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5章 短暂的误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07本章字数:2027字

    “不然呢?”苏顾言打断她反问:“要眼睁睁看着她在里面被烧死吗?”凤时宁语塞,自觉自己语气有误,她心里犹如火焚一般,看着凤时锦,听苏顾言又道:“时宁,夜已经深了,先容我将她送回去了回来再与你细说好吗?你先回去歇着吧。”说罢苏顾言径直越过凤时宁往前大步走了。

    “顾言!”凤时宁脱口喊道。苏顾言脚步停了停,她转身望着他的背影许久,最终换上往日和煦的面容,柔柔道:“她是我亲妹妹,你这般照顾她是应该的。你早早回来,我先回家等你。”

    “好。”

    凤时宁眼睁睁地看着苏顾言越走越远,手指紧紧掐着袖摆,屈了指甲而不自知。

    为什么他要躲着自己,这般抱着凤时锦回家?为什么他就始终逃脱不了她?

    后来苏顾言还是没能把凤时锦送到国师府,半路便遇上了君千纪。他停在原地不动,待君千纪走上前来,看见他怀里抱着的狼狈不堪的凤时锦后,平静冷清的英俊面容含着滔天怒气,径直上前来扬手从苏顾言怀里卷走了凤时锦,转而便朝苏顾言一掌劈过去。

    苏顾言没料到一向冷静的国师会突然动手,还一句话来不及解释就被推了个趔趞,胸口隐隐作痛。

    君千纪浑身散发出冰冷迫人的杀气,直勾勾盯着苏顾言,一字一句道:“我君千纪的徒儿,她也是你动得的吗?”

    那一刻,苏顾言无言。他好像已经明白了,凤时锦之于君千纪而言的重要性。

    凤时锦早就已经醒了,君千纪毫无保留的护短让她觉得心里温暖极了,光溜溜的手臂轻轻环住他的腰,另只手扯了扯他的袖袍,软软道:“师父,是夫子从大火里救了我,送我回来的。”

    君千纪一愣,那迫人的气息才渐渐散去,把凤时锦手臂又抽了回来,用自己的外袍重新裹好,道:“方才是我一时着急失了体统,还请四皇子赎罪。国子学为什么会着火困了她……”凤时锦偷偷扯了君千纪的袖角,他顿了顿道:“四皇子乃国子学的夫子,相信会给她一个公道的。”

    苏顾言点头道:“这点国师请放心,我会将事情弄清楚的。”

    随后君千纪抱着凤时锦便转身走了。苏顾言却留在原地久久未动,如凤时宁凝望着他的背影一般,凝望着君千纪的背影,以及眼梢出那双垂在半空中轻轻摇晃的凤时锦的双足。

    苏顾言回到皇子府以后,府中灯火通明,凤时宁正在房里等着他。他推开门进去,见凤时宁正急急忙忙用手帕擦拭了一下眼角,眼泡子也是红彤彤的,我见犹怜。

    苏顾言有些愧疚地站在门口。凤时宁起身,勉为其难地破涕为笑,迎上前来道:“皇子爷回来了。”

    往常只要她称呼苏顾言皇子爷,苏顾言便会知道她是受了很大的委屈正与自己赌气。

    苏顾言进房,执了凤时宁双手,将她抱入怀中,抚过凤时宁的脸颊:“怎的还哭了。”

    凤时宁摇摇头,道:“没有,我只是担心皇子爷。”

    “还在生我的气?”

    凤时宁嘴上说着怎敢,眼泪却簌簌往下掉。她说道:“一个是我夫君,一个又是我亲妹妹,我再怎么生气也不会生你们的气。你们有什么尽管和我说便是,也不用故意避开我……”她委屈地哭成了一个泪人儿,叫苏顾言见了无限心疼:“时锦虽长得与我一模一样,可到底又和我不一样,你若是看上了她……”

    苏顾言打断道:“说什么傻话,时宁,不要乱想好吗?”

    凤时宁泣道:“可我看见你和她衣衫不整、那般亲昵地搂抱在一起,我还能怎么想呢……”

    遂苏顾言扶着她的肩膀,才将事情的详细说给了凤时宁听。

    明明六月已过,凤时锦还是感到很冷,浑身都浸着冰冰凉的寒意。君千纪抱着她走在路上,她隐约能感觉到,君千纪和她一样僵硬,手臂连姿势也未换一下。

    那掌心贴着凤时锦的后腰,有几分温凉。

    良久,君千纪突然出声道:“时锦,你就没有什么对为师说的么?”

    凤时锦躺在他怀中,呼吸间隐隐透着一股君千纪身上独有的槐花香,她僵直着背脊骨动也不敢动一下,害怕身上衣袍遮不住身子,露出一星半点便是对师父的亵渎。

    凤时锦哑了哑嗓子,道:“国子学里的火是我让柳云初烧起来的,若不是那样做的话,等明早大家看见,我和柳云初都会完了。”

    君千纪没有再问,到了国师府他径直将凤时锦送回了她居住的院子里,屋檐下点着昏黄的灯,三圈正蜷缩在窗棂上,一边打着瞌睡一边等待着它主人的回来。

    到了廊下,凤时锦轻微地挣了挣,君千纪才终于松手,放她赤脚站在地上。她捻了捻身上的衣裳,飞快地背过身去,不敢看君千纪的眼睛,更不敢正面面对他。一定是仅剩的那点羞耻心在作祟,竟让凤时锦心里发虚,又有些慌张心悸,脸上蒸腾起些许的热意。

    两个男人的衣服在她身上显得特别大,她顾得了左边顾不了右边。君千纪的青灰色袍子泛着幽幽清香,从她肩头微微滑落,不小心地露出半个圆润的肩头,泛着润玉般的色泽,还有那发丝半遮半掩下的一段弧度优美的颈项。

    然她才将将跑上两三段石阶,衣衫下交替抬起的双腿隐约修长而莹润,身后君千纪冷不防忽然出声道:“是不是你觉得为师会袖手旁观或者无能为力,所以你才不论发生任何事都不打算对为师讲?”

    凤时锦一双玲珑赤足停了下来,脚心感受到石板台阶传来的沁凉,她拉了拉肩膀上的衣衫,哑声道:“我只是不想师父为难。现在师父明白了吗,只要我回来了,她们是不会放过我的,不管我是用力反击也好,还是什么都不做,都是一样的结果。她们不将我踩进尘埃里永不能翻身,是不会罢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