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章2:受气包强悍出头.校门口力挽危急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0本章字数:2804字

    学校两扇大铁门紧闭,十几个男生紧张的扒着门缝往外看,不敢出去。

    几个女老师不顾一切的往里拽学生,并打开大铁门上左边的小门对着外头喊:

    “朱少东、陈二宝,你们赶紧回来,回来!”

    学校‘革委会’孔主任,惊慌失措的匆匆赶来,听说外边几十个痞子学生堵住学校门口寻衅斗殴,他也没招。

    ‘公检法’基本瘫痪不是大案很难介入。他不敢过分的严管这些学生。

    到了学校紧闭着的大门跟前,急忙上前趴门缝一看:几十人围着朱少东、陈二宝他们打,基本都是满身泥土,有的还见了血。

    这还不得打出人命来?

    平时四平八稳‘革委会’主任急的满头大汗,脑子里转了八百道弯,情急之下一头无奈钻进门口的收发室直接往工厂‘文攻武卫队’打电话。

    本来家属区有‘联防队’(注1)。但没电话。只好给直接给‘战备’值班的‘文攻武卫队’打电话。

    好在学校离工厂也就两公里。

    男教师们也不敢上前。全国的学校都在大破‘师道尊严’。

    那时候,不是学生怕老师而是老师怕学生。

    学校里的‘刺头儿’‘梗耿’们和外校的痞子学生打群架就更不敢惹了。远远地站在一边,不愿意添事。

    刘还山出去就看到了自己的姐姐刘思宁屁股、胳膊上有泥土,上衣衣袋也扯的开线了。

    上去一把拉住姐姐焦急的问:

    “姐,咋回事?他们打你了?”

    “不是,妈早上给我一毛钱,我想去‘合社’(那时候很多人管商店叫‘合社’-合作供销社的意思)给你买三两动物饼干(当时动物饼干0.32元一斤)。

    可刚出门口不远让他们堵住了,翻我兜找钱。我不让,和他们撕巴。

    我是让他们推搡倒的。就是……就是……他们太流氓了!”

    刘思宁脸像蒙上了一块红布,想起当时的情景,羞愤得说不下去了。

    刘思宁是七连三排(初一三班)的,与朱少东一个排(班)。身材高挑温婉白皙,明媚皓齿顾盼生辉。双眼如两颗黑宝石无一丝纤尘。

    刘还山双眼喷火剑眉上挑,他被彻底的愤怒了!谁要是敢碰他姐姐,找死!!

    “打开大门!今天就让他们知道知道子弟学校是不是好欺负!”

    见没人敢动。上前‘哗啦’拉开大门铁栓。铁门大敞,傲立中间。

    怒气顿生、霸气外露、豪气干云!

    周围的老师、同学大吃一惊。

    都知道学校最美貌的女生有个老实巴交不怎么好看的弟弟。

    看着像愤怒的狮子般的刘还山,额头青筋暴跳腰板挺拔溜直,双拳紧握。哪儿还是那个蔫不拉几、低眉顺眼的受气包啊。

    “走,干他们!豁出去了。”

    齐兵脑袋上还有血,不肯落后,紧随身后。

    “齐兵,你受伤了,不能出去。你妈顾老师是咱们的班主任,别墨迹。一边呆着去!”

    拧着眉毛瞪着眼。

    刘还山虽然气愤填膺,但仍不失理智。

    齐兵也是从来没看过刘还山对他这么严厉的说话。只好退到一旁。

    “把你衣服兜里的泥丸给我!”

    齐兵从小就爱打弹弓,没事就对着树上的麻雀开干。

    一九六六年十月份到一九六七年十月份一年的停课闹革命,他乐得天天搓泥球打弹弓。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练得一手绝活,三十米之内的小麻雀百发百中。

    在学校里也以此为豪,没人能比得上他。

    这时间,三十多岁的班主任顾虹-齐兵的妈妈,也从教研室跑来,气喘吁吁,连着急在担心,秀丽的面庞有些涨红,明亮额头上汗珠细密。

    都没顾得上儿子齐兵头上的伤,连连喊道:

    “刘还山,刘还山,你们几个臭小子给我站住,不许出去!”

    黄娟霞也上来,一脸惶急拉刘还山嘴里不停的说:

    “求求你,求求你小祖宗,今后绝对不欺负你了。今后我给你天天刷饭盒,行不?咱不出去和他们打架。

    我和你好,我就和你一个人好……”

    苦苦哀求,眼泪都要下来了。

    平素的芥蒂,平日的烦腻,平日的女孩高傲,什么铅笔小刀、刻桌划线的矛盾,这个时候都没有了。

    只剩下由衷的真情和发自内心的担忧。这是同学情谊真实表露。

    “今天我谁的都不听!欺负上门了,打破齐兵脑袋,还欺负我姐,真以为我是熊包软蛋窝囊废啊!”

