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9章 柳云初失踪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1:08本章字数:2019字

    来人正是伊双,穿的一身宫裙,想必是出来得着急,来不及更换。

    伊双抬头一看,连忙上前,面色亦是有些着急的,说道:“时锦大人总算是出来了,伊双莽撞来见,还请恕罪。”

    凤时锦道:“你找我有事?”

    伊双近前两步道:“今日宫中设宴,人迹嘈杂之下我才得以有机会偷偷溜出来。前两日本想出宫却一直没有机会,娘娘特命我来向你知会一声”,伊双顿了顿,声音低低的,只有两人才听得见:“让时锦大人小心七公主和荣国侯家的大小姐,她二人在宫中合计想对你和柳世子不利。时锦大人若和柳世子交好,还请提醒一下他。”

    凤时锦愣了愣。

    伊双已中规中矩地往后退了两步,福了福礼又道:“话已带到,奴婢告辞。”

    凤时锦看着伊双的身影很快地消失在了小巷子里。

    大门两边,童子举着小长杆点亮了两盏灯笼。凤时锦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回过神来,她还没去找苏连茹和凤时昭的麻烦,她们反倒又开始算计了。

    不管她们准备用什么样的计谋,她还从来没怕过。

    可是不知怎的,伊双在给她通风报信之后,她莫名其妙地觉得有些心神不宁。凤时锦回到自己的院子,又等了良久,依旧不见柳云初来。墙外连一丝一毫的动静都没有,地面上也没有一颗新添的小石子。

    夜里宁静得有些诡异。

    到最后,整个院子都已经漆黑下来,一盏灯都没点。凤时锦仰望苍穹,苍穹之上繁星点点。不远处似有街上明亮的灯火点亮了一小片天空。

    凤时锦蹭地站起来,转身就往树上爬,到达墙头高度一举跳在了墙头上,然后纵身往外跃去。

    她不确定,一口气跑去了安国侯的府邸。两名家丁正尽职尽责地守在大门两边,凤时锦气喘吁吁地跑上前,自然要被家丁给拦住。她张口便问:“我是柳世子国子学的同窗,敢问柳世子现下人在家吗?”

    家丁虽不知她说的是真是假,还是道:“我家世子爷现在不在府里,他傍晚就出门了,你改天再来吧!”然后将凤时锦往外推了推,不敢过分得罪,所以没用什么力。

    凤时锦心里沉了沉,道:“他当真已经在傍晚时分出门了?你们可知他去了何处?”

    “世子爷去了何处我们也无从得知,总之他是真的出去了就是了。”

    凤时锦离开了安国侯府,一个人走在大街上。今天夜里委实非常热闹,熙熙攘攘的人群,稍不注意,她就被对面走过来的行人给推搡了一下。凤时锦回了回神,心想柳云初傍晚出门,莫不就是去国师府找她?可是她一直没有等到人来。

    若放在平时,柳云初爽约她一点都不会担心。可伊双给她送来了消息……难道是苏连茹和凤时昭已经出了手,柳云初在来的途中遭遇了不测?

    凤时锦抬头看满大街的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竟有些不知所措。

    倘若柳云初真被苏连茹她们给抓走了,此时应该在哪里?街上这么多人,她又要往何处找去?

    对了,国子学,说不定柳云初又像上次那样被困在了国子学里,等着她去救。不管是不是个陷阱,她都必须得去。

    如是想着,凤时锦拔腿就往国子学跑。门上落了锁,翻墙对她而言根本小菜一碟,她也确实翻了墙进去,然而她将国子学的每一个角落都找遍了也不见柳云初他人。

    凤时锦满头大汗地从国子学出来时,外头秦楚河畔百姓聚集,呐喊、喝彩声渲染了正片黑夜。宽大的河面上,一艘艘扎着红绸彩带的龙舟正整齐停泊在水平线上,龙舟上的桨手们赤膊上阵、严阵以待。就等上方一记讯号,他们奋力划桨,力争上游。

    柳云初被外面此起彼伏的助威呐喊声给吵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来,只觉得自己后颈一片发麻、头痛欲裂。他发现自己被捆了双手双脚躺在地上不由惊慌失措,本能地开始挣扎反抗。这是什么地方?他明明记得自己是要去国师府找凤时锦的,可是走到半路上突然感到后脑一阵钝痛,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敲击了一样,随着眼前便是一黑。

    柳云初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这狭小的空间里,灯火昏黄,烛台上的小火苗摇摇晃晃、闪烁不定,地面不是那种冰凉的石地板,而是用一张浅青色的藤席铺就,边上放着一张小桌几,桌几旁是一闪小窗,用竹帘遮掩。

    此情此景未免太过熟悉。索性柳云初脑子还没完全停止作用,他费力地在地上滚了两滚,整个小空间也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摇晃了起来,而他也听到了下面传来的晃荡水声。

    他很快意识了过来,他在画舫里!

    而画舫只有秦楚河畔才有,而外面人声鼎沸,他定是到了河畔龙舟比赛的现场!柳云初情急之下看了看那边的小窗,外面隐约有星星点点的灯火,犹如被浸泡在水中一样,朦朦胧胧。柳云初心想,到底是不是这样,过去看一看窗外就一目了然了。

    刚有这样的打算时,柳云初如蚯蚓一样艰难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才动了没几下,忽然眼前一暗,柳云初顿了顿,抬眼看去。见一人挡在了自己面前,逆着光,身上穿着普通船夫的衣服,但脸上有一道疤且目露凶相,一看就不是寻常人。

    那人手里拎着一根长长的木桨,只见他握住中间往两边一扭,木桨便兀自分裂成两截,中间是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柳云初咽了咽口水,当即被吓得无法动弹。那人对他道:“我劝你不要白费力气,否则别怪我将你切成一截截扔进河里喂鱼。”

    龙舟赛要开始了,而凤时锦还没找到柳云初。

    她喘着大气跑到秦楚河畔的时候,四周的人声震耳欲聋、热烈非凡。河面水波荡漾,那些龙舟上的桨手个个精壮结实,正喊出嘹亮而雄浑的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