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2章 等了你好久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06本章字数:2027字

    柳云初转身去开园子大门,奈何大门被苏连茹她们从外面用牢实的藤蔓给死死绞着,他根本就打不开。心里渐渐有些绝望,这真是一个馊得不能再馊的主意了,兴许等不到别人来救他们,今晚他和凤时锦就都会葬身在这火海里。

    可即便是葬身火海,他也不能放凤时锦一个人在里面!要死就死在一块儿,下了黄泉还能做个伴儿!

    如是想着,柳云初再也什么都顾不上了,拔腿就往主屋子冲去,边吼道:“凤时锦,没有衣服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也没有衣服,大不了死后我娶你,我们做一对鬼夫妻!其实你也没有那么讨厌,我喜欢你,我很喜欢你!”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只觉得那样的心情被说出来了,是感到轻松的,同时又肩负着一份沉重的责任。

    他愿意对凤时锦负起这样的责任。

    几块寥落的木板当在空空的门框里,但那也难不倒他,只要他下定了决心,就可以把那些木板挪开,进入到屋子里面去,把凤时锦抱出来。

    可是凤时锦的声音隔着木板带着咳喘奄奄一息地传进柳云初的耳朵里:“我出去之后呢?我们就能逃出去了吗?与其花力气在我身上,不如花力气去把大门弄开,又或者……你自己爬树、翻墙,逃出去……”

    柳云初用力地摇头:“不,我不会丢下你的……”

    他正要继续往前,突然这时,外面传来砰砰的闷响声,柳云初于浓烟之中回头看去,双眼被烟雾刺得眼泪直流,可他还是看见了园子大门正剧烈摇晃着,好似有人在外面剧烈地撞击。

    哐哐哐。

    柳云初眼泪汹涌,听到外面有人在喊:“凤时锦,你在里面吗?凤时锦!凤时锦你回答我,你在里面吗?”

    柳云初喉咙像是被堵住一样说不出话来,外面的人便一直在喊一直在撞,忽而他扯开喉咙大声回答道:“在!她在里面!”

    外面的人便似受了莫大的鼓舞,再疯狂撞击了几下门,最终那两扇门总算寿终正寝,破成了好几块往里面倒下。迷蒙之中,一道人影飞快地闯了进来,直到近在眼前了柳云初才看见来人的模样,正是苏顾言。

    有人来救他们,太好了。兴许是平日里受教于苏顾言的缘故,而且苏顾言又是一个男人,让柳云初觉得比其他任何人都要来得安心,看见他就仿佛看见了希望。

    柳云初浑身上下都是脏脏的,但苏顾言还是很显然地惊愕了一番,因为他没有穿衣服。一瞬的惊愕之后,苏顾言沉声问:“凤时锦呢?”

    柳云初道:“凤时锦在里面,今天七公主将我们两个困在这里,她到现在都还没有出来!”

    “你先出去,我进去看看。”苏顾言将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罩在了柳云初的身上。

    只是在转身的时候,却蓦地被柳云初拉住了。柳云初一脸郑重的神情,道:“她,也同样没有穿衣服。”苏顾言愣了一下:“苏连茹是想毁了她的清白,让她明早过后再无颜面见人……你是有家室的人,让我进去,我会对她负责的。”

    两人僵持了片刻,苏顾言回过神来,脸上依稀有怒气,用力往柳云初身上推了一把,将他推出了园子去,道:“到底是她的命重要还是她的清白重要?你若是当真顾惜她的清白,现在立刻就给我出去,在别人赶来救火之前马上消失!”

    柳云初颤了颤,他不晓得苏顾言哪里来的怒气。苏顾言说完以后也没再给他反应的机会,转而就不顾一切地朝大火和浓烟密处冲了进去。苏顾言的话也让柳云初清醒了过来,他是应该现在立马就离开,否则的话让其他到来看见他和凤时锦这般,反而会有更多的闲言碎语。

    柳云初站在门口,呼吸着外面新鲜的空气,极力让整个人都冷静下来。是,他应该这么做,现在有苏顾言在,他已经不用担心凤时锦会有生命危险。在短暂的心里挣扎过后,他咬一咬牙,转身就跑了。

    即使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对了,可为什么心里会觉得那么不甘心?柳云初拼命抑制的也正是那股不甘心。

    苏顾言气喘吁吁地站在主屋门前,用力拍了拍木板,此时破陋的屋檐已经着了火,他把一块块挡着门口的木板给挪开了去,随手丢在了外面,火尘漫天。在抬步进去时,冷不防一根横木从上方落了下来,幸好他动作够快,使得那燃烧着的横木没能砸中他,只从他的肩膀上勘勘错过,仍是留下一道乌黑的灼痕。

    他在角落里找到了凤时锦。

    黑发掩映着雪白的身子,似乎已经昏迷了过去,蹲在那里一动不动。苏顾言站在她面前飞快地把自己的中衣脱下,说不出心底是什么滋味,酸酸涩涩的,鼻子和喉咙已经被浓烟呛得快不能呼吸,声音极为沙哑地唤了一声:“凤时锦……别怕……”

    他将自己的衣裳披在了凤时锦的身上,伸手扶住了她的肩膀。她的身子很热很软,苏顾言结实的手臂一下便将她揽入自己的怀里,紧紧抱起,低头深深看了她一眼。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只看见她的头发黏在自己胸前,她斜斜地耷拉着脑袋。

    出去的时候苏顾言后背又被燃烧的木块落下来烫了一记,他低低地哼了一声。这一哼,却仿佛将凤时锦扰醒,她缓缓抬了抬头,恰逢汇聚在苏顾言下巴处的汗水啪嗒一下,落在了她的鼻梁上,滚烫而带着他独有的气息,令人迷恋,又万分熟悉。

    凤时锦一定是被烟雾给熏坏了脑袋,万般情绪皆袭上心头,竟哽咽出声。她从苏顾言给她裹好的衣服里伸出一截沾了斑驳灰迹的纤细手腕,轻轻扶上苏顾言的下巴,苏顾言浑身一震,感觉到那温温软软的触感正替他温柔地拭去下巴上的汗迹,耳边是她同样温软带着哭腔的声音:“顾言……我等了你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