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章:恍惚故人来.青霞赠金笔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0本章字数:2500字

    一辆解放汽车疾驶而来,骤停在红星子弟学校门口。

    几十个红星机械厂‘文攻武卫队’队员训练有素迅速利落跳下汽车。

    这些人基本上都是退伍军人。

    这个敏感时期都是随时‘战备’待命。所以接到学校孔主任的电话,立马就往这里赶。

    一个个头戴钢盔,斜挎牛皮子弹带,身后背着一水崭新的五六式半自动步枪。

    要知道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在一九六八年才装备解放军主力师。一般部队还没轮上呢。

    可见红星机械厂‘文攻武卫队’力量之强悍。

    “我说别惹这位女土匪吧。还不赶紧撤?!”

    碰到这么强悍的厂长,这么生猛的队伍,不撤才傻子呢。

    …………

    十几分钟后。

    学校‘革委会’孔主任亲自到五连一排(五年一班)教室找刘还山。

    他走进教室后立刻感觉到学生们不欢迎他。

    四周嗡嗡的小声议论。座位上的男生女生见他进来,都向坐在后排的刘还山投去复杂的目光。

    有的惊恐,有的不知所措,还有欲言又止。更多的是担忧。

    几个女生张大嘴巴不知说什么好,小手捂住秀口。

    这位大神已经是全校师生、尤其是女生、女老师心中的英雄,却在后排座位上静静的坐着发呆,好像前十分钟发生的激战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脸上一副发呆、发傻的样子。

    方脸上找不到任何的胜者王侯的喜悦之情。

    李天民见学校的‘革委会’的孔主任来了,有点心虚。

    但,煮熟的鸭子嘴还硬,李天民的嘴就是不让人。故意垫话堵嘴给他听。

    假装对着周围唧唧喳碴的同学说:

    “怎么了,怎么了?我们这也叫不畏强敌保家卫国,噢,不对。是护校救人。

    孔主任,我们不图表扬,我们自己个儿还是很低调滴。

    呵呵。你看,刘还山:大眼睛双眼皮儿,一看就是讲究人儿。

    没有他讲究无产阶级革命感情,咱们学校那几个还不都得完犊子了啊。

    红小兵也就这个觉悟了吧?我们五连一排决定给刘还山呱唧呱唧”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是领导了。脸不红心不跳。

    同学们倒也很给他面子,纷纷鼓掌,黄俊霞站起来带头鼓掌。也是表态和支持的意思。

    所有同学跟着鼓掌。似乎鼓出的掌声就能解除将要到来的危机或者处分一样。

    李天民的大眼皮冲着孔主任不太友好的翻楞一下,有点示威的意思,:你看看吧,我们五连一排的态度就是这个样子地。

    “没事、没事,刘还山同学今天……今天……,但还是要讲究点方式方法,不能太莽撞。

    万一伤着哪儿了,也让咱学校、家长担心不是。”

    孔主任毕竟还是反映很快的。几句话就绕开了要害,并安抚了教室不满和担忧的情绪。

    孔主任哪能不懂李天民和教室里所有学生此时担忧的心理呢。

    一边说一边移步后排,亲自走到刘还山跟前。而不是站在黑板前吆喝喊他过来。

    轻轻的拍着刘还山的肩头:

    “刘还山同学,和我去‘革委会’办公室,宋厂长专门在哪儿等你呢。

    宋厂长很忙的。咱们尽量别耽搁厂长的时间,好不好?”

    和气、亲切、慈祥。

    看刘还山有点迷惑不解,并没起身。孔主任不好急着催促,好言提示。显得很友好。

    学校办公室。

    宋青霞身材欣长,肌肤白净。娥眉淡扫凤目如水。

    坐在椅子上,亲切的打量和孔主任一起进来的刘还山。

    看见刘还山的摸样,宋青霞显得更为热情。

    “刘还山同学……你是叫刘还山吧?来来来,坐我傍边来。

    哦,孔主任,你去忙吧,告诉车里的小秦和小宋,我和刘还山同学说几句话就走。让俩等着。”

    厂长都这么说了,孔主任,当然不好再留在办公室了。恭敬的点头退出。

    宋青霞起身,亲自搬来一把椅子放在自己的对面。

    “你父母在哪工作?是我们厂的吗?”

