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5章 解开心结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07本章字数:2050字

    有学生喜形于色道:“你们看见没,今天柳云初那吃瘪的脸色,晒得通红,出尽了丑相。”

    另两个学生便是一阵哄笑,道:“进了国子学这么久,向来都是他世子爷给我们找难堪,我们还没见过他像今天这么难堪呢!”

    “是他平日里耀武扬威、不可一世,自己树敌太多可怨不了别人。”

    几人又是一阵笑。笑过之后,一学生面上带着猥琐的笑容掇了掇另一人的手臂,道:“白瞎了那么好的一本春宫图,欸,你可不可惜啊?”

    那学生涎笑道:“你我都看过了,简直烂熟于心,最后还能帮我们整治柳云初一回,算是功德圆满,有什么可惜的?”

    三人勾肩搭背一脸不正经地嬉笑着正准备走出去,这时头顶传来一番响动,待抬头去看。忽然两只鞋从天而降,正砸中其中两人的脑袋,换来两声惨叫,剩下那一人心中正觉得有些庆幸,待抬头一看究竟时,只见灰影一沉,速度快得他根本来不及看清,随后就跟着也是一声惨叫,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凤时锦从树上跳下来将他砸倒在地。听他们的谈话,那春宫图就是来自地上这学生的手里。

    边上的两个学生脸上一人留着一只鞋印,见状惊道:“凤时锦,你干什么?竟然敢偷袭我们!”

    凤时锦不慌不忙地站起来,拂了拂衣角,穿着罗袜的脚还不忘往学生脸上碾上两脚,双眉间惺忪而尽是不耐,道:“你们吵到我休息了。”

    凤时锦打架很厉害,这在她刚来国子学跟柳云初大打出手的时候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她连世子都揍得,更别说这几个官家子弟。国子学里的人除了跟凤时锦作对的苏连茹的那伙人外,别的学生惹不起总躲得起。

    三名学生砸也被砸了,很下流地骂了几句就准备撤人。这时凤时锦又道:“夫子没教过你们走的时候要说‘告辞’的吗?”

    “凤时锦,你不要太过分!”

    “我还有更过分的。”

    下午上课时,柳云初一个人落寞地坐在位置上,凤时锦姗姗来迟,仿佛带来了外面明媚的阳光,让他的眼前为之一亮。他想问她为什么这么晚才来,张了张口又识趣地闭上了。

    随后进来的便是方才那三个男学生,鼻青脸肿的有苦难诉。他们走到柳云初面前,对柳云初很恭敬地鞠躬,苦哈哈道:“对不起柳世子,今天上午的春宫图是我们放进你课桌里的,我们在这里跟你赔不是,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跟我们一般见识了!”

    柳云初一愣,然后莫名地觉得很有面子,懒洋洋道:“你们跟爷说这些有什么用,有本事跟夫子说去呀。”然后就把春宫图交给了夫子,夫子又训斥了他们一顿,让他们也去太阳底下站上一个时辰。

    柳云初又不是瞎子,在那三人离开时看凤时锦那畏惧的眼神,一个不差地落进了柳云初的眼里。

    柳云初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三人脸上的伤是凤时锦给揍的。她莫不是晓得了事情的真相,所以找他们算账,并勒令他们来向自己赔礼道歉……真是太感动了。柳云初差点眼泪掉下来,突然觉得连日以来的阴霾根本不算什么,凤时锦虽然嘴上什么都没有说,但事实证明她还是很有良心的!

    柳云初磨磨唧唧,想跟凤时锦说上一言半句。是他太小人之心了。

    就算求亲被拒,但他们也还是朋友的!

    然后……柳云初发现他努力了几下,还是说不出一句话来。他又纠结了整个下午,眼看着下学了,学生们都陆陆续续地走出了学堂,凤时锦也不例外。

    柳云初不前不后地跟着她,就在她将将跨出国子学的大门时终于鼓起十二万分的勇气叫住她:“凤时锦!”

    凤时锦停了下来,转身看着他,似笑非笑:“怎么?”

    柳云初走到她面前,吞吞吐吐的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凤时锦习着他平时的口气悠悠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你不说的话爷可要回家吃饭了。”

    柳云初一听就来劲,道:“你说你一个女娃家家的自称什么爷,一点都不知道含蓄!”凤时锦不屑地“嘁”了一声,柳云初觉得说了第一句话后就像是打开了心扉,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于是又道:“今天的事,唔,我知道是你做的,我还是得谢谢你。”

    凤时锦挑了挑眉,道:“是谁说要跟我做朋友的?做朋友不就是应该两肋插刀、义不容辞么。况且那也是举手之劳。”

    柳云初眼神亮了亮,道:“我们还可以是好朋友吗?”

    凤时锦看他一眼,转身往前走,道:“不是就算了,也没人强迫你。”

    柳云初来了精神,死乞白赖跟在她身边,道:“谁说不是!”他将手臂毫无间隙地搭在凤时锦的肩膀上,将她往自己身边一捞,信誓旦旦道:“我们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凤时锦睨了睨他的手:“爪子拿开!”

    “凤时锦,过几天端阳节了,你来我家吃粽子吧!”柳云初盛情地邀请。

    凤时锦道:“不去。”她可要在家陪师父一起吃粽子。

    柳云初道:“你不去我家,那我去你家。”

    “我家你也不许来。”

    柳云初退了一步:“我不去你家,那我晚上邀请你去秦楚河上看赛龙舟,”凤时锦张了张口还不待说话他便又补充了一句:“你要是再敢拒绝你就不是人!”

    凤时锦吁了一口气:“好。”

    柳云初兴高采烈:“好,那就这么决定了,到时候我来你家找你。”

    两人解开了心结,于路口欢快地分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话说苏连茹在大理寺被罚杖责三十,虽然提前有打过招呼下手注意分寸,但她毕竟身娇肉贵,一番折腾下来屁股也开了花。听说那日她在大理寺哭得花容失色、感天动地。德妃实在放心不下,赶去大理寺一看了究竟,到底心疼自己的骨肉,在旁无法阻止,也跟着抹眼泪。

    至此苏连茹憎恨凤时锦简直是恨到了骨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