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章1:九仙女初次聚会.刘静文一夜脱贫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5:10本章字数:2565字

    走到一处背旮旯儿(东北话指偏僻、狭小的角落。),齐兵煞有其事的小声说

    “我发现一个秘密,女生的不一定都小……也不一定都少……”

    齐兵抖出自己的发现,有点得意。

    “滚一边去。你就成天的扯瘪犊子(东北话胡扯,不着边际的话。),你还能行不?完蛋玩意。”

    刘还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斥哒他。(东北话训斥、数落的意思。)

    刘还山心里和他很近,俩个小破孩什么话都能说。他倒没把齐兵的话当回事。不以为然。

    但齐兵的话,却唤起了他脑子里储存的一个个秀臀的画面,总觉得这里有什么自己没弄懂的事情。

    回了招待所,小餐厅已经腾出来了。

    众人落座。从宋青霞起依次为刘静文、刘思宁、秦环玉、刘还山、楚云、萧敏、宋琴、秦琪、齐兵、顾虹。

    陆续上来了油纸包装木塞的土陶瓷罐茅台酒,还有苹果酒、啤酒、汽水等。宋琴起身双手捧起土陶瓷罐,恭谨的给宋青霞、刘静文、顾虹一一倒上一小杯,也给自己和秦琪倒上一杯。

    秦琪给秦环玉、萧敏、刘思宁、刘还山、齐兵倒上了苹果酒,劝说

    “可以和汽水兑着喝,今天难得聚,都喝点。”。

    宋青霞端起杯看了左右一眼,郑重认真:

    “我们在座的不是和军人有缘,就是一个单位的或者一个单位的家属。今天我请静文一家,你们作陪。

    谁让我看见还山就喜欢呢,

    我就缺个儿子。

    我敬静文,抚养了这么一个好儿子。我们一起喝了这杯。”

    大家都对着刘静文一家举杯喝了。

    宋青霞虽然是女性,但军人的性格却是深深的烙在她身上,心中之意呼之欲出。

    “小不点,你不准喝,你只能喝汽水。”

    宋青霞尽管喝酒说话呢,但,小楚云偷着喝酒也没逃过她的眼睛。

    小楚云冲着宋青霞做了个鬼脸,扭头撇了一下嘴,放下苹果酒瓶,乖乖的往杯子里倒汽水。

    宋妈妈的话比谁的话都重要。她是听的。

    “来,小齐兵,还山归她们了,你归我!吃口这大对虾。姐给你扒的。”

    萧敏夹过去一只对虾。

    齐兵赶忙接过来,对着齐耳短发飒爽英姿的萧敏笑嘻嘻的说

    “还是有姐姐好。”

    脑子里却想起女浴室里萧敏姐姐那两团晃悠的柔软。萧敏要是知道眼前这个貌似乖巧的小破孩儿脑袋里想的,得烀上一个大嘴巴。

    刘静文抬起手理了一下秀发,缓缓站起附身先鞠躬致意:

    “我说几句吧。和大家坐在一起,很高兴。

    首先,我要谢谢顾虹老师。平常不仅对三儿关心,还经常把她心爱的相机借给还山摆弄。

    也感谢宋厂长对还山的喜爱。

    我是个家属临时工,也不会什么。

    下午宋琴告诉我今天晚上大家一起吃饭,我记下了几位姑娘的名字,去厂里的服务社买了几幅手帕,从小我就喜欢勾勾画画,一直也没放下。

    这不,在工会借来笔,就在上面涂鸦几笔,送给你们。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再次弯腰致礼。

    说着掏出几幅雪白的手帕,一一分给诸女。

    送给顾虹画的是桃李树上硕果累累;

    送给宋琴和秦琪的是青莲双姝;

    送给萧敏的是节节翠竹;

    送给宋青霞的是剑兰;

    送给秦环玉的是马蹄莲;

    送给楚云的是君子兰。

    雪白手帕方寸之间,简单几笔的勾勒的花卉、树、竹,立刻就有了生气,看着就要跃然欲出的样子,好似能闻到芬芳。

    能看得出刘静文的工笔是侵染几十年功夫的。

    宋青霞接过来,看得也是赏心悦目,非常喜欢。

    送给每个人的手帕,都含有寓意。

    这里包含着刘静文对她们人生的判断。

    精准!

