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6章 此恨难消除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07本章字数:2053字

    苏连茹在宫里养伤了数日,在太医的精心照料下好了许多,但还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又蹦又跳的。幸好德妃准许凤时昭进宫来时时陪伴,才叫苏连茹好受了些。她待在宫里闷得慌,这个下午又着实感到有些暑热,便叫宫人在御花园内树木茂盛的僻静地方放上贵妃躺椅和一应瓜果点心,携了凤时昭一起在那树下聊天乘凉。

    宫人们都退下了,只凤时昭拿了一把团扇,时不时向着苏连茹摇了摇,给她送了几许凉风。苏连茹仍还不能平躺在躺椅上,屁股还疼着,便只好侧卧。

    凤时昭十分歉疚道:“公主对不起,原本是我受了委屈你只是帮我出一出气,没想到却连累你受此皮肉之苦,时昭难辞其咎,内心时时受着煎熬,恨不得代公主受这皮肉之苦。”

    苏连茹看她一眼,道:“打也打了,本公主这罪也受了,一个人受罪总比你我两个人受罪要好得多。这事儿不怨你,”她眯着眼睛,眼里迸出恨意:“要怨就只能怨她凤时锦太过狡猾,这次打狗不成反而让狗给咬了一口。”

    凤时昭道:“那件事我们做得隐秘,除了那天我们几个人知道以外,再无别人知道。凤时锦和柳云初要想逃出去怕是难上加难,只没想到最后还是让他二人给逃了出去。”

    苏连茹道:“那夜不是遭了火吗,不然相信他俩定然逃不出去。”

    “那火可能是我们烧了他们的衣服留下的,没想居然让那小贱人钻了空子。只是就算是遭火,等火烧旺起来被人发现并赶过去扑灭,说不定早就烧死他俩了,哪有让他俩顺利逃跑的机会。”

    苏连茹愣道:“你的意思是有人泄密?”

    这会子天光正盛,正直直照射这各宫的红墙琉璃白瓦,树上蝉鸣扰耳,各宫的太监们正在树下挥着竿网奋力捉蝉。

    昭媛宫里的虞昭媛亦是一个身子娇贵的,受不得一丁点暑热,宫人们捉蝉之时她便和伊双一起出了寝宫到御花园里来散步,专挑了林荫小道缓步而走。

    伊双仔细道:“娘娘若是走累了便找个地方坐下休息一下。寻常娘娘都甚少出来走动,实在热的话,我可以让宫里人往寝宫里准备些冰块祛暑。”

    虞昭媛性情温婉柔弱,不争不抢,她这样的女人委实不适合在宫里生存,这一点伊双是十分清楚的。所以平时除了自己的昭媛宫,她都甚少出门,若是遇到了别宫的嫔妃,应付不来说不定还要吃亏。

    虞昭媛柔柔一笑,恰如春风拂柳一般,说道:“久不出来走动,在花园里呼吸一下空气也是好的。况且眼下才将将入夏就要在寝宫里搁置冰块,等天气再热些可怎么好?”她携了伊双的手,眼眸神态间展现出女儿的娇羞之色:“不怕,你陪我出来走动走动,权当是锻炼身体,我也是开心的。”

    伊双见她心情不错,也就不忍拂了她的心意,全心全意地陪着她在林荫下闲庭信步。

    待走进一片参天树林时,虞昭媛一时没有留意,伊双有些功夫,耳力甚好,人也很警觉,忽然伸手拦住了虞昭媛的身子,道:“娘娘止步。”

    虞昭媛问:“怎么了?”

    伊双上前去,轻轻拂开了浓密的树叶,只见那边不远处有苏连茹与凤时昭在乘凉避暑,两人正说着话。要不是伊双察觉,这树叶往眼前一挡,根本发现不了。

    伊双低低道:“七公主在那边,我们换个方向走吧。”

    虞昭媛隐约听到她们提起凤时锦的名字,便扶了扶伊双的手,道:“等一等。”

    凤时昭道:“若不是有人泄密,凤时锦和柳云初又怎会那么快被发现?我听说当晚第一个赶到国子学的人是四皇子,凤时锦定然是从公主身上偷走了玺珠为了报复才将玺珠交给四皇子。不然的话凭当时那大火场景,又那么混乱,谁会在地上发现玺珠,要不是被大火烧毁也早就被灭火的人来人往给踩碎了。”

    苏连茹道:“这件事本公主也是这样想的,只是会有谁去告密?”她想了想:“难道是简司音?但宫燕秋说了,她是把简司音送回了相国府才回去的,至于宫燕秋就更不会出卖我们。”

    凤时昭笑笑,道:“有一事我倒不知道该不该与公主说,若说得不恰当,倒像是在挑拨公主与简小姐之间的关系了。”

    苏连茹嗔她道:“你还不知道我的性子么,有什么就直说,莫要吞吞吐吐的。”

    “简司音心系柳云初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事情,那日她死活都想救柳云初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就算宫燕秋将她送回了相国府,也无法阻止她事后想起来突然后悔。”说着就冷笑了两声:“只是简司音也不算笨,竟晓得去找四皇子出面,以为这样便不会明着得罪了公主了。我听说她乃千金大小姐,平日里秀气矫作的,应是想不到这一层,但她还有一个老奸巨猾的相国当爹,便是她爹给出的注意了。”凤时昭说得头头是道,叫苏连茹不得不信,苏连茹听之面上就露出了愠怒之色,凤时昭还又道:“后来为了证实此事,我也私底下找人向相国府打听了,确实了简司音当天晚上哭哭啼啼地又坐了马车匆忙出门。”

    苏连茹一气之下,一掌拍在贵妃椅上,宽大的袖摆掀翻了旁边的一碟水果,忿忿道:“没想到这个叛徒居然是出在我们自己人身上,我平日里待她不薄,她竟背后捅我一刀!”

    凤时昭拍了拍苏连茹的手,安慰道:“公主不要生气,那简司音会这么做也是受了柳云初的迷惑,她是个不善心计的人,公主不妨日后慢慢算计她,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眼下公主受了如此大的委屈,要是不向那两人讨回来,莫说公主,就连时昭心里也是义愤难平。”

    苏连茹气道:“往昔本公主虽知道你憎恨凤时锦,但时至今日方才切身体会到你憎她入骨的感受。要是有机会,本公主一定让她粉身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