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 游园赏花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05本章字数:2086字

    柳云初吊儿郎当地说:“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我怎能跟他们比。”

    安国侯眼珠子一瞪,道:“你这什么意思,还含沙射影教训起你老子了是不是?”说着就要拿筷子去敲柳云初的头。

    柳云初捂头,道:“你看你,说话就说话,动手干什么?”

    安国侯夫人语重心长道:“云初,说来你和那小王爷一个年纪的,如今却连一个通房丫头都没有,娘早已经为你挑好了两个……”

    柳云初急急打断道:“我还在个学生,在国子学里学业未成,怎能想那些呢,娘你还是先自个留着吧。”

    这天上课的时候,凤时锦出奇地没有打瞌睡,而是端着笔一直在写个什么。柳云初坐在她身旁,好奇得不得了,伸长了脖子去看,凤时锦警觉地捂上,睨他道:“偷看别人写信,你有没有道德?”

    柳云初抠了抠嘴角,道:“原来你在写信啊,写的什么,给谁写的?”

    凤时锦道:“关你什么事?”

    柳云初眼珠子一转:“莫非……你写的是情书?”凤时锦好整以暇地收了笔,他却四处张望满堂的学生,心里如百爪挠心:“你到底写给谁的,放眼国子学,还有谁能比我更帅吗?”

    凤时锦对台上的苏顾言投了一个眼神,扬了扬下巴示意柳云初:“呐,授课的夫子不就比你帅出好几个境界吗?”

    怎想这一动作却被苏顾言抓个正着,那淡漠的眼神一回过来,宛若清风送来阵阵冷香让人心悸,凤时锦连忙垂下了头。

    柳云初败,颓然道:“你不要告诉我你暗恋上了夫子。”

    凤时锦:“呸,放你妈的屁。”

    凤时锦写好了信塞进了蜡黄的信封里,下学的时候柳云初连自家的轿子也不坐了死皮赖脸地跟着凤时锦,非要跟她回国师府蹭饭吃。他眼神飘忽,一门心思都写在脸上:得把那封信弄到手。

    凤时锦似笑非笑地站在国师府的大门口,说道:“你真想知道我信里写的什么吗?”

    柳云初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那你附耳过来。”

    柳云初便凑了过去,凤时锦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那声音温清细腻,呵出的气息落在柳云初的耳廓上,他才猛然想起他还没跟谁这样亲密过,纯情得立马就红了耳朵,心里飘飘然起来。凤时锦说的什么他也听了个大概,连忙就退开,随手捏了捏信封里还有些细小的颗粒,连忙转移自己的注意力,道:“这里面的小颗粒是什么?”

    “种子。”凤时锦看了看他面红耳赤的,道:“不过是让你给我当个信差,怎的了?”

    柳云初夺过书信塞进自己怀里,道:“送信就送信,这么亲密干什么,不知道还以为你我有什么呢……”凤时锦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放心吧,我不会偷看的。”

    “谁看谁是王八羔子。”柳云初揣着信转身就走,凤时锦还在身后问:“喂你不是要蹭饭么,不蹭啦?”

    “改天!”柳云初闷头往前走,脸上有些烫,等走出好长的距离冷静下来了,他站在大街上一拍脑门,猛然顿悟:“该死,凤时锦她分明是故意吊我胃口,就是为了让我给她送信!我真是太大意了!”

    国子学五日一休沐,恰逢这天休沐日,宫里头百花盛开、争奇斗艳,皇后便宴请朝臣家的各位诰命夫人们进宫赏花,安国侯夫人亦在其列。

    这种事情跟柳云初是沾不上边儿的,安国夫人十分震惊他居然要跟着一起去。

    进宫之后,各位诰命夫人有的携了芳华之龄的千金小姐,有的携了俊秀儒雅的公子,柳云初进宫来还能见到不少在国子学里见过的熟脸孔。大抵皇后本身就是一个相当八卦的人物,邀众人一起相聚赏花,问问这家小姐那家公子,看得顺眼的便撮合到了一处。

    柳云初还不可避免地见到了苏连茹,苏连茹乃德妃最宠爱的公主,德妃在皇后面前亦是有意无意地提及国子学里发生的事,安国夫人是个有眼见的,连忙让柳云初给苏连茹赔罪。

    苏连茹高傲得下巴都快扬到了天上去。

    柳云初说道:“只有做错了事情才会赔罪,敢问公主我做错了什么事呢?”

    苏连茹道:“你诬陷本公主盗你传世家宝。”

    柳云初道:“我可没诬陷,人赃俱在呀,公主认定凤时锦盗窃的时候不也是这样么,当时要是我不直接斗胆抓住七公主的手,七公主不是因为怕被发现正要私吞我的传家宝吗,不心虚的话干嘛不光明正大地拿出来?”

    苏连茹气得脸色发白。幸好来赏花的贵妇们分成几拨,而眼下也没太多耳目,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事。可德妃的脸上也不太好看。

    安国夫人一记暴栗敲在了柳云初的后脑勺上,佯怒道:“胡闹,不过一块传给你未来媳妇儿的玉佩而已,七公主就是问你要你也得双手奉上!怎还能诟七公主想私吞呢,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

    皇后在旁打圆场笑道:“原来那家传宝玉是传给世子未来妻子的,说不定世子这么说却别有一番深意也说不定呢。”

    苏连茹鄙夷道:“我都说了,送我都不要!”

    德妃训斥道:“茹儿,不得无礼。”

    这时又有一道声音说道:“这国子学里的事情,臣妾也有听说过,听说打从那国师的弟子进去以后,事情就接二连三地起。”

    柳云初循声看去,见说话的是一位端庄而不失美艳的妇人,穿的是金绣牡丹双襟袍服,盛妆隆面贵气逼人,她身边还站着一名十分美丽的女子,与妇人七八分相似,紫衫长裙,眉间红妆如茱萸,丹蔻指甲分外显目。

    柳云初不常在这个圈子里混,但这母女二人他还是认得的,便是荣国侯夫人和凤家的大小姐凤时昭。

    凤时昭款款开口,面上笑容大方得体,道:“那是必然的吧,她本就是从乡里山上来的,不懂规矩也不知廉耻,说不定早就暗中觊觎着七公主的玺珠,想顺手牵羊结果东窗事发。她的品行德性,又怎能跟七公主相提并论,七公主看不上柳世子的传家宝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