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章:得知故人子.厂长情难禁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0本章字数:2695字

    宋青霞又喊来刘还山班主任顾虹老师。

    “你越来越漂亮了。惦记你的男人不少吧?真后悔把你调来当老师,岂不是误人子弟?”

    “什么意思呀?我不称职?”

    “你在讲台上讲课,和尚都得嚷嚷还俗,都看你这仙女了,还学得进什么呀?”

    “那你在厂里走来走去的,工人们还没法儿干活了呢。魂都让你这个秀丽的厂长给摄去了。

    还什么抓革命促什么生产呀。”

    宋青霞假嗔,扬手打了顾虹丰腴的臀部一掌。

    顾虹也不让份,伸手向青霞饱满的胸部抓了一把“馋死你!”

    俩人一看就是闺中好友。彼此嘴撕了几句。

    顾虹的丈夫当年也算是宋青霞的部下。

    一九五七年她大学毕业结婚有了齐兵。宋青霞把她调到红星机械厂子弟学校,也是为了方便照顾她。

    不料,一九六二年中印反击战顾虹的丈夫牺牲了。她也就成了烈士家属。

    学校里的男教师或者其他的男人还真不敢骚扰她。

    一来她是烈士家属;二来都知道她是厂长亲自调来的。

    这两条红线。没人敢越过。

    宋青霞在厂里威望极高,对工人更为关心。

    每当重要加班,她都亲自在食堂督促夜餐,然后与大师傅们一起推车送到车间第一线。

    平时没事的时候,喜欢下车间和工人们一起茶缸子舀汤饭盒盖上抓馒头,大家换着吃彼此饭盒里的菜。

    亲热融洽。

    加上她的级别、资历没人不服。

    ‘文革’初期各群众组织风起云涌,也有要火烧打倒她的。

    但,还没怎么地呢,就让工人们给打趴下弄黄了。

    红星机械厂本身就是集科研、试制,改装为一体的军工单位。

    大多数工人都有过军人的经历。尊崇首长,服从命令是他们骨子里的习惯。

    宋青霞别说在厂里面,就是在奉阳市也基本上没人能撼动她。

    苦大仇深,11岁出来打鬼子,转业前,从没离开过部队。历史清晰,无可挑剔。

    两个人的丈夫都牺牲在战场上,都是自己带孩子过日子。加上彼此投缘姐妹情深,自然是亲密无间。

    进入正题,宋青霞详细询问了刘还山家里的一些情况。顾虹当然是知无不言了。

    “刘静文我知道。这一片的第一美妇嘛。

    上次我去大食堂后厨,无意中瞅到后勤管理员贴着她身后抚摸她屁股,说些什么。刘静文好像不从,厌烦的推开他。

    上个月我把她调到厂部招待所了。本是无心插柳,看来今天倒是有些关联了。”

    “你看到今天他像个小男子汉?喜欢这孩子不服输、不屈服、剽悍骁勇的个性?”

    顾虹丈夫在世的时候经常说他们的团长也就是宋青霞的丈夫秦清海,作战勇猛,剽悍骁勇。

    那时候宋青霞是师后勤政委,她就敬重有血性的汉子。

    “不仅仅这些。

    这孩子与当年带我出来打日本的首长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出来的。

    第一眼我都恍惚了。我和这孩子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

    “该不会是你和首长……”

    突然捂住嘴,让自己大胆的猜测惊呆了。

    “滚一边去!首长抗日胜利后就失踪了。没人知道他的下落。

    就是你生齐兵那年,我才知道首长和他夫人自杀了……”

    一说起他,就情不自禁。紧抿着双唇,努力克制不让自己失态……想象那一刻,那是多么凄惨、悲烈的一幕呀!

    “好了,不说这些了,你知道没什么好处。嘴给我把紧点。”

    “嗯嗯。你是觉得还山这孩子……是……你首长的孩子?”

