿我的传家宝坑了七公主一回,于是才让凤时锦重新回国子学。国师大人,我说这些纯粹不是为了邀功,只是阐述基本的事实真相……”他转头向凤时锦:“你刚刚说你要喝水是不,我这就给你倒去。”

    凤时锦喝水的时候,君千纪手指悠闲地叩了两下桌面,不辨喜怒道:“如此说来还多亏了柳世子替我们家时锦打抱不平。”

    凤时锦蓦地觉得喝水也有些塞。

    柳云初暗含欣喜,摆摆手露出腼腆的笑容,盛开在他那张万紫千红的脸上可谓是花开富贵,道:“哪里哪里,国师大人太客气了,我和她是同窗嘛相互帮忙是应该哒,国师大人,明天可以让她回来继续上学吗?”

    君千纪沉吟片刻,道:“看她自己。”

    后君千纪有事起身离开了,凤时锦嫌弃地看着柳云初又吃了一碗饭,把桌上的青菜菜沫都给卷干净了。柳云初囫囵地问:“你家厨子哪儿找的,居然连青菜都炒得这般好吃!”

    凤时锦抽了抽嘴角:“我师父炒的。”

    柳云初噎了噎:“那我真是好福气啊……”

    “你再乱说话信不信我一筷子戳死你。”

    柳云初道:“我怎么乱说了,我说的是事实好不好。”一碗饭刚吃完,凤时锦就收拾了碗筷,要把柳云初赶出去,柳云初一边被凤时锦大力地拖着往外走一边无比憋屈道:“这好歹也是我第一回正式访问国师府,有你这么待客的么……凤时锦你放开我……你扯掉我的裤腰带了!”凤时锦手一松,柳云初立刻整理好自己的衣着:“你明天到底去不去,你不去我今天就不走了。”

    凤时锦被他磨得实在头疼,道:“我考虑。”柳云初张了张口刚想说话,凤时锦手指指着他的鼻尖眯着眼睛又道:“你再多说一句我就不去了。”

    柳云初又缓缓地闭上了嘴,垂眼看了看自己鼻尖上的那根青葱白玉般的手指,幽幽道:“还从没有哪个敢像你这样指着爷的鼻子……”不过感觉……真爽……啊等等,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变态的想法……难道骨子里他居然是个受虐狂吗?柳云初心里有些崩溃,挥挥衣袖满脸窘态地转身离开,强装淡定道:“算了,爷回去了。”

    凤时锦看着柳云初毛毛躁躁地爬树,问:“你真的不用走大门吗?”

    柳云初刚刚好不容易爬到了墙头,只来得及回头对凤时锦说了一句“不、用!那让我觉得很没……”然后一头就栽到了墙外头去:“面子……”

    凤时锦笑笑,回头抱了三圈,夜幕落下来呈暗淡的青黑色,星子依稀闪烁,月牙露了个淡淡的影儿,她慢悠悠地去了丹房。

    君千纪果真在丹房里。凤时锦站在门口,里面灯火微黄朦朦胧胧,她还没出声,里面君千纪的声音不咸不淡地传来:“为师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行。”

    凤时锦默了默,走进去站在君千纪的背后,道:“七公主的玺珠不是徒儿偷的。”

    “为师知道。”他去哪儿凤时锦就跟在他屁股后面转。

    “所以七公主害得徒儿白白挨了二十棍。”

    君千纪道:“七公主让你挨了二十棍,她乃皇族你就不要指望她面对同样的事情会跟你一样挨那二十棍,柳世子那么做也算为你讨回了一个公道。”

    “那下次呢?”

    “没有下次。”

    凤时锦揪着君千纪的袍角:“师父以为只要我不去国子学这辈子就不会再遇到七公主了吗?”君千纪身影一顿:“除了七公主,还有凤家的人,徒儿要是躲起来何必还要回来呢?师父不必担心我,我长大了,这些事情自行处理得来。”

    “所以你明日是铁了心要回去是吗?”

    凤时锦重重点头:“徒儿要去,徒儿在国子学的日子才开始,会好生学习,不给师父惹麻烦。”她蹿到君千纪眼前去,笑眯眯地:“我要是不去,师父也会很为难的对不对?”

    君千纪睨她一眼,径直走开,道:“在国子学里你所认为的麻烦并不是麻烦,最麻烦的人也不是七公主。”

    “还有比她更麻烦的吗?”

    “有啊,四皇子。为师一看见他就很烦。”

    凤时锦正色,道:“徒儿一看见他也很烦。”

    “既然如此,你回去国子学就离他远远的。”

    凤时锦一喜,揖道:“是,师父。”

    第二天凤时锦就去了国子学,也和往常一样并没有什么奇特的,依旧和柳云初是同窗兼同桌,接受着学生们若有若无的目光,以及苏连茹路过时的冷嘲热讽。

    柳云初则变本加厉地跟凤时锦耗,上课下课均不得消停。他觉得自从凤时锦回来了,自己在国子学里的学习生活才变得有滋有味了起来。不知不觉,来国子学上学已经成了柳云初意识里最有趣的一件事。

    安国侯见柳云初进学堂进得忒勤快,也不再犯什么大过大错,也就听之任之了。只偶尔在饭桌上念叨一两句:“我儿啊,你这个年纪交友要谨慎啊,多交良友莫交损友。我今日听说璟王家的小王爷年纪轻轻已经姬妾成群,还睡了璟王新纳的小妾,啧啧,真是坑爹不商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