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章:千朵莲花隐八荒.南柯一梦收双龙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0本章字数:4453字

    一九六九年三月一日,星期六。红星机械厂子弟学校开学第一天。

    没上课,春游。

    厂子里两个月来放下一切革命活动,全员加班加点大干。军方盯得紧,丝毫不能懈怠。职工辛苦,孩子受罪。

    师后勤处政委出身的厂长宋青霞,深谙激励军心先安抚孩子之道。

    昨天,一连、二连、三连、四连去皇陵公园游玩(注1)。

    今天,五连、六连、七连来钢城十几公里外的莲花山春游。

    千峰叠嶂溪水潺潺,仙台鹂鸣龙泉春晓。山间薄雾钟灵毓秀。五连一排的刘还山陶醉了。

    从一踏进栉风沐雨的山门他就莫名的激动,总觉得熟悉这里的一切。感觉非常亲切。冥冥中好似有一条线牵着他往前走,就像走在回家的路上。

    学生春游都是按着班级行动。刘还山跟在班里同学后面,边走边大口的呼吸山里沁人心脾的空气,清爽无比。

    “傻帽,想什么呢?给我背着!”

    体育文员甄柏磊突兀的从后面怼他一拳。还陶醉在山间薄雾中的刘还山感觉到一只军用水壶被挂在脖子上了。

    刚想说什么,后面又是一脚,踹在小腿上。

    “麻痹的,少废话,我的也给我背上。”

    一个小个子男同学把军用水壶扔在他怀里。

    刘还山逆来顺受的挂好两只军用水壶,看了看,没再言语。他习惯了。

    “呆子,你就不能把它扔回去?瞧你受气包的熊样。”

    俊俏的排长黄娟霞恨铁不成钢,愤然恼怒以及发怒,一把摘下两个水壶,抢前几步赶上甄柏磊甩给他。

    回头却对刘还山说:“回学校给我刷一个礼拜的饭盒哦!看什么看?我长得不好看?告诉你,只有我能支配你。记好了。”

    苦命的孩子。

    还没消化小美女指令呢,耳边又响起黄娟霞悦耳的高音

    “呆子,那不是你姐嘛!她怎么蹲着路边了?”

    抬眼往前看,路边山崖下蹲着个水红头巾素花夹袄的少女,由于屈体下蹲手捂着肚子,合体的春装更是勾勒出臀部美丽的弧线和双腿的修长。

    正是自己的姐姐刘思宁。

    刘思宁是附近几个家属区和几所学校公认的第一美貌女生。正像妈妈是公认的第一美妇一样。

    此时,明媚皓齿顾盼生辉的刘思宁,弯眉紧蹙红唇紧抿,原本光洁的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

    “姐,你怎么了?”

    “思宁,怎么回事?”

    黄娟霞也跑过来关切的问。

    刘思宁比弟弟大两岁,今年十四岁,七连三排的。人缘极好。

    学习永远第一,说话柔声细语,对谁都很温和。就连甄柏磊也跑过来要帮忙。

    “我没事,你们往前走吧,让我弟陪我一会就好。”

    刘还山扶起姐姐慢慢往前走。

    “姐,你到底怎么了?肚子疼?”

    “来例假了。每次都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虽然脸上有些羞涩,对弟弟倒也没什么好瞒的。姐俩从小就在一起,感情极好。

    看姐姐走路都弯着腰,实在痛苦。心中不忍。

    “姐,我们回吧。到大客车上我还像过去那样给你渡气。”

    尽管刘还山很想上山,享受那份像回家般的感觉。可姐姐第一。为了姐姐他可以放弃。

    姐弟俩回到五连一排的大客车上,刘还山让姐姐坐好,双手伸进夹袄里按在刘思宁肚子上,提神屏气。

    一股暖洋洋的气脉在身上游走。疼痛立刻缓解好多。浑身通泰。

    看弟弟双目紧闭,大汗淋漓,刘思宁心疼。

    这两年不是疼的受不了,她绝不愿意让弟弟这么劳神费劲。

    本来经过弟弟的一年多的调理,每月那几天疼的轻微多了。都差不多没感觉了。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肚子突然拧着劲的疼,站都站不起来了。

    “三儿,姐好了。我要下去一下。”

    刘思宁抓住弟弟的双手往外拽。她知道,每次弟弟渡气给她,就会脱力半晌。她同样不忍心看着弟弟过分劳累。再说……

    “哦,那也不要动,休息一会。”

    刘还山坐着没动。

    刘思宁坐在里面出不来。有点急

    “我换手纸去!”

