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章 别来无恙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06本章字数:2055字

    转眼间就到了国子学进行第一次小考核的时间。国子学里的考核不如科举考核那般严格,考核的形式和内容还是主要由国子学里的夫子决定。国子学除了苏顾言这一最年轻的夫子以外,还有一些老顽固存在,因而考核也避免不了一些形而上学的东西。

    朝廷为了表示对国子学的重视,还会派大学士前往聆听。而学生们的家长、亦或是感兴趣的官家夫人亦可携年少不足以入学的公子小姐们一同前来看热闹,她们可不能错过这个让自己孩子熟悉国子学这个大环境的好机会,有的还打算为自家儿女相相看有没有适龄般配的对象。

    此次考核以抢答驳论为主,两人一组由夫子提问,一场下来谁回答得多且正确谁就算胜出。

    凤时锦如往常一样来国子学,大清早就见柳云初手上破天荒地袖着一卷书,摇头晃脑煞有介事地诵读着,他自己都被满嘴的“之乎者也”搞得有些心烦。

    国子学里陆陆续续有大学士、花枝招展的女人们进来,寻了相应的位置在偌大的书院里坐下。柳云初对迎面走来的一位端庄妇人挥了挥手,妇人牵着一命粉雕玉琢的女娃。

    柳云初道:“知道那是谁吗?”

    凤时锦回答:“是你妈和你妹。”

    “算你有点见识”,柳云初神采奕奕地看着凤时锦奸笑两声:“夫子将你我分为一组,不管怎么说我文采学识都要比你高一点点,真真是天助我也!在你来之前,我已经很久没在她们面前崭露头角了,凤时锦谢谢你,给爷当了一块这么好的垫脚石。”

    凤时锦嗤笑一下,不置可否。

    柳云初舒展舒展筋骨,继续道:“老实告诉你吧,今天我不仅要赢你,后面的所有考核我也要一一通过,我已经在国子学里重复了三年了,但你不一样,你才来,往后多留几年也是很好哒。”他四下望了望,问凤时锦:“咦,国师最近很忙吗,怎么今天不见他来?”

    凤时锦若无其事笑笑道:“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为什么要他来。”

    考核快要开始时,柳云初奋勇地把书念得颠三倒四,凤时锦十分淡定,看在柳云初眼里仿佛她已经认命认输了一样。

    一明眸皓齿的美丽女子转而朝凤时锦走过来,闲庭信步,优雅自然。

    凤时锦看见了她,女子脸上的笑容越发明媚娇艳,她脸上却毫无表情,一张脸素净简单,丹凤眼掠过浮光无数。

    突然凤时锦对读书的柳云初说道:“你去别处读,吵得老子头疼。”

    柳云初停下来,不屑道:“吵闹的又岂止是我一个,不光我在读大家也在读,还有那么多人都在聊天说八卦,你怎么不让他们统统到别处去啊?”

    凤时锦横了他一眼,冷冽道:“识趣点我让你走你便走,叽叽歪歪烦不烦?”

    柳云初被她的态度惹恼了,收起书刚想发作,对面的女子已在几步开外,嗓音尖尖道:“哟,这不是柳世子吗,这会子卖力读书可是难得一见。只是临时抱佛脚也不见得有什么用吧?”

    柳云初一脸怒容地扭头看去,张口骂道:“关你屁事。”待定睛一看才晓得,竟是凤时昭也来了。

    凤时昭目光流连在凤时锦的身上,那眼神幽冷如毒蛇,偏偏面上笑容不减道:“是不关我事,我只不过是见了随口问问,当初柳世子还是跟我一个学堂的吧。”

    柳云初脑筋转得也不慢,道:“我说凤时昭小姐,你今儿来国子学是来探望老同窗的吗?没事待在家里绣绣花有什么不好?莫非……”柳云初痞笑起来:“你也是来看看哪个公子优秀,好给自己寻夫家的?这种事让你娘来做就好了,你这样强出头谁还敢要啊?”

    凤时昭开门见山道:“好像这也跟你没什么关系。”她目光一移,就落在了凤时锦的身上,然后一步步走上飘满青碧落叶的台阶,来到凤时锦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六年不见,凤时锦,别来无恙。”

    不光眼神,连声音里爬满一股冷意。让凤时锦一下子跌回往日的噩梦里。

    凤时锦想过和她重逢,却一直没想好要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往昔的种种,在她心中汇聚成恨,淌遍心田,她攥紧了手指不动声色。

    凤时锦坐在回廊上,金色的阳光洒了她半边身子。凤时昭在她身前缓缓蹲下,凝视着她,而后道:“你也长大了,和凤时宁一样出落得这般美丽,就是不知道漂泊在外的滋味怎么样,好受不好受?”

    凤时锦没有回答。

    凤时昭拂了拂她肩膀上的一片落叶,又道:“想来你不过一条丧家之犬,落魄街头人人喊打也是再正常不过,我没想到还能看到你再回来。”

    凤时锦侧头过来,日光将她的侧脸照得苍白,她袖中的手指掐紧到极致之后又缓缓地松开了,不喜不怒道:“所以你很失望吗?”迟早是要面对的,这样的人也迟早是要见的,她为什么要紧张,要害怕?

    柳云初在旁看着心里闷得慌,他有些明白为何方才凤时锦要叫他走开了。凤家的事情他知道得并不多,可他却想要知道得更多。

    考核前国子学里的学生们都积极做着准备,谁都不想跟柳云初和凤时锦这两个败类级人物有所牵扯,所以两人所处的这个角落里没有别人,又有墙角可以恰到好处地遮挡,只四周飘来零零碎碎的读书声。

    凤时昭道:“失望?你要是一辈子躲在外面不敢回来,那才叫人失望!”她突然凑近凤时锦,抬手就拧住了凤时锦的发髻:“你以为,你当个国师的弟子就了不起了吗?”凤时锦感觉自己整块头皮都快要被她扯下来,咬了咬牙伸手就扼住了凤时昭的手腕:“你敢回来,我会让你付出比从前更惨痛的代价!恒弟的死,也要你千倍万倍地偿还!”

    凤时昭话一说完,凤时锦非常用力地掐在她手腕的柔嫩肌肤上。凤时昭吃痛想松手,可是凤时锦不肯松手,两相僵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