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 不许告诉任何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06本章字数:2032字

    指甲嵌入皮肉的感觉,让凤时锦觉得痛快,她抓得越发的紧。凤时昭让她放手未果,反而发了狠地越发疯狂地抓扯凤时锦的头发。

    凤时昭大骂:“你这贱人!”

    凤时锦笑:“我是贱人,我在你面前一无所有,你觉得我还有什么是可以失去的?我不像你,你拥有一切,你失去不起。”凤时昭闻言脸色一变:“我回来了,丧家之犬一样落魄的我还会怕你吗?”她凑近凤时昭,望进她的眼睛里:“你恒弟的死要我偿还,那我娘的死呢,是不是我纵化作恶鬼永生永世也不该放过你?”

    凤时昭的手腕被凤时锦抓出了血,她养尊处优哪受过这种伤害,又愤怒又慌张,道:“你放手!”她另一只手往凤时锦脸上刮去,那尖尖的指甲在凤时锦脸上划出几道红痕,怒不可遏:“我会让你后悔莫及!”

    凤时锦不怒反笑:“你有本事就来,你以为我怕你……”

    “砰!”

    凤时锦话没说完,柳云初猛地瞪大了眼睛,只见凤时昭狗急跳墙地抓住凤时锦的头便用力一下往旁边的廊珠子击去。这一记闷响让人心惊肉跳。

    凤时锦瞠了瞠眼,额头上霎时一抹艳血。凤时昭趁机得以抽身出来,连忙跳开两步,手捂着自己受伤的手腕,狠辣之色现于脸上。

    柳云初没见过女孩子打架,起初愣在一旁不知道该如何插手,眼下一见愤然而起将凤时锦扶住,一手抓着欲离开的凤时昭的衣角,道:“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狠心!你是想杀了她吗?”

    凤时昭回头,才想起边上还有柳云初这么个碍眼的,面色几变后恢复风和日丽,将满手鲜血的手腕横在柳云初眼前,柳云初立刻不忍直视抬起抓她衣角的手去挡住自己的视线,凤时昭轻蔑地笑了两声道:“胆小如鼠。你看见了,我这伤是她弄的,就算你说出去也是她的不该。”她看了看陷入迷糊的凤时锦:“凤时锦你给我记住了,你我势不两立!”

    “势不两立……”凤时锦昏过去之前,喃喃着。

    柳云初手忙脚乱地抱着她,摇晃了一会儿也不见醒,他还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一时间六神无主全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只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一遍遍叫道:“凤时锦你醒醒!你快醒醒!”

    凤时锦没有搭理他,她就像是一朵被拔出了根茎的花朵,柳云初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渐渐枯萎。嗯,当时他所能想到的最恰当的比喻就是这样了,越想越失落越想越难过,急得眼泪都快要掉下来。

    柳云初已经忘了,自己和凤时锦是多么不对头的冤家。他把凤时锦小心翼翼地放靠着廊柱,满头大汗道:“你别急,我这就去叫人来!”

    待那股痛劲儿缓过去了之后,凤时锦觉得脑仁儿依旧在晃,但已然清醒了许多。她闭着眼睛,就在柳云初起身之际忽然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裳。柳云初定睛一看,欣喜若狂,又连忙蹲下来,道:“你醒了吗,太好了……早知如此我该早说要去叫人来,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忒吓人!”

    柳云初见凤时锦额头上的血迹触目惊心,想伸手去碰又怕弄痛了她,道:“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你头上的伤要马上包扎,不然会流更多的血的!”说着就慌张地从怀里掏出一缕手绢,毛毛躁躁地把她的伤处包起来:“我也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有效果……”

    凤时锦动了动眉头,抬手摁住手绢,无声地歇了一会儿。飘散在凤时锦和柳云初中间的是久久的沉默。

    良久凤时锦睁开眼,侧头就看见了他,道:“你怎么还没走?”

    柳云初默了默,转身就走下台阶,道:“凤时昭也太欺负人了,我这就去告诉夫子,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那你还是回来吧。”凤时锦幽幽道。

    柳云初杵在屋檐下,阳光白灼,蓦然回头,一双眼睛黝黑分明:“你不准我说?她都打人打到国子学里来了。”

    凤时锦冲柳云初招了招手,柳云初迟疑了一下还是三两步并上前,她看了看自己手指上还未凝固的血迹,扯了柳云初的里衬衣角就把血迹揩在了他的衣服上,若无其事地说:“不是准备了一早上么,考核就快开始了吧,今天算你运气好,你赢定了的。”

    凤时锦脸色很苍白,露出的一抹笑容虚幻得若有若无。柳云初听她那么说,反而心里堵得慌。他问:“你为什么不准我说?”

    凤时锦头晕得厉害,强自定了定神,道:“关你屁事。”她往廊柱上靠了靠,随后云淡风轻地抽出发簪,三千青丝倾泻,她耐心地将一丝一缕捋顺然后重新一丝不苟地挽起来。

    柳云初有很多的疑问,有关她的身份,有关她从前经历的那些传闻,可是他问不出口。他知道就算问出口了,凤时锦也不会回答他的。

    后来每一组的学生都相继进行了考核。凤时昭鉴于柳云初目睹了事情的经过,也没将事情闹大,在凤时锦和柳云初上场的时候,她捏着嗓音道:“素问国师大人宠爱他的徒弟,今日这一考核怎不见国师大人前来,也好看看他的爱徒学到了何种程度。国子学乃大晋的最高学府,并不是人人都能进的,今日国师没来想必是知道他的徒弟也不会学出个什么名堂,只是给他丢脸罢了。”

    柳云初回了一句:“又不是丢你的脸,你这么紧张作甚?这国子学美其名为最高学府,可你我都心知肚明不过是像你我这样的官家子弟进来学习的地方吧,学渣多的是又不差这一个两个,你这样说搞得你好像很清高似的,你行当年科举考核的时候你怎么就排名倒数第二了呢?”

    倒数第一不必说,自然是柳云初。

    只是柳云初这一席话说出来,让凤时昭着实脸上无光。她张口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苏顾言开口道:“你二人准备好了即可开始,其余人等最好保持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