    言语间透着温和的关切和亲切的善意。

    “我爸叫刘宝田是运输处的司机。我妈叫刘静文是厂招待所食堂做饭的。”

    “你叫还山,‘还’……这是你家、你这辈份家谱排的‘还’字吗?”

    “不是吧,我姐就叫刘思宁。就没有‘还’字。”

    其实刘还山也不知道。稀里糊涂从来没想过自己名字的问题。

    “哦,那你家里有姓风的亲戚吗?或者听说过姓风的人吗?”

    宋青霞有些紧张但还是不甘心。

    目不转睛盯着刘还山,脸色变换,一阵哀婉一阵欣然又一阵失望……

    “没有。我家现在没什么亲戚,爷爷奶奶都去世了。没有姓风的。也没听说过谁姓风。”

    刘还山有些不解,也有些糊涂。

    这位大名鼎鼎的女厂长,把自己喊来,不问打架的起因,不问打架的过程,更不问都伤了几个、是谁伤的,也不谈如何处理自己,只问他这些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

    心中大为茫然。更有些迷惑。

    不过,看她很亲切温和一点架子都没有,也没有半点恶意。

    宋厂长很好看,偷偷的瞄了一眼:干净利落的‘五号头型’、(因为五十年代电影《女篮五号》主人公的头型而得名。一种刘海不过眉鬓发不掩耳的女士短发。)

    美丽的双眸中透着几许犀利。

    她身上自然而然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让你肃然起敬的魅力。

    没藏着掖着一五一十的如实回答所问的问题了。

    刘还山对熟女的免疫力很低。

    宋秋霞二十多年的血与火的生涯,哪一天不是危机四伏?哪一刻不是杀机祢漫?转业地方,主持上万人的军工大企业十六年,早把女性的温婉藏到脸后面去了。

    血与火、生和死锻造了她就是面对万般艰险脸上也能波澜不惊、平静如水的功夫。

    可现在她有点做不到了。

    这个第一次见到的少年,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让她倍感亲切,又唯恐自己眼花而不真实。

    宋青霞瞅着刘还山,越瞧着越喜欢。更是觉得好似那个人重生了一般。

    心里感觉就像久别重逢的老友,又把她带回到那个同生共死快意恩仇的年代……不由得恍惚了。

    刘还山被端庄秀洁的女厂长盯的心里不安。

    但表面上仍是镇静和泰然。这个可不是哪个十二岁的孩子都能做到的。典型的人小鬼大。

    宋青霞内心一阵波澜,对眼前的这个孩子感到十分亲切,女人的第六感觉:眼前的这个少年定是和自己有着天然的联系。

    否则,自己历经生死,今天怎么就会差一点就失态呢。

    鬼使神差的从旧军装上衣口袋摘下一支美国‘派克’牌一九四八年首批生产的‘永久型墨水’钢笔,这支笔,平时宋青霞万分珍惜。是那个人送给自己的新婚礼物。

    无声的拿过办公桌上一张纸,写下家里和她办公室的电话。

    站起身来,看着刘还山衣裳的补丁和脚上的破旧的胶皮棉乌拉鞋(东北一种胶皮底的棉鞋),心里一阵酸楚,不无动情地抚摸刘还山的头发:

    “好孩子,这是阿姨的电话,

    今后,你和你家无论有什么困难和事情,就直接给阿姨打电话。

    这支笔也是阿姨当年从小长大的小伙伴送给阿姨的。今天阿姨送给你。

    祝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从今后,我们私下里我不是厂长,我就是你的阿姨……”

    心里一时间联想到往昔的岁月,感概万千。眼睛里竟湿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