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章:梦醒方知真.学痞戏教师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0本章字数:2816字

    刘还山天生异禀,记忆力、听力、视力和速度远远超出一般人。

    脑子像高速摄影机,把始祖每个动作都清晰的录下来,储存脑海里。

    始祖收式,双手一缩,又变成两条木化黑红三寸小龙。刘还山感到甚是好玩。

    照猫画虎如此这般,按着脑子里记下的一招一招比划。只是,凭他的内力还不能把囚龙棒化作双龙鞭。

    演练鞭法时,得事前由始祖帮忙。

    始祖母不知何时已近身边,笑语:

    “我也给娃娃两件见面礼。”

    素手纤纤递过红塞玉瓶

    “这是黑龙、赤螭龙涎冰水。到用时几滴即可

    又从怀里拿出一株白兰,七株七色花。

    “这是八荒山火湖玉兰,回去后给你姐姐嚼下,今后就不用你渡气止痛了。

    这七株我百花谷的瑶池七色花,给你身旁的女人每人一株,对容颜、身心自有益处。

    八荒山的人,就不必了。”

    把几株花草放进一个彩线金丝绣的女娲补天图的香囊里,递给刘还山。

    始祖又细致的教他囚龙棒、双龙鞭使用之法

    “你身有隐疾,不得轻易使用内力。内力不足,也化不成双龙鞭。

    当做囚龙软棒使吧。就像你们世上的橡皮棒。不能伤及性命。

    常怀悲悯,不是十恶之人留一步田地。切记。”

    始祖疼爱的抚摸刘还山的头顶,嘴里喃喃自语。一时感慨颇深。

    始祖母拉着他的手依依不舍:

    “孩子,你身上有神来之气,将来必然大有可为,也必然超越我俩。”

    “孩子,记住:荒土屯、八荒山、玄冥族。这里是你的家!”

    分别在即,刘还山越是感到二始祖对自己的喜爱和亲切就越是不舍。

    心里一阵突如其来的悲伤,跪下磕了三个头。

    久以压抑在心头的孤独之情,突然迸发,一把抱住始祖、始祖母的腿放声大哭……不知何日再见,心里委实舍不得。

    “三儿,你醒醒,你醒醒!”

    刘还山被姐姐刘思宁的惊呼声唤醒了。做了一个梦。

    脸还湿着。

    “你哭得什么似的。梦到什么了?三儿”

    刘思宁急切的问。接着搂过来拍拍他的后背

    “不怕啊,不怕。姐在呢。”

    刘还山乖顺的搂着姐姐,像是有了依靠。

    有了亲人,他生命里才有了意义。

    他打小就常常有一种孤独感。恐惧早晚有一天失去所有的亲人。

    他更见不得身边亲人受到一点伤害、一点委屈。

    他心里也常常有一种使命感:保护自己身边的人!

    冥冥之中他感到这是上天给他的使命。

    “你这一觉,一睡就几个小时,饿了吧?我们吃饭。”

    松开弟弟,刘思宁转身拿书包,食物都放在各自的书包里呢。

    学校每人发一个面包,一根香肠,一瓶汽水。这对于家贫如洗生活艰难的姐弟俩,难得一见,像过年似的。都舍不得吃。

    面包一角二分,汽水一角五分,粉肠两角一段。妈妈平时只注意他们姐俩的营养,从不给他们买这些。

    姐俩分别打开书包,准备在车上吃饭。

    刘还山傻了!

    一下子僵在那里。

    书包里赫然有木化的三寸大小的黑红两条小龙。一个白玉净瓶,一个彩线金丝的香囊。

    这不是梦!这是真的!

    看着外面地面上湿漉漉的。好像下了一场小雨。

    “姐,刚才下雨了吗?”呆呆的问。

    “不怪人家说:山里的天气说变就变。刚才突然下了几分钟的雨,马上又响晴薄日了。真怪。”

    刘思宁只顾着往外拿妈妈给煮的鸡蛋什么的。没注意弟弟的表情。

    这双龙出世怎么可能没有雨呀。

    千真万确了!

    他梦里在洞口的时候,面对赤螭和黑龙就感到了一层水雾扑了过来。

    刘思宁抬头看见弟弟眉头紧锁出神发愣的样子,就知道他一定是在想刚才梦里的事情。

    “弟,你刚才到底梦到什么了呀?”