    一脸羞红。

    “哦,早说呀。”

    等刘思宁回来的准备喊弟弟一起再上山的时候,刘还山已经斜靠着车窗睡着了。

    山谷中走出两个人。

    男的看样子五六十岁。葛袍麻衣、长髯飘洒、高大威猛。

    女的白裙玉带、云髻凤冠、手携弦瑟。

    “娃娃莫慌。你始祖、始祖母-风归皞、风归娲是也。你乃是我族第十二代子孙。”

    刘还山眼睛不信心里却先信了。

    来自身体深处的第六直觉亲切地告诉自己:他们是亲人。

    因为他没有一丝的恐慌和惊讶。倒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温暖。

    “龟镇九泉、龙翔天河、靖宇清寰,是我定下的族谱十二辈。你是‘寰’字辈。

    从‘归’字始,到‘还’字结。一头一尾,始祖与末孙今日得见。

    一大乐事。岂可无礼。”

    旁边的仙子一直笑盈盈的看着他。

    “皞君,他今后也是一脉始祖,你还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礼物呀?”

    “当然是我平生得意之作。娃娃你选:八卦、十五弦瑟、囚龙棒。八卦在我心里,十五弦瑟在你始祖母身上,囚龙棒你得有胆子拿。”

    双目如电,上下打量着他这个末代子孙。

    一身洗的已经褪色的蓝衣裤套着棉袄棉裤,双肘、双膝和屁股打满补丁,就是一个穷小子。

    个子不高有点瘦方脸,眼睛眯缝着,总让人觉得他在努力看清眼前的什么东西。

    直逼阔口、鼻梁高挺。剑眉朗目。腿短,上身长,肩膀宽阔。

    这些都掩盖不住眼神里那种不屈的倔强和眉宇间一团英气。

    刘还山也不懂什么十五弦瑟,对音乐一窍不通。八卦倒是知道,那些道道划划得时日弄明白呢。

    囚龙棒应该不错,有什么不敢拿的呀。

    “我要囚龙棒!”刘还山没客气。

    “随我们来。”

    俩人一边一个拉着刘还山的手,凌空虚步,耳畔风声骤起,一会就到了一座三十多米高的山崖底下。

    抬头望去,除山崖上有几棵树木外,整个山崖光秃秃的。一道狭窄明显流水冲刷成的石沟倒挂在山崖上。上中下大小三个洞。

    “这三个洞叫三星洞。这囚龙棒就在三个洞内。娃娃可能上去?可敢上去?”

    刘还山上下打量一眼,暗付:能不能找到囚龙棒另说。但不能让始祖和始祖母看扁了。

    没言语,向山崖根底走去。

    突然,蹬腿、猫腰、前冲,兀地身形弹起,双手上伸抓住石缝间隙,如灵猿上山似壁虎游墙。

    刘还山运起四灵混元内功,提住一口气,转眼就到了离地将近二十米的下面洞口。

    钻进去一看,洞内地方不大。靠里面放着一个石匣。打开石匣,见一卷白绢,展开细瞧,竟是图解十二招棒法和十二招鞭法。

    心中大喜。出洞攀着石缝,接着上爬。

    刚到中间的洞口,还没等往里看,一股凉风扑面,一条无角赤螭(注2)张口过来。

    铜铃样的眼睛,白森森的利齿,张开的大口能把整个一个人吞进去。

    龙须能有拇指那般粗。

    刘还山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头皮发麻,冷汗‘刷’就下来了。

    身在半空,无处可躲更无处可逃。

    生死存亡之际,本能的一招拂柳穿扬手,体内四灵内功的龙啸丹海呼啸而出,迎面拍去。

    狰狞的赤螭毫不在意,张着大口向刘还山脑袋咬去。

    眼见着刘还山马上就身首分离命丧赤螭口中。

    呼啸而至的拂柳穿扬手夹着四灵混元内动的龙啸丹海之力拍在赤螭滑腻的头上。

    半秒之前凶狠的赤螭竟然见招回首欲转回洞内,

    刘还山惊吓过后,不服输的倔劲也上来了:让老子差点没吓死,这时候想溜?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岂能让你走,二始祖还在下面看着呢。

    顾不得惊骇出的一身冷汗,紧接着就是八荒十二招的第一招千臂无影手,抓住赤螭尾部就往外拽。

    孰料,赤螭并未反抗。瞬间就木化成三寸大小。

    有惊无险。刘还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就样搞定了?

    放进书包里,探身上爬。

    最上面的洞口未到,见一条黑色巨龙,探出头来。

    巨口如盆巨眼如灯,鳞甲玄黑灿烂。

    刘还山此时已经豁出去了,不能让两位始祖笑话自己。可以无能,不可以无胆。

    先使出八荒十二招第三招六丁裂山手,照龙头拍去。

    黑龙摆头躲闪进洞,刘还山不敢怠慢,疾使拂柳穿扬手,趁势抓住龙角,借劲翻身骑上龙背矮下头随着进入洞内。

    黑龙瞬间也是木化成三寸大小。刘还山惊呆了!敢情,祖婆婆教自己的八荒武功这么好使!

