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1章 传授经验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07本章字数:2008字

    君千纪隐约觉得自己大概进错了地方,但还是很有礼貌地问一句:“你是稳婆?”

    女人一愣,甩着香帕问:“奴家哪里像稳婆?”

    君千纪上下打量她一眼:“哪里都不像。”

    女人一乐,掩嘴又故作失望道:“公子可真逗,我就说这么俊的公子怎还会上我的门来找亲事,必定是不缺姑娘喜欢的。你要找稳婆是吗,可奴家是媒婆,稳婆在隔壁。”

    “哦。”君千纪面无表情地转身就去了隔壁。稳婆看起来委实比媒婆要顺眼,不那么浓妆艳抹,而是素净又稳重的感觉。他把稳婆带去了国师府里,虽然不是去给人接生,但稳婆相较于之前的女大夫就显得圆滑多了,知道君千纪是国师后便尽心尽力地完成使命,在房间里帮凤时锦换上了月事带,衣服床单全部换了一遍,然后坐在床边给她悉心讲解。

    凤时锦到底是女子,一点即通。

    君千纪在回廊上摆一只火炉,给凤时锦熬鸡汤的时候,倒不是他故意想偷听,可稳婆的声音着实太有穿透力,对凤时锦讲道:“女娃来了初潮以后,就等于是彻底长大了,可以变成女人了能够嫁人了。”

    凤时锦疑惑:“不是女子及笄后就能够嫁人了吗?初潮和嫁人有什么关系?”

    稳婆神秘兮兮地笑了,说:“及笄那是年纪问题,初潮那是成熟问题。不过及笄了的姑娘大多都已经来了初潮了,像你这么晚的是极少数的。来了初潮以后嫁人与夫君同房,之后就能怀上孩子了……”君千纪在外头不置可否地眯了眯眼,素白的手指拈着一只汤勺,停顿在半空中,似脸色有些黑,有些不悦,又听稳婆道:“呸呸呸,要是国师知道我说这些,定要不高兴了,姑娘是国师的弟子,将来就是大晋的女国师,怎能轻易谈论嫁不嫁人什么的,都忘了吧忘了吧……”

    君千纪这才又继续手上的动作,一手揭开盖子,一手用汤勺在锅里搅拌了一下。

    后来稳婆离开了。君千纪端着一碗熬好的鸡汤进来时,凤时锦正半靠在床头,双手交叠于腰腹,发丝披散,衣襟叠合处锁骨若隐若现,露出一截纤纤脖颈,整个人憔悴而柔弱的样子。

    她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君千纪,一眼不眨。

    君千纪亲自喂她喝鸡汤,她咂咂嘴,满足而幸福道:“这汤是师父熬给我喝的吗?”

    君千纪没回答,一勺一勺喂得认真。只要看她一口口喝下,他心里竟也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畅快和满足感。

    国师大人,你的志趣和追求已经越来越接地气了……凤时锦笑眯着眼又道:“这个比药好喝多了。”

    君千纪看了看她的嘴角,残留着汤渍,凤时锦迎着他的目光便舔了舔自己的嘴,一下子舔干净了。君千纪又垂下了眼,道:“外面还有,慢慢喝,不用着急。”

    “再来一碗。”

    君千纪盛来了第二碗,但是凤时锦却不愿意自己一个人喝了,非得君千纪喝一口她才喝一口。

    可师父怎么能和徒儿共喝一碗汤。

    君千纪板正着脸道:“别闹,这是熬给你喝的,你需得全部喝下去。”

    凤时锦蛮横地把头撇向一边:“我不管,反正你不喝我也就不喝了。师父给我熬这汤也很辛苦的,难道就不能喝两口吗?”

    最终君千纪拗不过她,起身道:“为师再去拿一只碗来。”

    凤时锦立刻就抓住了他的衣角:“不行,你必须拿我喝的这只碗、我喝的这只勺喝!”君千纪高高大大地站着,低头睨着她,神色意味不明。凤时锦又弱弱道:“师父是嫌弃我喝过的脏吗?”

    “……并没有。”

    “你迟疑了一下才回答我,那就是有。”

    君千纪摸了摸她的额头:“别以为你现在发着烧就可以对为师为所欲为。”

    凤时锦亦摸了摸自己的头,摇头晃脑恍然大悟:“原来我还发着烧,难怪我怎么一看见师父就脸皮发热呢。师父,又不是让你喝药有这么为难你吗,我还生着病呢你也不迁就我,那你什么时候才能迁就我?只不过让你喝碗鸡汤你也说我为所欲为……”

    凤时锦的表情十分委屈。

    君千纪顿了顿,又重新坐了回来,端起汤碗直接喝了一口。凤时锦道:“你没用勺子不算,你再拿勺子喝一口。”

    君千纪眉梢抖了抖:“你……”

    “师父不喝我也不喝了。”

    “算了,为师本不应和你在这个时候计较。”然后君千纪就依了凤时锦,按照她所说的,她喝一口,自己也喝一口。

    好的是,这个院子里平时没有国师府内的药童出现,不然若是被撞见了,还不知会有何后果。

    “师父,刚刚那稳婆说,我成熟了以后就可以嫁人了,可我又是你的徒弟,我能嫁人吗?”

    “她瞎说的,你不要相信。”君千纪面不改色道:“你是我徒弟,徒从师命,没有为师的允许自然不能嫁人。”

    凤时锦想了想,又问:“那你以后会娶妻吗?”

    君千纪愣住了,轻声道:“为什么问这个?”

    凤时锦道:“我好算算我能陪你多久。”

    君千纪将空空的汤碗放置在边上,问:“还饿不饿,要不要吃点别的东西?”

    凤时锦抓着他的衣角,道:“师父,你还没回答我。”

    半晌,君千纪道:“大概不会,你有见过国师娶妻的么?”

    凤时锦脸上绽放出一抹大大的微笑,道:“那太好了,等以后我继承你的衣钵当了国师,我不嫁人你也不娶妻,我负责好好孝顺你照顾你。”

    君千纪闻言不由一笑,极为温柔,道:“你当国师,还是很久以后的事情。”

    凤时锦这初潮来得很迟,却很汹涌。她虽然是初次应对,手法很生疏,但也总算可以成功地将月事带换下来。她很黏糊君千纪,整日跟他磨,他居然很有耐心地把她照顾得事无巨细,饮食方面也是十分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