    刘思宁纳闷:什么样的梦让弟弟变得像个呆子一样。

    刘还山“我梦到吃一种兰花,能让姐那个时候不疼,我有那样的兰花。

    回家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给你,不能让爸妈知道。”

    刘思宁将信将疑“哦……”

    行不行是一回事。刘思宁也没打算行。

    但,弟弟在梦里还惦记自己,却是心里甜丝丝的。

    吃完饭,姐弟俩决定进山看看,要不白来了。能走到哪儿算到哪儿。

    山间一股清新,一扫车里的憋闷。

    一路上,刘还山对照着梦里的情景寻找相遇始祖的地方。脑子里回忆始祖讲述的八荒武功。

    八荒武功分内功、武技。

    内功

    第一界‘混沌界’-龙吟丹海惊涛拍岸;

    三阶-养气、聚气、练气;

    第二界‘人和界’-虎啸裂石以气御剑;

    三阶-力气、真气、御气;

    第三界‘地玄界’-雀翎渡江玄女飞花;

    三阶-筑基、筑府、铸身;

    第四界‘天道界’-龟息不息天人感应;

    三阶-结灵、金丹、元婴。

    武技

    ‘八荒十二招’同样分为四界十二阶。

    一招一阶、三阶一界。看是简单其实繁复的很。

    第一界‘混沌界’-真武三手-

    千臂无影手(武者)、

    拂柳穿扬手(武士)、

    六丁开山手(武师);

    第二界‘人和界’-玄冥三路-

    凌虚跨海(武将)、

    花影无踪(武帅)、

    金平崩裂(武王);

    第三界‘地玄界’-玄武三掌-

    迎风破雨惊魂掌(武皇)、

    劈关斩隘金刚掌(武帝)、

    惊涛拍岸落魄掌(武君);

    第四界‘天道界’-北神三式-

    盘古开天(武圣)、

    凤凰磐涅(武神)、

    日月无光(武仙);

    到了一线天,可惜,也没看到梦里的情景。

    姐俩倒也尽兴,不知不觉就到了傍晚。子弟学校的同学已经陆续下山。

    跟着回返。

    走着走着,听见后面有嗔怒斥责声。

    是顾虹老师的声音!

    顾虹的儿子齐兵和刘还山一个班,及其要好。顾虹老师对他也很好,还在业余时间教刘还山摄影、冲洗、放大。

    回头望去。一群高年级的外校学生正围着顾虹老师嘻嘻哈哈的说什么。

    刘还山对刘思宁:

    “姐,你先和咱校的同学下山,我过去看看。”

    刘思宁也听到看到了。作为女生,更能听懂刚才嗔怒斥责声音里的内涵。

    但她不能让弟弟一个人去

    “我陪你去。”

    走近了。就见一帮流里流气的初中生围着顾虹美丽的老师:

    “我们谁摸你屁股了呀?是我吗?你看见了?你抓住我的手了?”

    顾虹老师平时端庄宁静的秀颜,气的粉面通红,凹凸有致的身子直哆嗦,羞愤的一时语噎。

    还真说不准谁的咸猪手。教师的修养又让她骂不出来,干生气。

    子弟学校一帮男生挤了过来:

    “麻隔壁的,胆肥了,大白天就敢耍流氓。找削啊?”

    那边本身就不是善茬子,撸胳膊挽袖子就要开干。有的顺书兜里拽出了菜刀,开刃的螺丝刀。

    刘思宁一个排(班级)的朱少东也不示弱,拿出自行车链锁就要开抡。

    接着,跟过来的陈二宝、李天民、冯志辉都跃跃欲试要上前开干。

    顾虹老师及其疼爱学生,也深得学生的爱戴。

    这个时候顾虹老师倒是更着急了。推着自己的学生,反而是柔和的劝着对方。

    她学生的安全和自身受点轻薄相比更重要。

    无异于与虎谋皮。对方十几个学生更嚣张了。

    眼见一场血战就要开始,子弟学校的男老师也看不过去,加入进来了。

    刘还山没做声,一直在后面观望。有人认识说:这是三十六中的学生。一群社会小流氓。

    他细心的观察一阵,发现了一个男人,貌似学校管事的。也没犹豫上前捏住他左臂:

    “赶紧的让你的学生滚!不然的话我就动手了。一切后果,你吃不了兜着走。

    他们的脑袋不会有这个硬吧?”

    抬手一只三寸铁钉做的小飞刀流星赶月般的插进了几米外的路边松树,入木三分。

    那个男人大吃一惊。万没想到这个小小年纪的学生娃,竟有这惊人本事。

    这还了得?!还不出人命?

    再看,捏着他胳膊的学生,一脸愤怒。

    “我有把握三分钟之内全部把他们打趴下。能不能有伤残我就不知道了。那是我最崇敬的老师,千万相信我的话。”

    刘还山紧跟了一句。

    那男人果然不敢怠慢,上前斥退了自己学校的学生。

    一场流血的斗殴消匿于无形。

    刘还山和从小的伙伴李天民、冯志辉搂脖子抱腰的下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