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章2:偷瞥军帽心窃喜.被困女浴反糟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0本章字数:1969字

    “去吧、去吧。这里不用你俩小孩。”

    刘静文挥挥手,没空搭理他俩。

    工人们摆放好柜子就走了,

    刘静文出去送工人的间刻,小哥俩麻溜的钻进门。

    这是不到四十米的房间,刚粉刷的四壁还有一股好闻的石膏味儿。

    进门迎面西南角是一个三米见方的水池,热气腾腾清澈见底。

    东墙上有四.五个淋浴用的莲花喷头。门的右首挨着北墙南北摆着两个柜子,间隔半米多点,紧贴西墙面对北墙,东西横摆着四个柜子。

    围成一个更衣的小空间。柜子上落满了尘土。

    两个人进去马上一个一个的打开柜子门,寻找他们心中向往已久的军挎和军帽。

    兴奋得小脸通红。把手上都是灰尘。

    终于在一个柜子上格看见了一小堆破旧的军帽和军挎。

    抖搂开一看,破烂的早就不能用了。大概部队警卫连撤回时,就地核准没上交入库。

    刚想转身出去,就听门口脚步声:

    “这两小子,一会就没影了。又缠着他马大爷去了”

    ‘咔擦’门上锁了。

    俩人立时就懵了。

    禁不住军挎军帽的诱惑,索性先挑挑看看再说,回去补补许说能用呢。

    小哥俩再打开柜门挑拣。

    这会,门口有脚步声,马上就传来宋厂长的声音:

    “云云,过来,跟着你刘姨。我们先洗个澡,饭就好了。”

    出不去了!

    门口的阿姨、姐姐、妈妈又马上就进来。即使是刘还山,脸也白了。

    搞不好这可是糗大了。

    偷进女浴室!

    同学们知道的话,还不把脑袋夹裤裆里!

    齐兵一双眼睛滴流乱转寻找出路或者藏身之处。

    门口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脚步声也越来越近。

    赌了!

    齐兵飞速的钻进紧靠里面的一个柜子底部,示意刘还山躲进横排靠里的那个柜子……

    开锁声……

    “哎哟,比我们杂技团里浴室暖乎”

    小号‘北京棉’(注1)绿军裤是楚云;

    “别提你们败家的杂技团了,好好的女孩瘦的连屁股都没有。”

    “好啦好啦,萧敏,你也没个姐姐样。”

    黑色咔叽裤子,上海矮腰皮棉靴的是秦环玉;

    九位女士,近在咫尺脱衣解带,满室生香。

    “走,思宁,跟阿姨下池子。我们第一个用,这个小浴池挺干净。”

    刚才从柜子下面的缝隙中看见脱下洗的发白的‘人字泥’军裤,应该是威严端庄的宋厂长;

    哇塞,得体的灰棉布裤,女士黑呢子面棉鞋,那是妈妈啊。

    齐兵赶紧闭上眼睛。

    哎呦我的妈呀,这是思宁姐姐的纤秀小脚!

    紧闭的双眼没坚持五秒钟。

    白腻光滑脚踝附近,皮肤下的小细血管清晰可见。

    齐兵大气不敢出,有一种抓过来把玩的冲动。

    九位女性依次出了柜子围成的更衣室,眼前的玉腿莲移、圆臀雪白、步步生辉。

    更衣室空了。

    齐兵突然发现柜子的背后的纤维板露出光亮。

    男性的本能、小孩的好奇,促使他扭头借着缝隙看去,小浴室一收眼底。

    也不知道是兴奋的还是紧张的,反正小心脏‘砰砰’乱跳,好像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似的。

    小小的浴室,春光无限,平时恨不得寸肤不露的女神们,此时秀发飘逸娇躯胜雪,满目春光。

    尤其是秦环玉和刘思宁,肤若凝脂吹弹得破,秀颜酡红黛眉远山,美的交相辉映。

    其他几位也不遑多让,各有千秋。

    真没想到,刚才会议室里素装紧裹,端正娴静的诸位阿姨、姐姐们,此时一缕不挂的胴体是这样的美丽,好像散发出一阵阵让人沉迷的芬芳……

    小齐兵也是醉了。兴奋好奇的浑身直突突。

    没多大一会功夫,瑶池仙女晶莹出浴。

    悉悉索索穿衣服,仙女们整装出门,又是娴雅圣洁的范儿。

    开门、关门,‘咔嚓’上锁。脚步声远去。

    两个小屁孩跌跌撞撞从柜子里爬出来,脸上懵懵懂懂的神色都在问询对方:怎么回事?什么情况呀?

    还是刘还山清醒“门锁上了,想办法赶紧出去!”

    “她们不在,那还不好办。看我的。”说着,仔细打量四周。

    一会,只见齐兵蹬上小浴池,抬手打开‘窗户划’(东北方言窗户的插销)推开刷着红油漆的窗户,

    “山儿,你先出去。”

    招待所是小二楼,过去是部队警卫连的营房改建的。

    这个女职工小浴室在一楼。窗户后面是工厂南墙,离地一米多些。

    再往西一点就是门卫和收发室。

    刘还山没犹豫蹦了出去。

    齐兵随着出来。

    见他慢慢的把插销轻轻的搭在窗户插销套上沿边上,猛地推窗关上,插销震落,自然顺着插销套落入窗台上的插销眼儿。

    就像原来在里面一直锁着没开一样。

    这小子,真有两下子,那叫一个机灵!

    俩熊孩子蹦蹦跳跳的进了收发室。

    笑嘻嘻的把兜里的苹果递给看收发室的马长福。

    马长福看见小哥俩来皱纹都笑开了。

    马长福老资格没文化,斗大的字也不认识几个。

    早年参加‘秋收起义’,红军时代就当过团长。屡次违反战场纪律,职务几起几落。

    最后他想开了,多少战友都牺牲在长征路上和抗日战场上了,自己活着就是福气。

    索性转业跟着宋青霞来到了红星机械厂。

    虽然是营职、科级、十七级干部,但没文化也干不了别的,他本人更不愿意占着位置耽搁事。

    干脆利索,主动要求看收发室。

    平生未婚,只是收养了一个战友的孩子,现在还在部队。

    他经常去学校,给学生们讲战争年代的故事。和刘还山小哥几个倒是熟悉。

    马长福果然给了他们俩一把子弹壳。

    小哥俩这个高兴啊,又能做几个摔炮了(注2)。

    苹果马大爷倒是没要,要他们拿回去自己吃。又往他俩兜里塞了一把糖块。

    嬉闹一会,刘还山、齐兵就跑跑哒哒的回到了招待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