    二始祖这时也上来了。始祖母手里拿着一只白玉瓶

    “这龙涎冰可是奇绝珍品,不可暴殄天物。”

    “这就由得娲皇了。我带娃娃下去。”

    衣袂飘飘,祖孙俩落地。

    始祖席地而坐,刘还山侍立身旁。

    始祖示意刘还山坐下。

    “我兄妹本无名无姓,与天外女神有缘相遇得受青睐。

    万年余前,天外女神让我以十二岁的孩童样子,下山投奔河南章丘,认燧人氏为父,风华胥为母。取风姓。名:风归皞、风归娲。

    父母很喜欢,故意散布消息:风华胥怀孕十二年生伏羲-就是我。

    后来,我做了东夷首领。

    再后来,统一华夏。

    在位110年后,假称去世,归隐八荒。

    把我的当年使用的兵器——双龙鞭投进北水深处。厌倦了刀兵四起八方杀伐的日子。

    风归娲-也就是我妹妹、女娲继任。

    多年后也是退隐八荒山。我们生儿育女,享受天伦之乐。

    始祖现在就和你说说你刚才所得的囚龙棒来历。

    它本是九曲黄粱城的俩株神木,我下山时,天外女神用它做成囚龙棒送给我。

    征战四方,亡魂万千。加上天外女神注入的灵气,囚龙棒尽得精华。后来化作双龙鞭打败天下好手。

    “归隐多年静极思动,我和娲皇带着两个女儿‘女华’和‘女喜’下了八荒山云游四方(注3)。

    到了西边的羌族,小女儿‘女喜’乐不思蜀,认作羌族有莘氏首领为义父。

    以有莘氏之女名义,嫁给了一个名‘鲧’,字-玄冥的男人,也就是大禹的父亲。

    鲧早亡,女喜抚养大禹。

    说起‘女喜’,也是你们世上三星堆遗址中唯一一个女神头像——‘女喜禹母’。

    那么久远,还能被各种史书记载,实在是不容易。

    大概也是唯一。

    她是你姑祖。世上人称她为“中华人母”。

    没想到,双龙鞭在北水之中历经日月照耀、吸收天地精华,化成双龙。

    本性好动,无聊嬉戏,竟闹出水灾祸害天下。

    鲧来八荒山请教方略。不得而入。一来我不在,二来厌其犯我祖上避讳,故,后来也未见他。

    我祖上的名字是天外女神取的。曰:子玄、子冥。

    鲧死后,禹接着治水。我云游长白山,大禹至长白山请教。

    《山海经》里应该提到:禹拜长白山讨教神仙治水之法。

    之后,我和你始祖母下山于北水收复双龙,囚于三星洞。一晃万余年。

    你刚才所以能收复它们,是因为你用四灵混元内功,分别使出了‘八荒十二招’里的第二招拂柳穿扬手和第三招金平崩裂。这囚龙棒-也就是双龙鞭早就有了灵性,它俩透过无法假冒的内功和招法知道你是我的后人。

    否则,你岂能生还?看来,你的祖婆婆在你身上没少下功夫。”

    刘还山听这话,再想起刚才的情景,不由得一身冷汗:卧槽,要是没和祖婆婆学了八荒山武功,我岂不是吹灯拔蜡了?(东北话死翘翘的意思)暗自心惊。

    “现在我演练一遍,你自悟之。”

    始祖起身,拿过木化双龙,俩手一抻,成一尺半长的短棒。

    腾转挪移变化万千,点、挑、戳、打神鬼莫测。

    “记好了,下面是十二招鞭法。”

    始祖一声长啸,手里的囚龙棒霎时暴涨,竟化成五尺双龙鞭。上下翻腾,缠、绕、抽、击,如同蛟龙出水,携电劈雷。十二招鞭法使得行云流水般的收发自如。

    注1:一九六七年十月十四日中央发出《关于大中小学校复课闹革命的通知》。全国学习解放军学校的年级、班、组,随之改为:连、排、班。

    注2:《汉书.司马相如传》其中‘赤螭’一词,张揖的注释称:“赤螭,雌龙也。”

    注3:太皞-伏羲;女娲-娲皇。兄妹,夫妻。风姓。燧人氏、风华胥儿女。

    相关记载和传说:风华胥怀孕十二年生太皞。太皞属木,按位在东方,象日之明,故称太皞。变混沌之质,文宓其教,故曰宓牺(宓音伏)。亦谓伏羲。

    在位一百一十年,为木德之帝、司春之神。定婚嫁之礼、教畜牧之法,结绳表意造书契,创八卦、制十五弦瑟。太皞小女儿女喜嫁大禹的父亲鲧。三星堆有‘女喜禹母’之像。

    第九子少典为有熊氏国君,娶有乔氏女儿女登、附宝做妃子。女登生炎帝(神农),养在姜水河畔以姜为姓。附宝生黄帝姬水为姓(后居轩辕之丘-今河南新郑市轩辕丘,号轩辕氏)。

    女娲,炼石补天。作笙簧,是音乐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