    顾虹明白了宋青霞堂堂近万人的军工企业的高级干部,为什么突然关心起这个十二岁的孩子了。

    “当初首长是有个未满月的男孩,夫妻突然离去,孩子也下落不明。

    军方、地方、高层还有其他层面的人,精锐尽出。最后判断:可能事先偷偷的交给什么人抚养了。

    可当年是翻遍了奉阳市甚至第一时间查遍辽省也没有个结果。”

    宋青霞凤目一挑:“无论如何,我与这个孩子有缘。

    听说他还有个姐姐,你下班带她到厂部招待所,正好我家里来了两位小客人,晚上一起吃饭。

    他爸妈我通知。走了。明天市里组织一百万人大游行,抗议苏修侵略我们的珍宝岛。有得忙了。”(注1)

    宋青霞回到工厂办公室,立即拨了一个私人住宅电话。

    那个年代的奉阳市私人住宅电话包括各级领导家,不会超过一百部。大部分安装的都是单位分机电话。

    “我是宋青霞,请祖婆婆说话。”心里紧张更激动。

    “青霞姨,请稍等。”一个姑娘温和亲近的声音。

    “说吧”

    简洁、没有客气寒暄,一个上年纪女性的声音。

    宋青霞平静一下内心的情绪,尽量用平稳的语调:“祖婆婆康好。我发现我们厂家属的一个孩子,和他一模一样!”

    “你们终于碰到了!

    我知道。”

    电话另一端的人毫不惊讶更没有一丝兴奋。

    “祖婆婆,您早就知道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的孩子就在我眼皮底下!而且穿着打补丁的衣服,平时受尽了欺负,说他是野种,肯定是吃了不少苦。”

    宋青霞这时感觉到:祖婆婆早就知道刘还山的存在,并清楚他的身世来历。而自己身为他父母的厂长,近在咫尺却被蒙在鼓里,一点没尽到力而愧对故人。

    一股委屈的情绪油然而生,没压制住心里的哀痛和不满。

    想到今天他身上到处是补丁的旧衣服,一双破旧的棉乌拉(东北人当年一种胶皮棉鞋)眼泪下来了。

    “你现在是国家干部,不要搅乎进来。当年他为了和那个人结婚,宁愿灵气逆转自毁身上的灵根也不回家,就注定这个结局。

    他知道违背族规和外人生子,老家里也容不下他。

    他觉得他自己变成普通人了,他的孩子也就一定是个普通的孩子。

    造化弄人,多说何益。”

    电话那端的人语气里有些怨恨也带着很多的惋惜。

    “不过,那个女子也对得起他一片痴情,毅然决然放下一切随他去了,也是令人叹服。他也值了。

    这个孙媳妇现在我也认了。

    我猜他们这么安排孩子,无非是希望普通的孩子就过普通的日子,不要受他们牵连。

    哼哼,他就是没想到,遗传密码哪能那么容易消失的!

    孩子是个好孩子,是颗难得的好根苗。以他的修为却也看不出来。

    哼!他就是个混小子。”

    宋青霞感到祖婆婆嘴里骂心里疼。老人家比谁都惋惜和痛楚。

    听话语里对刘还山更是疼爱有加。

    “祖婆婆我要帮助他们,我要……”宋青霞想说出自己的打算。

    “只要你现在不告诉还山他不是亲生的、他的父亲是谁,可以在你的能力范围内关照他们。

    那两口子也是大有来历的,很久以前和我们家族有些渊源。

    现在形势不对,还不是说破的时候。

    记住:没有磨难戴不起王冠。至亲溺爱适得其反。

    好了,没什么其他的事就放了吧。”

    电话里随即响起一阵盲音。

    这时,宋琴敲门进来汇报:

    “宋厂长三件事向您汇报。

    1-我厂先前应急改装的75毫米无后坐力炮、85毫米加农炮,以及56式火箭筒共计xxx(数字)都已经紧急装车完毕。

    还有我们最新研制中的100毫米滑膛反坦克炮、69新式40火箭筒、105毫米无后坐力炮xx(数字),今晚都随车紧急运往前线。

    2-辽省‘革委会’常委会批准任命您兼任奉阳市‘革委会’副主任。

    主管和协调奉阳市军工企业生产和科研。

    3-刘还山同学的爸爸去白城靶场试射新武器,不在。

    他妈妈刘静文同志我已经通知。该买的东西我都买了。

    暂时就这些。”

    宋琴吐字清晰不缓不急,条理分明。

    “好。

    一,抓紧落实后面的改装和研制、试验任务;

    二,副主任的事,能推就推,我忙不过来;

    三,今晚你和秦琪一起参加。也算是给你们俩马上上任的新岗位祝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