    但她没参与姑娘们惊叹和惊喜的议论

    。反而心里一丝不安,引起她一阵沉思。

    刘静文说话没有卑微却很谦逊;没有巴结却很真诚。

    不由得想起刚才洗澡时看到的刘静文一双纤足。

    她的大母脚趾和二母脚趾中间分开略大……。

    宋青霞出山落草,抗战十四年,她太熟悉日本人的身体特征了。

    刘静文不温不火不慌不忙的平静里,散发着天生贵胄的气质。

    换做别人,自己一个正师级厂长请一个家属临时工吃饭还不得兴奋异常?巴结还来不及呢。

    可她就能在这个时候淡定和娴雅。眼睛里是一片温和平静。言语得体不卑不亢。

    一手炉火纯青且淡雅的工笔、脚趾间的略大的空隙……

    难道她是……宋青霞被自己的想法吓一跳。

    不可能。

    更想到祖婆婆说的‘大有渊源’的话,心里有点乱。

    顾虹给宋青霞倒了杯酒,又给刘静文倒一杯:

    “难怪还山同学的毛笔字写的那么好,看到静文姐的落款签名就明白了。家学渊源呀。我敬静文姐一杯。”

    “三哥也会写毛笔字?也写得好?有玉姐姐写的好吗?”

    楚云美丽纯真的大眼睛在他俩之间扫来扫去。她就是个不安定分子。

    “春菊秋兰各有风骨”顾虹回道。

    “他呀,玩篮球的兴趣比写字兴趣多。”

    刘静文不置可否,话里替儿子有些别样的骄傲。

    刘还山看看大家都很高兴,对着宋青霞率真的:

    “您的枪打的真准,比我的弹子厉害多了。”。

    刘还山指的是中午,宋青霞在学校门口一枪击落‘八三一’工人联防队手里的木棒。

    “宋姨,能让我看看您的枪吗?”

    “小男孩都喜欢枪,没什么的。可以呀。”

    冲着刘静文责怪刘还山的眼神,为他解释。

    从公文包里拿出枪套抽出手枪,卸下弹夹,递给刘还山。

    刘还山兴奋的双手接过来仔细观看。

    旁边的萧敏指点他怎么样撸开套筒上弹,怎么打开枪柄后上方的保险击发。

    “这就是电影上边的‘撸子’”

    还山新奇的很。

    “嗯,其实很多人管它叫‘花口撸子’,学名叫‘勃朗宁M1910型手枪’。

    弹容量七发,射程五十米。它的枪帽滚花边,所以叫‘花口撸子’。

    人们经常说:手枪有‘一枪二马三花’,还有什么‘四蛇五狗六张嘴蹬’。

    其实要是论品质应该是一马二花三枪。

    这把枪跟随我差不多四十年了。

    转业回地方,又是军工企业,部队和有关部门特批没上缴。”

    宋青霞耐心的给刘还山讲解。

    小齐兵也跑过来问这问那,和刘还山一起把弄‘花口撸子’。

    小男孩对枪有着天生的爱好和喜欢。

    吃了一会,顾虹母子告辞。

    她晚上还有不少作业要批改,明天还要准备标语、旗帜等。

    学校也组织上街游行,抗议苏联入侵我国领土珍宝岛。

    秦琪先送他们母子回去。

    秦环玉她们几个听说还山中午打架的事情,担心的询问。

    还山也好奇的问楚芸在部队上都干什么,会打枪吗?等等。

    几个人唠的挺热闹。

    刘还山和她们几个也是天然的亲切,平时不怎么说话的他,现在竟然口若悬河从古到今,说岳飞讲水浒,评三国论英雄。滔滔不绝。众美女当前,没有呆子。

    听得秦环玉几个一愣一愣的。

    心里惊讶:这小屁孩儿怎么知道的这么多!得看了多少书呀。眼睛里充满了对还山的敬佩的目光。

    不得了!

    那是个知识困乏的年代。

    她们不知道刘还山晚上偷偷撬窗爬进上封条的学校图书馆,偷来书回家读。读完送回再偷几本,换着看。

    何况他记忆超人过目不忘呢。

    不一会几个人就三儿、三哥,姐姐、小妹的叫上了。

    最后大家协商一致:大姐秦玉环,二姐萧敏,三姐刘思宁,小五楚云。刘还山就叫他‘三儿’。