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章1:偷瞥军帽心窃喜.被困女浴反糟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0本章字数:2322字

    下午四点半,秦琪开着上海轿来学校。

    刘还山和刘思宁已经在顾虹教研组等着了。

    秦琪故意当众说:

    “厂长让我接你们。”

    教研室的其他教师暗暗羡慕:这小子今天打架算是因祸得福。连基本不来学校的大厂长都青睐有加。

    姐姐刘思宁也跟着借光。

    车子就停在学校门口,放学回家的同学艳羡的看着他们姐弟上车,就连平时瞧不起刘还山的甄柏磊一类的都‘啧啧’羡慕。

    想象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坐上这厂长专用的小轿车。

    但心里更加妒忌刘还山了。

    车上顾虹告诉姐弟,厂长请他们吃饭,还有厂长的女儿和她好姐妹。

    “为什么啊?是我长的很像宋厂长的一个熟人吗?”

    刘还山下午和宋厂长说话的时候看出来了。

    所以,这个时候也没表现出多少高兴。

    只顾着和左手边的齐兵好奇的打量车里的一切,屁股不停的在沙发座上抬起坐下,体会那种舒适的柔软。还是像个贪玩的小呆瓜。

    尤其是对驾驶座上的秦琪驾驶这么漂亮高贵的小轿车,行云流水般的启动、挂档操控方向盘的技术,崇拜的不得了。

    “厂长喜欢你是个小男人儿、好孩子。”顾虹答。

    “弟,到时候你可别闹,让人家笑话。否则,妈回家会让你毛笔抄十遍岳飞的满江红。”

    坐在右手旁的刘思宁柔情暖暖不放心的嘱咐。

    到了厂部招待所,秦琪带他们到会议室,边走边说:“这些日子客人多,来了好多的解放军叔叔和阿姨,宋厂长说了,等给他们做好饭,在给我们做。

    我们先喝茶等会。”

    进了会议室,刘还山和齐兵就感觉到不得劲,全是女的!

    而且一个赛一个的美丽。

    宋厂长微笑的站起身来招呼:

    “还山我来给你介绍一下,你是姐姐思宁吧?

    真是美的晃眼睛,把这几个尾巴翘天上去的丫头都比下去了。呵呵”

    刘思宁如空谷幽兰似娇花照水,柔静得体的冲大家鞠躬致礼:

    “宋厂长好!姐姐、妹妹们好!”

    “宁姐姐真好看!比萧敏姐姐好看。和玉姐姐差不多了。”

    一个六.七岁穿着军装的女孩儿率真无邪的说。小孩嘴里无谎话。果然如此。

    “这是刘还山,这是她姐姐刘思宁,小兵你们见过面,是你顾姨的儿子。

    还山,这是我女儿秦环玉,我们厂的新工人。

    这两位解放军女兵是你萧敏姐姐,楚云妹妹。

    宋琴姐姐,秦琪姐姐你们见过了。

    快点,快点,坐下说话,坐下说话。”

    宋青霞这时候心情很好,脸上的笑容如春风扑面,极为热情。

    刘还山进屋就被萧敏和楚云一身军装晃住了,眼睛一直没离开过。

    至于美貌和姐姐不分上下的秦环玉倒是没太上心。

    尤其是楚云,不过六、七岁怎么就戴上解放军的领章帽徽了呀?!

    宋青霞看出了还山的惊讶:

    “你楚云妹妹去年六岁就进入了军区杂技团,特招入伍。

    萧敏姐姐在我们奉阳军区机要室。喜欢解放军?”