    刘还山彻底的激怒了。不管不顾,爱谁谁谁!

    甩开黄娟霞,从齐兵衣服口袋里掏了几把泥丸,抬腿跨出了校门。

    李天民、冯志辉紧随其后。

    顾虹带着几个女老师从后面赶上来,她们要制止这场说不定打成什么样子的群殴。

    她们要保护她们的学生……

    女性一旦焕发起慈爱、母爱,往往比男人更勇敢。

    这时候的学校门口不远的十字路口已经打成了一团。

    朱少东带出来的十几个同学虽然是生猛剽悍街头战斗经验丰富,但架不住对方人多,几个已经被打倒在地,双手护头硬挨着拳打脚踢,就是不喊服。嘴里还不三不四的叫:

    “娘隔壁地,有能耐打死老子。”

    “我草泥马,服你麻痹,你们不就是人多吗。”

    中午刷饭盒的时候,还在水房踢刘还山的那个小个子同学,虽然被按着一顿王八拳伺候,但仍是奋力反抗,大有宁死不投降的劲头。拳怼脚蹬整个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

    朱少东和陈二宝背靠背,一个手里轮着自行车铁链子,一个手里轮着从收发室里顺出来的撮煤铁锹,兀自不惧,更是不退,噼里啪啦和对方打得难分难解。

    对方人多,周围至少有十几个对付他俩,但也顾忌俩人手里的家伙。

    他俩现在都是鼻青脸肿狼,头上见血,狼狈不堪。

    怎么地也是对方人多势众,好虎架不住群狼。看样子体力不支,也挺不多大一会。

    刘还山几个疾步而来:

    “朱少东,我们来了!”

    “卧槽,就你们几个小嘎豆子(东北话小个子小孩的意思)顶个屁呀。”

    陈二宝不耽搁手里轮着铁锹,气喘吁吁的说。

    “山子,别过来,他们人多。去喊人!甄柏磊这个逼崽子怎么还不来。”

    朱少东手里的自行车铁链子轮倒身前的拿木棒的小子,

    借机扭头叫刘还山回学校喊人增援。

    他知道,就刘还山他们几个小嘎豆子,根本不顶事,他自己也要坚持不住了,心里很是担忧。

    可是,马上他就闭嘴了。

    刘还山气贯长虹身形敏捷直奔而来。

    还未近前,只见他双臂挥舞不断的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泥丸,中指和拇指捏住泥丸,食指弹动,双手如舞蝶花。

    对方几个人手、脸、头立刻中弹,鬼哭狼嚎,

    纷纷捂住脑袋或者手腕。弹无虚发恍如神技。

    攻势立减。

    接着,兔起鹘落,几个箭步就冲到了被打倒的本校小个子同学身旁,

    肘撞脚踢击退那几个不依不饶的痞子学生,捞起小个子同学:

    “后面歇着去,你不用管了。”

    小个子同学临撤退对刘还山关切的喊了一嗓子:

    “刘还山,小心!”

    想到自己刚才还欺负人家呢。这个时候人家不计前嫌又救了自己,不由得有些愧色。

    突如其来的生力军,顿时打得对方措手不及。

    三人拼命,一往无前,锐气十足勇不可挡。拍马赶到朱少东、陈二宝跟前,解了围。

    “你们退后,看我们哥仨的。”

    刘还山没废话,还是一马当先,拳打脚踢勇冠三军,如虎入羊群似秋风扫落叶。对面的人纷纷躲避后退。哪儿来的这个小子呀,拳头没到,杀气就到了。谁敢挡啊。

    陈二宝看刘还山身手矫健东挡西杀,穿花引蝶步伐灵活,锐不可挡如入无人之境。

    大为惊讶:我的妈呀,这个受气包怎么变得这么厉害,就是和朱少东几个加起来也不如他啊。

    我服了!

    李天民大木锨,冯志辉的木拖把随后杀入进来,加入战团。

    蓦然间,刘还山感对面的那个痞子学生还没交手,“哎呦”一声捂着脑袋,转身就跑。不禁回头一看。

    乐了。

    齐兵的娃娃脸上紧抿双唇咬牙切齿,脑袋上缠着花手绢,身上斜跨书包骑在校门口的墙头上,侧身引弹,手里的弹弓不停的发射。

    小崽子,书包里弹药充足呢。

    场上战局立马发生了根本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