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 凤时恒之死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06本章字数:2056字

    半年的时间凤时恒身体反反复复,到入秋的时候才算基本痊愈,还能在秋高气爽的时候去院子里蹦蹦跳跳地放风筝。不管他是热着了还是冷着了,全府上下都将这个小世子当成宝贝,稍有差池,主母便将责任全部怪在凤时锦的头上。主母说,因为凤时锦让凤时恒跌进了湖里,所以凤时恒才会一直小病小灾不间断。

    凤时恒受了风寒在里间睡觉的时候,凤时锦便要独自跪在他门前的凛冽寒风中。

    她也不知怎么的,凤时恒会突然生了一场大病,啼哭不止。这把凤时锦的娘吓坏了,她娘回手搂着她,言语隐忍还是禁不住落泪,道:“锦儿……我的锦儿……若要是世子爷有个三长两短,你可怎么办……”

    凤时锦还没想好怎么办,因为这不是她能决定的。她也不知道主母会拿她怎么办,或许凤时恒伤了点皮她就会断两条腿。

    凤时锦依偎在她娘的怀里,哆嗦着说:“娘,锦儿知道错了……”不管是那时,还是往后许多年,她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便是载着凤时恒不管不顾地冲进湖里,若不是那样,她娘也不会代她受了这么多罪。

    她不想再被人轻贱,可是她娘呢,她阿姐呢?她给她们带来的就只有苦难吧。

    夫人抚摸着凤时锦冰凉的脸颊,温柔地说:“别怕锦儿,你和宁儿都是娘的心肝宝贝,娘会保护你们的……会保护你们的……”偌大清寂的院子里,跪的就只有她们母女俩,夫人似有些神志不清了,抬头四处观望,问:“锦儿,宁儿呢?”

    凤时锦回答:“阿姐说,她没机会出去走过看过,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子的,顾言哥哥来,我便让她替我出去了……”

    “这样也好,这样也好,少一个人受罪也是好的。”夫人又爱怜地抚摸过凤时锦的头发,目色慈爱:“只是辛苦了锦儿,你倒像是姐姐,宁儿身子柔弱,你什么苦难都替着她。”

    凤时锦抱紧了自己的娘,喃喃道:“我就只有那一个阿姐和这一个娘,你们是锦儿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正当母女情深的时候,屋子里沙哑粗噶的啼哭声终于渐渐地落了下去。雨下得更大,凤时锦两耳不清,隐隐约约听到主母和大小姐在屋子里撕心裂肺的呼唤。

    随后雨帘模糊了视线,她抬起头,看见里面的人气势汹汹地冲出来,一向高贵自爱的凤家主母和大小姐凤时锦发疯了一样冲进雨里,对凤时锦和她娘拳打脚踢。

    主母抡起一根木棒,发狠地把凤时锦和夫人往死里打,边打边疯狂道:“你们还我恒儿!还我恒儿!贱人,今天就要你们给恒儿陪葬!”

    后来雨歇,凤时锦和夫人被拖进冰冷的大堂里,三堂会审。凤时锦始才觉得,凤时恒这次生的病有些大。直到主母和凤时昭要把她娘摁在地上挨板子的时候,她才清醒过来,凤时恒死了。

    凤时昭声音尖如鬼叫,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毒害世子!恒弟之死,你们这等贱婢就是粉身碎骨也难辞其咎!来人,把这两个贱女人给我打!”

    主母坐在上座,伤心欲绝地抹泪。那失子之痛不像是装的,短暂的时间里仿佛已经精力交瘁。

    夫人哪里承受得住那么重的板子,凤时锦爬到她身上,将她护着。剧烈的疼痛铺天盖地袭来,她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不多久就已经被打得血肉模糊。

    凤时锦不相信,低低弱弱道:“不可能,前两日他还好好的,要我给他捂脚,要我给他捂葡萄,说是要吃热葡萄……他不会就这么死了的。”

    凤时昭道:“你还敢说,定是你那时候下的药,药死了他!你以为恒弟死了你就能解脱吗,我告诉你,他死了你们全部都别想活!”

    凤时锦反驳:“我没有药死他!我没有!”

    凤时昭命人狠扇她的嘴巴子,把她揪去凤时恒的床前,让她亲眼看看。凤时恒还不满十岁,孤零零的躺在床上,浑身发青发紫,早已经断了呼吸,身体冰冰凉。

    大夫说他是中毒而亡,抢救无效。

    凤时昭揪着她的头发,把惊恐无比的她推到凤时恒的面前,声如毒蛇猛蝎,咬牙切齿:“这府里,除了你们最恨他还会有谁,你早就想把他推进湖里淹死了,你说,这件事除了你还会有谁?”

    凤时锦一个劲儿地往后退,她没想到死人那么可怕。凤时昭就是要她瞧清楚,她的手拼命往后撑,身体想远离凤时恒的床头,手指甲在那床头实木上刮出一道道斑驳的指甲印来,满是鲜血……她摇头,害怕:“我没有,我没有毒死他!我没有毒死他!”

    可是谁会相信呢?

    凤家主母一声令下,要把凤时锦打死,且残忍地让夫人眼睁睁看着,并对她道:“你们敢害死我的孩儿,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她疯狂地笑说:“失子之痛,只有我们当母亲的才能深切地体会,你让我感受到这生不如死的滋味,我又怎能不加倍奉还呢?就让你看着你女儿被活活打死,我也要让你生不如死!”

    凤时锦奄奄一息的时候,她听到她娘悲痛欲绝的哭喊声。她屈指极其痛苦地在地面上留下几道血印子。

    凤时昭见她如此,怒极而笑,如恶鬼般触目惊心,她踱到夫人身边,回头看了看凤时锦,对夫人道:“你若那么袒护她,不如你代她去死呀,一命偿一命。”

    夫人猛点头:“好,好,好……你们别打她了,我替她去死,我替她去死……”

    主母想要折磨的是她娘,而凤时昭一心想要折磨的是她。她们要看着她和娘都生不如死才能解了恨意。

    白绫送上前的时候,荣国侯回来了。

    听到世子死去的消息,他又悲又怒。主母跪在他面前悲痛欲绝地说道:“我就只有这一个儿子,竟被这对母女给联合戕害了!这叫我以后怎么活!侯爷你一定要为恒儿做主,惩治凶手要为他报仇!”

    “父亲,我没有害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