    “嗯嗯。”

    “小哥哥,你这么的盯着我们女兵,是很不礼貌的。”

    小不点楚云那身定制的军装穿在她身上还是有点显得肥大。

    美丽的大眼睛下面的小嘴一撇,有点不满他少见多怪的意思。

    也夹杂着些许的骄傲。进屋时还笑嘻嘻的女孩儿,现在脸色不屑,真像秋天的云说变就变。翻脸比翻书都快。

    “哦哦,对不起,楚云妹妹,真没想到还有这么小的解放军。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被呛得的也不知说什么好。满脸通红,假装低头喝水。

    宋青霞笑着来回打量还山和楚云:

    “,呵呵,果然是一物降一物。难道你们俩就是传说中的不是冤家不聚头?”

    眼里充满了宠爱和戏谑。

    “还山,你宋琴姐姐和秦琪姐姐也是解放军呢。哈军工的高材生,是我们厂‘军代室’干事。

    ‘军代室’撤消后,留在我们厂,可不仅仅是我的秘书和司机呀,现在也是我们的军事工程师呢。

    我嘛,也算是老解放军战士啦,咱们都和军人沾边,都是一家人。还山,喜欢就好。”

    秦环玉将一盘水果放到姐俩的桌前:“三儿、妹妹吃水果。”

    那边齐兵讨好的向秦琪表达、请教着什么。

    刘思宁心里一惊:怎么上来就叫三儿,和我妈的叫法一样。

    这环玉姐姐看着就亲切,透着大姐的范儿,没见过这么美貌的姐姐,好像照着画儿描下来似的。

    尽管桌上的每个都美的不可方物,但还是秦环玉出类拔萃,如皓月当空。

    “妈,我就缺个弟弟呢。今后,三儿是就是我弟弟了呀。

    从我往下排就是:三儿,然后是云云。

    云云,过去我们姐妹排行你就是老三,现在还是老三,嘻嘻”

    “没良心的,是我带着云云都没在家多呆就来看你。怎么就没有我的份了呢?

    不行,她们这几个,以后统统归我管!你还是好好上班吧。”

    萧敏倒是不让份,太有做大姐大的渴望了。

    宋青霞等笑着看她们打嘴仗。

    一个工人敲门进来:

    “宋厂长好。刘师傅,你要的旧柜子搬来了,就在门口。你看看搬到哪里?”

    “我这就出去,等我一下。”

    扭身向边上的宋厂长笑着说

    “部队警卫连撤走后,留下几个破旧的柜子扔在仓库了好久了,正好我们能用上就和总务科说了。”

    “你们的木器家具不都是配齐的吗?旧柜子干什么用啊?”

    宋青霞有些不解。

    “厂长,招待所女职工相对多点,又不能用客人的浴室。

    男职工还好,去厂里各车间都能洗澡。

    所以,我们在自己一楼的一间储物间和点水泥沙子,用废旧砖头弄了个小池子,接个冷热水管就变成了所里内部的女浴室。

    没有隔断、更衣室,想用这几个柜子围起来正好隔断有了,衣柜也有了。一点都不浪费。

    今天第一次上水,还没人洗呢。一会,我请大家洗澡。”

    “你去吧,我们聊我们的。也是,今天忙乎了一天,正好洗洗,就算你们的浴室开张了。”

    齐兵拉着刘还山的衣袖:我们也出去一下帮刘姨搭把手搬东西。

    顺手往兜里塞了两个苹果。还山会意,也装兜里两个苹果。他们俩想去工厂门口看马长福大爷。

    出了会议室的门,齐兵机灵瞟了瞟走廊上抬柜子的工人,顺道瞄了一眼他们抬的柜子。

    微微张开的柜门缝里,发现有绿色的军挎和军帽沿。

    顿时兴奋的朝刘还山递个眼色悄悄耳语:

    “有军挎(军用挎包)和军帽耶!”

    这是当时全民的最爱全国的最时尚。

    刘还山也有点小兴奋。毕竟是半大小子,孩子天性。

    两个机灵鬼心有灵犀配合默契。

    假装在走廊里帮着忙乎,又探头对指挥工人摆放柜子的刘静文:

    “一会搬完,我俩去收发室看马长福大爷去。马上就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