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章:四人组傲视群敌.女厂长鸣枪震慑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0本章字数:2751字

    顾虹老师和几个跟出来的女教师急忙赶来,紧紧拽住追着喊打对方几十个地痞学生的李天民和冯志辉,死死不让他们上前再追。

    嘴里还不停的喊着:刘还山快回来。

    刘还山已经冲出几十米了。

    这时候十字路口东面的马路上驶来一辆长春解放汽车,上面载满雄赳赳气昂昂手持大棒的工人。

    汽车顶上的喇叭播放着满大街都能听见的流行口号歌曲:

    车上人发现前面有状况,关掉喇叭,往这边张望。

    刘还山侧耳细听。

    车上人嚷嚷:

    “是咱们厂的孩子!卧槽,那不是你的儿子吗?”

    “那个捂着脑袋的是革委会马主任的儿子!”

    头戴柳条帽腰扎皮带,身穿劳动布工作服的工人‘联防队’,见状,挥舞手中的大棒纷纷下车。和溃败下来的本厂子弟汇合一处。

    被打的屁滚尿流的痞子学生如见亲人一般,上来叽哩哇啦倾诉一番。

    不一会,工人们就领着那些学生,奔着刘还山来了。

    学校敞开的大门口,簇拥着好几十个红星子弟学校的学生、老师,不管认识和不认识刘还山的都七嘴八舌的疾呼叫喊:

    “刘还山,赶紧回学校,我们关门挡住他们!”

    “山子,你麻溜地回来吧!”是黄娟霞带着哭腔的声音。

    “不吃眼前亏,回学校躲着!刘还山,我服你了!”

    一向欺负他刘还山的小个子同学,刚才还在水房那踢了他一脚呢。

    这时候也在学校门口喊他回到大门里来。

    ‘革委会’孔主任颤着胆儿带几个男学生跑出来强行的把几位女老师拽回大门口,不许任何人出去。

    眼见着闹的越大越大,连对面的工人‘联防队’都赶来了。

    大发了、大发了!一旦出了事,后果不敢想象。

    他头皮发麻浑身哆嗦。担不起责任呀。

    刘还山好像没听着一样,凛然不惧,钉子似的站在那儿,头都没回,喊:

    “齐兵,把你弹弓和书兜扔过来!”

    齐兵早就从墙头跳下,跟着挣脱了女老师们拉扯的李天民、冯志辉跑了过来。

    顺手捡起路边上一块砖头。

    三人一字排开站在刘还山身后,严阵以待。

    倒驴不倒架,今天豁出去了!这叫‘派儿’(东北话有气势,范儿的意思)。

    刘还山此刻不敢大意。几位发小都在身后,不能让他们吃亏,这已经不光是自己的事情了。

    囚龙棒就在书包里。不过,就凭这些人还用不着。

    只是说不定今天就得犯了祖婆婆的规矩了。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自己过去总挨责罚的屁股。

    事不宜迟,先发制人,不能等他们过来动手。

    接过齐兵递过来的书包斜跨身上,掏出书包里的泥丸,凝神运气,伸展双臂,拉开弹弓就要开射……

    一声刹车,一辆上海牌小轿车从北向南驶来,停在了十字路口。

    那时候看坐的车辆就能知道什么级别。

    ‘省军伏尔加,地师上海轿,团职干部坐吉普’。

    车上女司机斜过身子摇下车窗。哦,是漂亮的女司机秦琪,她也就二十多岁。

    探头问学校门口的校‘革委会’孔主任:

    “孔主任,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学校孔主任像看见主心骨,像看见多年不见的亲人一般,松了一口气。

    这是宋厂长的女司机,虽然车窗上拉着白色的窗纱,但后面坐的一定是红星机械厂宋厂长。

    这位军人出身地师级的女厂长简直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就是赶来救他的大救星啊。

    “哎呦,秦琪师傅(那时候都管司机叫师傅)啊,您好您好。

    宋厂长在车上呢吗?”

    “在的,就是厂长让我问你的”

    孔主任激动、兴奋的麻溜地跑到车窗前。

    “我回家取一份材料。路过。到底怎么了?简单说说。”

    坐在车后排的宋厂长身子微倾对着车窗外孔主任说。

    孔主任不敢怠慢,急切的汇报情况。

    一向不苟言笑的女厂长扭头看看车窗东面的刘还山几个,脸上露出了几丝笑意:

    “有点小男人的样子。胆够大!也都是不怕事大的臭小子。”

    对司机微微扬了扬下颌,秦琪明白,跑步下车,打开上海轿左后门。

    车上走下两位女士。一位也是二十多岁,手里拎着公文包,干净利落透着精干温婉。

    一位四十多岁,不怒自威秀美端庄,身上披着一件军大衣。

    “宋琴,随我看看去。这些小孩崽子作什么妖呢。”

    俩人向十字路口东面走去。

    行走到了刘还山几个身旁:

    “进学校去!……嗬,还有装备呢。放下、放下。”

    宋青霞嘴里带点揶揄的味道,瞄了一下刘还山引弓待发的弹弓。

    话没落音,宋青霞就愣住了,万分惊诧。

    脑子里顿时闪现出一个让她此生尊崇难忘的人。

    “你是……?不对,不对,不可能……”

    不由自主的摇摇头。

    “太像了,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

    几十米开外气势汹汹手提大棒的‘联防队’队员,见这位身披军大衣,一身洗白了的‘人字斜纹’旧军装的女干部,也惊住了。

    “这个女土匪怎么来了?!”

    “她可是红星机械厂的那个高干厂长?”

    “我见过她。咋不是呢。听说她十一岁当土匪抗日,后来随着四野大军转战千里,从北打到南,一直打到海南岛。她可不是吃素。可别招惹她。”

    也有不忿不服的。

    “怕毛啊,感情你儿子没挨打。往前上!咱只处理问题解决纠纷,要个交代,不招惹她总行了吧?”

    说话的人也不敢惹这位女厂长。口气自是有点勉强,不得不先给自己找个台阶和理由。

    那年代都怕别人说你落后,没有闯劲。

    大人们犹豫一会,架不住孩子们乱嚷嚷。当着家属区孩子面,众人也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劲。

    宋青霞看对面的人群又往前开始移动。

    看样子是过去‘八三一’的啊。一群混不吝,还真要用手里大棒子对付几个小孩子?

    有点火了。

    绝不能让他们靠过来!必须当机立断。宋青霞心里盘算着。

    ‘八三一’和本厂的‘辽革站’是对立派,虽然实现了大联合,(注1),后来奉阳市四个群众组织也撤销了(注2),但也是彼此不服心存芥蒂。

    宋青霞向后伸手。跟下车来的女秘书宋琴默契的把手提包递了上来。

    宋青霞拉开提包拉链,掏出枪套里‘三花口’撸子——勃朗宁M1910型手枪。

    纤秀的拇指无比熟练的推开枪柄后上方的保险,在右腿上蹭了一下,‘哗啦’子弹上膛。

    不要脸的。你们这么大的人还想参乎小孩子打架。算是大老爷们吗?

    宋青霞心里愤然。

    “宋厂长,他们把我儿子头都打破了!我们不是来找事的。就带回去凶手给单位一个交代”

    “宋厂长,我们遇见了,不能不管呀。再说,也把我们马主任的儿子也打伤了!”

    有几个人心不甘,也是为了脸面或者回去讨好那个马主任。还是往前上,想带走刘还山等人。

    宋青霞也不和他们废话,她知道不镇住整个场面,让对方过来,那就更麻烦,甚至不可收拾。

    想到这,毫不犹豫抬手里的三花口撸子,瞄都没瞄,对着一个正在说话的‘联防队’队员手里大木棒下端‘砰’的一枪。

    大木棒应声被击落地上。

    所有的人都傻了。

    吓傻了!

    没想到这个平时对工人非常亲切的女厂长,说开枪就开枪。

    对面的气势汹汹的工人‘联防队’,也吓得不得不停下脚步,那位手里大木棒子被击落的队员,脸色刷白,腿肚子打摽。一动也不敢动。谁没事往枪口上撞啊。

    何况是这个名震奉阳、军人出身的女厂长的枪口呢。

    谁知道她发飙干出什么事来啊。

    宋青霞望着对面的人,一脸萧杀的说:

    “我是红星机械厂厂长。现在,我告诉你们,就在今天上午,苏联修正帝国主义悍然侵犯我国领土珍宝岛,点起战火。

    我厂奉命:放下一切事务,进入紧急战备状态。全厂、全员赶工,加班加点。

    谁要是这个时候敢扰乱一线军工军心,罪加一等!

    现在,听我命令:退回去!!所有事情交双方组织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